• 酒吧里的少妇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44本章字数:1919字

    一个三十四岁的成熟少妇,艳比朝阳、滴水荷花、婷而不腻、灿如昙花。楚楚动情而不娇作,落落大方拟就大家,望而生敬、眨目如话,秀美而不娇艳,清丽绝而高雅。春似翼薄、冬恰绒花。三餐无食而不饿,声比音乐能下榻。而立少妇人美传情佳天下,得此一妇,胜比天庭仙家。 在我二十四岁时,我便有幸认识了一位这样韵味十足气质高贵妩媚动人的成熟少妇。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你们遇见这样迷人的少妇,能够hold住吗?

    我不能,我迷醉了,沦陷了,陷进了那乳涛臀浪中,陷进了那温柔娇媚的笑容中,陷进了她对我那用心的感情中。 时间倒回六年前,那时我24岁,她34岁。我初入社会,她久经沙场,两个生活在不同社会的人因寂寞的心碰撞出了一丝微弱的火花。

    还记得我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吗?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我和大头向往常的周末一样来到了这个城市最热闹美女少妇最多的酒吧来,寻找刺激寻花问柳。在这个酒吧,与陌生的寂寞少妇搭讪、喝酒,继而带到宾馆去免费享用一个晚上,一直以来百试不爽。

    大头用胳膊撞了撞我,眉飞色舞地说:“哥们,看,那个女人。”

    我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去,舞池里人头攒动,鬼影戳戳,随着迪吧那震耳欲聋充满节奏感的音乐一群男女欢腾着疯狂的摇头甩发,一副让人荷尔蒙膨胀的场景。舞池里女人很多,个个衣着前卫、打扮的花枝招展。

    我瞅了一番,问他:“哪个呀?到处都是女人。”

    大头兴冲冲的指着舞池说:“就那个,看,就屁股很翘的那个啊,穿紧身牛仔裤的。”

    我又转头去看,这才算是看到了,一个女人穿着牛仔裤,紧身的薄毛衣,屁股紧俏,身前圆润,随着摆动的腰肢和身躯,长发飞舞,让我看的有些入迷。

    大头鬼笑问:“着迷啦?”

    我回头说:“身材真他妈霸道!就是看不清长啥样,就怕他妈的是个背影杀手。”

    大头瞅了一眼她,说:“妈的!就这*的身材,长成猪脸我也愿意。打上一炮肯定*死了。”

    我坏笑问:“你今晚想搞她?”

    大头说:“锤子!咱哥两不是为了喝酒才来这的呀!要是每人不搞上她一个,咋对得起今晚的酒啊!”

    他朝我耳边凑了凑,小声继续道:“看见没,隔壁那桌,那三个女娃和那几个男的刚不还不认识吗,现在不照样打得热火朝天啊!放开点,瞄准目标就出击,别一会散场了都空手而归就行了。”

    我朝隔壁瞅了一眼,妈的,刚才还不认识的几个少男少女,现在已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腻腻歪歪起来了。看样子那三个女娃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个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吞云吐雾,搔首弄姿。大头神秘兮兮说:“看那胖子的手在干啥?”

    大头一提醒,我才看见那胖子的手已经放到了小姑娘的屁股上,隔着黑色镶着雷丝花边的薄裙子肆无忌惮的莫起来。小姑娘的屁股一扭一扭,不反对,反而迎合起来。这一幕,看的我哥两心里火燎火燎的,连小钢炮都有点蠢蠢欲动起来。

    大头给我发了根黄鹤楼点上,吐了口烟不满地说:“锤子!今晚怪了,还没女的愿意在我们旁边坐了。”

    我说:“你他妈不会主动出击啊!”

    大头喝了口酒,咂着嘴眯着眼瞅着舞池,说:“你等等,看哥们的。”说完把烟蒂一摁,整了整衣领,起身就钻进了舞池的人群里,方向直蹦*的牛仔裤女郎。

    我继续点了根烟,端着酒杯抿了口,等着看大头的表现,看她咋去搞定那女人。

    大头扭着屁股,假装跳舞,穿梭在人群里,一点一点向她接近,5米、4米、3米、2米、1米,好戏开始啦,大头正准备靠近的时候,突然一个影子就插到了他和那女人中间开始扭摆,晃着屁股和身子,几乎是紧贴着她翘起的屁股摩擦,我不免笑了,被人捷足先登了,大头扭了两下,看那哥们的意思,就扭向了旁边,目标换向了那个矮个子的小妹妹,与她面对面的扭起来,小妹妹倒很开放,主动把手搭在了大头的肩上,身子上下摆动,蛇形舞动,大头的下面一晃一晃,看起来享受极了,扭了会就从身后紧紧抱住小妹妹摩擦起来。

    我把目光又看向旁边,那女人似乎擦觉到身后有人故意摩擦她的屁股,翘起来的屁股有意往回收了收,舞姿也收敛了些,倒是那哥们,还在主动进攻,又把下面朝前撞,美女好像不乐意,回头白了一眼,我才稍微看清她的脸,大概二十*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小姑娘,但也不老,估计是个成熟少妇吧,很有味道,柳眉大眼,鼻子高挑,嘴唇薄红,皮肤雪白,很有味道。

    这边大头正和小妹妹摩擦的带劲,等我再看那边,那少妇不见了?我还有点心急了,四处去望,迪吧里灯光太暗,找了一圈没看见。

    我准备再抽一根烟,发现烟盒没烟了,就去买了包烟回来。走近座位,才发现那女人不知什么时候怎么坐到了我对面,见我过来,她冲我笑了笑,那一笑真是迷人,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的,摄人心魄啊,我的心儿不免怦怦直跳,坐下来都不敢直视她。

    “你在这坐啊?”她嘴角浮起礼貌的微笑问我,拂了下额前被水打湿的几撮发丝,脸上还带着水滴,可能是刚去卫生间洗了脸出来。

    我说:“是啊。”

    她问“那我坐这有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