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天爷的眷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44本章字数:1717字

    “行了,你们这是夫唱妇随吗!”我替自己辩解说:“我都老大不小的年纪了,还指望这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攒起来娶媳妇呢,哪经得住折腾呀。”

    我不想同他们解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又不是富二代,没钱还装大方啊。

    “行了,我请客,你们两位哥哥只赏个脸总行了吧。”琪琪这方面很大度的。

    “绝对没有问题,您的面子我们当然要给。”大头掬起了笑容。

    “行,我先把文件给总监送过去,呆会等我一块下去。”琪琪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了,一个面包完全不管事,也不知那些女生的胃怎么就那么小。

    又挨过去了一刻钟,总算是等到了下班。琪琪一只手提着个手提袋,另一只手挥了挥手唤我跟大头下楼。

    去了面对新开的那家叫大食袋的餐厅,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饭间突然大头捅了捅我:“朱鸣,看。”

    “咋了?”

    “看,那女的。”我顺着大头指的方向看过去,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小。

    我暗忖道:“周丽?”

    可能叫出了口,大头问:“什么?”

    “没啥。”我眼神已经凝固在了那边。现在是午饭时间,在挤满人的餐厅里,她依然显得格外耀眼。

    她今天穿得并不华丽,但那高挑的个子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却依旧扎眼。表情里的那份淡定与从容,让她尤为气质非凡。

    琪琪憋了一眼,有些不屑地说:“你们男的是不是见了美女都这样?”

    大头嘴甜:“你不也是美女嘛,只不过是看多了换换口味嘛。”

    “哼。”琪琪轻蔑地笑了笑,“我是什么口味,她又是什么口味啊?”

    大头说:“你是青春靓丽型,她是成熟风韵型。不过那女人更符合朱鸣的胃口,哈哈哈哈。”

    我指着大头说:“他是来者不拒型。”

    大头说:“不过那男的是谁啊?”

    周丽这会正和一个男的面对面坐着,两人似乎在闹矛盾,她沉着脸,估计在生气。那男的长得很搓,双手比划着像是在解释着什么。

    琪琪看了眼,说:“那男的好像是附近某个建材公司的老板吧,上次跟总监谈事的好像是他。”

    大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说呢,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开了辆宝马X6呢。”

    这时候周丽跟那男的突然吵了起来,她红着眼眶一言不发,扭着脑袋在那坐着,一副委屈的样子。那男的却跟之前判若两人,凶神恶煞的看着她。

    她真的很有气质,就连生气都显得那么清新脱俗。

    在我活的二十四年里,我的审美第一次发生了变化,我开始对这个比我大的女人有了兴趣。

    “喂,看她就看饱了啊?”琪琪打算了我的思绪,她撅着嘴,“叫你们出来是吃饭,又不是让你们看美女的,真的是,一点情调都没有。”

    大头踢了我一脚,给我一个“琪琪生气了,你快安慰安慰她”的眼神。

    我回给他一个“去你的”眼神,低头开始扒饭菜。

    等我再次抬起头时,周丽已经独自起身朝外面走去,那男人看她的眼神里满是不屑和鄙夷,压根没有追出去的起象。

    我扫过玻璃窗,看见她快步走到路边停着的宝马车前,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在她关车门的一瞬间,我俩的目光交汇了在一起。她似乎看见我了,吓得我赶紧收回了视线。余光里看见她保持那个姿势停滞了一会,几秒后才拉上车门开车走了。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和她目光交汇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扑通地猛跳了几下。

    下午上班后我脑子里全是中午的事,忍不住便给她发了QQ消息,但她一直没回我,估计是不在线。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有些心不在焉,期间总监还过来敲了敲我的办公桌:“走什么神呢?工作搞得怎么样了?”

    下班前意外的收到了她的信息:小孙,下班后有安排吗?

    我忙回过去说:没有啊。丽姐,我中午看见你了。

    之后她又不回我了,弄得大头扭过头来找我说话的时候我也没有心思,频频看手机。

    又过了几分钟放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大头一把抓了过去:“我看看是那个妹妹给你打的电话。”看了眼屏幕,说“周丽?你啥时候勾打上的美眉?”

    我有些急,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手机,接了电话:“喂,丽姐啊。”

    “嗨,小孙,下班有空吧?”

    “有啊。”我赶紧说道。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她犹豫了一会说。

    “好啊,我们在哪碰头呢?”我心里有些激动,心想老天爷还眷顾我这个穷小子的,我想着今晚是不是还可以和她打上一炮,昨晚那销魂的滋味让我流连忘返。

    “你几点下班啊?不如这样吧,你们公司在哪?姐过来接好了。”

    “六点下班。”我又怕她下班后来接我被别人看见不好,想了想说:“丽姐,要不我提前半小时下楼。我们公司就在中午吃饭那地的对面,米罗建筑装饰设计公司。”

    “行,那就这样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