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夜喝醉了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5:44本章字数:2037字

    我没去台上跳过,一般来这喝酒也只是伴随音乐,站起来摇摆几下,于是说:“我不会跳。”

    她拉起我的胳膊:“都是乱跳嘛,走啦。”于是拉我上了舞台,在人群开始疯狂的摇摆起来。

    她很快就有了状态,我刚开始也只是站在她旁边胡乱的摇摆,她边跳边冲我笑。慢慢的我也不管那么多,等她转过身去的时候,我把身体靠了过去,把手慢慢的放在她腰上,她回头给了我一个妩媚的笑,没说什么,继续跳她的舞。

    我见她眼神在暗示我,觉得有戏,真有戏,心里顿时激动不已。我带劲地摇摆起来,手在她腰间轻轻的按着,随着节奏慢慢挪动。我没敢做得太过明显,手跟随她身体自然地移动,朝着她的屁股划去。

    在我就要得手的时候,她突然不跳了,转过身来,凑到我耳朵跟前说:“可别有什么非分之想,再乱动姐姐就不理你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忙把手拿开,跳下舞台回到座位上一个人喝闷酒。我就不明白了,昨晚都做过了,还不愿意?

    她见我下来了,也跟着回到了位子上,有些认真地说:“小男人,你是不是把姐想成那种很随便的女人了?”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不甘,什么话也没说。

    她喝了口酒,有些严肃认真的说:“我相信第一眼感觉,姐觉得你不是那种坏男人,姐是想交你这个朋友,能够谈心的朋友,知道吗?可能你会觉得来这里的女人都很随便,其实不是那样,只有女人才懂女人在想什么。就和你一样,来这喝酒只是因为有心事,不是吗?”

    我假装道歉说:“丽姐,刚才……对不起啊。”

    她轻笑着说:“没关系,希望你不让姐失望啊。”

    她喝酒够厉害的,后来又喝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醉了,她开始转了话题,主动说起那个男人的事。她告诉我说,今天中午那男人是她老公,一家建材公司的老板。

    她喝了口酒说:“他以前只是在温州那边跑业务,后来开始跑陕西这边,慢慢人脉广了,就成立了公司。生意做起来之后,生活也开始放浪。前不久我发现在他在外面保养了一个石油大学的女孩,回来后他跟我闹离婚。”

    她眼睛里有东西在闪烁,即使这样我也觉得她妩媚至极。她老公脑子进屎了才会去保养小仨,虽然两个人呆久了会腻,就像我和我之前的女朋友,刚认识那会天天约会,结伴上自习,几乎是形影不离。到后来一个礼拜见一两次就觉得差不多了,也就去酒店彼此慰劳一下,再后来都不怎么见面了。

    一瓶威士忌被我俩给喝完了,她到最后已经醉醺醺了,半趴在吧台上,眼睛圆鼓鼓的看着我说:“小男人,姐有些醉了,送姐回家吧。”

    看着她脸上浮着红霞,眼神逐渐迷醉,果然是醉了,我说好,于是把她搀扶起来。

    她个子就比我矮一点,身体软软的,我搀着她有些费力,索性把她掰过来抱着。她醉成烂泥的身子紧贴着我,下边突然就有了反应。

    我顾不上那么多,搀她到了车前,这时她把车钥匙伸给了我,迷糊着说:“会……会开车吧?”

    我说会,开了车门就把她塞到了后面。第一次开上这样的高档车,感觉就是不一样,真皮座一屁股坐下去就能把人陷进去半截,打火很方便,车子启动后声音也很安静。

    妈的,活了二十四年,第一天坐上宝马居然还是自己开车,大四考的驾照还真没白拿。

    “去哪呢?”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丽姐在后面舒服的躺着,估计躺的姿势不对,身前一片雪白若隐若现。

    我心里怦怦乱跳,腹部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她醉醺醺地说:“曲江公馆。”

    我听后暗自感叹,那可是西安的富人的聚集地,一个大型的别墅区,里面一栋下来少说得五百万。我砸了砸嘴,挂了档,踩了油门。

    好车就是不一样,我稍微一踩油门,那动力十足的。曲江新区的路很宽敞,午夜街上的车又少,我开着这车很是过瘾。

    车进了别墅区,门卫看了车牌号直接就放行了。我问她是哪一栋,唤了半天她才回应,估计是快睡着了。

    后来绕了一大圈才找到她家门口,这是一栋三层的独栋别墅,外面有几百坪的空地,好不洋气。

    “扶我下来。”她自己打开了车门,摇晃着身体有些不稳。

    我忙过去把她扶住,“小心点。”

    我搀着她到了门前,她掏出钥匙插了一会插不进去。

    我说:“我来吧。”

    于是拿过来开了门。搀着她进到里面,莫索了一会才摁到开关,大厅亮起来的那一瞬间让我惊叹。

    她家真是富丽堂皇,那悬在上空的奢华的水晶吊灯,大理石的地板,宽大的真皮沙发,实木的家具,无不显得气派至极。我突然觉得我跟她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她说:“扶我上楼。”

    我看着有些陡的楼梯,不知道该怎样扶她,于是说:“背你上去好不好?”

    她半眯着眼,脸上的红霞还没散去。见她点点头,我忙弯下腰说:“来,趴我背上。”

    她一下子就扑下来压在了我背上,差点把我压趴下。她那样紧紧的贴着我,身前的东西热乎乎的,那种软软的感觉,搞得我有些心猿意马。

    费了很大劲才上了楼,推开她指的房间,伸手去找开关,找了一会也没能找到,索性不找了。

    借着楼下的灯光,我背过身去想把她放到那张大宽大的窗上。她的手一直勾着我脖子不松开,这一放倒是把我也拽倒在了窗上。

    我扶着窗正要撑起身子来,她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一个翻身就压到了我身上,满口的酒气混着她的香气,说:“你个小坏蛋,把我带到哪里来了。”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边推着她,一边说:“你家里啊。”

    她压坐在我身上,细腿搀着我的腰,我推了会没推开,索性就不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