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美丽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44本章字数:2105字

    挂了电话我心里还是很激动,坐下来看着表混着时间,五点半的时候我给大头说让他帮我看一会,我有急事先走了。

    我到下面的时候看见那辆红色的宝马已经停在路边了,丽姐在车旁站着。

    九月的天气有些微凉,她穿了件长外套,双手插在衣兜里,还像小女孩一样用脚踢开了路边的小石子,很可爱。

    她像有预感一般朝我这边看过来,我走过去喊了声:“丽姐。”

    她冲我微微一笑:“走吧,上车。”

    我有些拘谨,拉开后门正准备上车时,她说:“坐前面呀,反正就我们两个人。”

    于是我做到了前面,她发动了车子,问我:“想吃什么呀?”

    我说:“随便吧,什么都行。”

    她笑着看了我一眼:“你还害羞的啊,瞧你那害羞的样子!”

    我尴尬的笑笑:“没有。”

    她说:“知道姐为啥叫你一起吃饭吗?姐刚来西安,在这边没什么朋友,一个人吃饭没胃口,就打电话叫你了。”

    我心说:我们都做过了,哪里还是吃一顿这种关系啊?见了面,不发生点什么也未免太假了。

    她突然问我:“小男人,在想些什么呢?这么认真。”

    “没什么。”我偷偷看了她一眼,这样近距离的观察她,发现她的皮肤真的很好,光泽细腻,仿佛吹弹可破。她睫毛很长,下巴的弧度没柔美,整体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不知道一会打算吃什么,她把车开到了一家西餐厅外。这种地方我从来没来过,看在电视上演在这种地儿吃饭都很讲究,我有点心虚,怕自己露馅儿了。

    跟在丽姐身后,我们在一个角落里坐下来。虽然佯装自然,但我还是忍不住打量起来。这里装修得很豪华,很有气氛。小小的吧台上有人在吹萨克斯,那婉转悠扬的曲调让一切都浪漫了起来。

    丽姐坐在对面说有点热,就把棕色外套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真丝的薄毛衫,V字邻,露出几厘米长的深沟,哎哟,我真是又想看,又怕看。只用余光偷瞄着。

    “小孙,想吃点什么?”她把单子推给我,绾了一下耳鬓的碎发,风情万种。

    “嗯,和姐的一样吧。”我没吃过西餐,就照她点的来。

    她冲我温柔一笑,对服务生说:“两倍鲜榨橙汁,两份牛排,七分熟,一个披萨吧。”

    等服务员走开了,我忍不住问她:“丽姐……中午那男的是?”

    “为什么要为他?”她反问我。

    我忙说:“没,就随便问问。”

    这时服务员上了餐,丽姐唤我吃。

    我学着她的样,拿着叉子和道具在牛排上划着,有些费劲,但我尽量装得不那么生疏,细嚼慢咽的,心里不禁得意,自己一个土包子,也上过每天吃西餐的女人。

    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闲聊着,问我工作方面的事情,比如一个月挣多少钱之类的,我知道骗她肯定是不行的,就如实交代。她说一个月两千多是有点少的,在她们温州那边根本就不够花。我心说,要我有你这姿色,我去做个二乃,保准赚得比你还多呢。

    她说到自己,说刚来西安这边时间不长,对这个城市还很陌生,有时候一个人很孤独,那晚去酒吧也是因为实在无聊,就去发泄发泄,喝点酒,跳会舞,心情自然就能好点。

    吃完饭时间还早,才不到八点,干坐着也没意思,更何况坐在西餐厅这种高雅的地方,对于我这种土鳖来说就是种煎熬,于是我说:“丽姐,要不我们走吧。”

    她问:“去哪?”

    我说:“去外面。”

    她说:“不急着回去的话,我们去喝点酒,怎么样?”

    我心说:机会来了。

    看得出她心情不是很好,可能是受了中午那事的影响,这正和我意啊,我很想跟她在一块,在酒吧那种环境和气氛下陪她喝点酒,今晚的事又有着落了。

    于是我上车和她一起去了我们相遇的那个酒吧。

    她要了一瓶轩尼诗,兑了雪碧,我两个开始碰杯。

    正常的两个人,在这种氛围下,也会逐渐暖昧起来。我们面对面坐着,灯光照得她脸色泛光,眸子明亮。

    她张嘴说着什么,周围太吵,我摆手示意说听不清,于是她掂起脚来,把嘴巴凑到我耳边,鼻息扑打在我脸上,痒痒的,有些发麻。她说:“你喜欢这种环境吗?”

    我回答的时候她也听不清,于是索性我也趴在桌上,凑到她耳朵边说话,嘴唇几乎都触到了她的肌肤,心里激动得扑通扑通直跳。我说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太吵了,只有心烦时才会来喝点酒。

    她说她也不喜欢,平时不怎么来,况且一个人来会更无聊。现在认识了我,就当作是她的朋友了,没事跟我一起吃个饭陪她喝个酒也好。

    我说是是是,一来一往的凑近彼此耳朵聊天,她身上的气息很迷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独特芳香,我有些恍惚了。

    一瓶酒一个小时就喝了一半,我也是一喝酒就话多,什么都给她讲。说大学的那些事儿,说起女朋友跟老男人跑掉的事,甚至有些愤愤地说女人都崇尚物质,很肤浅。

    她咯咯的笑我:“不过二十多岁的小男孩,没经历的事儿还多着呢。以后你就知道了。

    “什么小男孩?是男人好不好。”起了酒劲,我也不再矜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还男人呢!都不知道还是不是处男!”她呵呵笑着,明眸皓齿,美极了。

    “不是男人难不成是女人啊?”我反驳。

    “就算是男人,那也是小男人。”她笑道:“以后姐就叫你小男人好啦。”

    我觉得自己喝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再和她碰杯的时候每次也就只抿上一小口,我得悠着点,对一会散场后能发生点什么我还很期待,这么一个成熟而有气质的女人坐我对面,要没点想法,怎么对得起我身为男人而多出的东西。

    她今晚和我喝酒,倒不像昨晚那样有所防备,喝得很是爽快,不一会就进了状态。将近十一点,这会舞池里的人开始躲起来,在劲爆的音乐下,男男女女肆无忌惮的扭摆着,看得让人血脉膨胀。

    她放下杯子说:“走,和姐去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