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我是你爸爸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57本章字数:2904字

    一旁的服务员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杨广听到之后觉得颜面大丢,原来眼前这个王八蛋一直在玩自己!

    “我出5万,你们把包厢现在就给我腾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杨广本来就因为没有包厢和服务员纠缠了半天心中不爽,没想到眼前这个穷学生还欺负自己。

    “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带着你的人赶快给我滚蛋!负责后果自负!”

    凌霄最瞧不起这种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假如他懂得收敛,凌霄自然不会找他的事,可是目前看来杨广咄咄逼人,凌霄这时再不说话,就有些软弱了。

    “呦呵!这里还有你说话的资格?”杨广冷哼道,“就你?还有资格瞧不起有钱人?”

    杨广的话无疑如一把利剑毫不客气的指向凌霄的心口口。

    一阵风吹过,凌霄的双手已经狠狠的钳住杨广的脖颈。

    凌霄感觉自己的移动速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你……”杨广大脑此时一片空白,一阵窒息后的眩晕向他袭来。

    “快放开我们少主!”杨广的随从各个提气准备战斗。

    大堂经理看到凌霄是跟少主一起来的,猜到他们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便没有报警。

    “放开他?”凌霄无情的冷哼一声,“好啊!”

    凌霄用最快的速度提起右膝,用尽全力向杨广的裆部狠狠地踹去。

    “啊!”杨广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裆部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凌霄冷冷的看了杨广一眼。伸手一丢,很随意的把杨广拎起来丢到一旁。杨广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的打着滚。

    杨广父亲的门生各个武艺不如杨广,怎么敢去找凌霄的麻烦,他们只好把杨广架了出去,毕竟杨家也是南宁市的大家族,这样的情形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老大,好身手啊!”那些烦人的苍蝇一走,张宏远赶忙走到凌霄面前说,“你居然把杨家长子打败,啧啧,不简单呐!”

    “别拍马屁了,我们快去吃饭吧!”凌霄这时有些饿了,便催促道。

    陆琪媛这几天可是轻松了许多,她听从凌霄的吩咐,每天都给吴佩兰最少一百块钱,谎称是自己每天利用中午午休时间赚的。吴佩兰便辞了晚上那份兼职。

    陆琪媛现在心中不仅感激凌霄,而且还会经常想到自己和凌霄纠缠在一起默契的配合,虽然只是做做样子,可是自己一想起来还是一阵脸红。

    其实吴佩兰心里猜测,陆琪媛肯定有了一个特别有钱的男朋友。

    两人刚吃完晚饭,陆琪媛正要起身收拾碗筷,被吴佩兰阻止了。

    “妈?怎么了?有事吗?”陆琪媛看到吴佩兰今天有些不对劲。

    陆琪媛现在正在高三紧张复习阶段,现在给她谈论这些事情会不会影响她的学习呢?吴佩兰心中一阵郁结。

    “妈,你怎么跟你一姑娘家一样扭扭捏捏的?”陆琪媛看到吴佩兰一言不发,却又不让自己收拾,也很纳闷。

    “怎么?你妈老了?不能和姑娘一样扭扭捏捏,难道你让妈像老太婆一样絮絮叨叨?”吴佩兰听到自家姑娘的话后说道。

    “不是啦,妈在我心中永远年轻!”陆琪媛也感觉到自己说的有些不得体,便慌忙改正过来。

    “妈问你,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吴佩兰吸了一口气,开门见山的说。

    “没有啊!”陆琪媛一口否认。

    “那你就是肯定有自己的心上人了!”吴佩兰斩钉截铁的问道。

    陆琪媛被吴佩兰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阵脸红,尤其是吴佩兰一说到心上人,自己就马上想起了凌霄。

    吴佩兰怎么会没有看到自己的闺女脸红?

    难道是自己的女儿喜欢他,而他对自己的女儿没感觉?不会啊,自己的女儿长得水灵剔透,怎么会没被看上,难道……

    “你诚实回答妈妈一个问题好吗?”吴佩兰死死的盯住自己的女儿,坚决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表情,“你是不是被哪个男人养了?!”

    吴佩兰的怀疑不无道理,她经常听街坊领居说,南宁市的好多大学的女大学生每天晚上在11点关门之前从校门出去,钻进豪车里,第二天早上又给送回来。

    难道自己的女儿也……吴佩兰担心道。

    “妈……你想什么呢?你女儿是这种人吗?”陆琪媛一听这么说,就十分不高兴,她这辈子已经认定只让凌霄养活了。

    再说自己卡里的50万也是凌霄的功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确被凌霄养活了。

    …………………………………………………………………………………………………

    “你说什么?!一招之内就把你料理了?”

    南宁杨家,是一个类似于古代王府的地方,也是南宁市最豪华的别墅之一。

    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鹤发童颜,双手背到后面怒视着躺着的杨广。

    杨广作为未来杨家的继承人,无论是从体格还是从气功的功力方面,均是杨家数一数二的可造之材,可是如今却被一个高中生一招之内撂倒。

    “祖师爷,杨广少爷也是一时失手,否则怎么可能被一个高中生轻易对付。再说了,那高中生根本不会气功。”当时在场的一个杨家门生给杨广开脱道。

    “放屁!!!”老头气急的直跺脚,“败了就是败了,哪有那么多理由!”

    南宁杨家好歹在南宁也是只手遮半边天的家族,如今南宁家族的未来继承人被一个不知名的高中生一招打败,这种事情要是被媒体传出去,对自己家的名声得造成多大的损害!

    老头在杨广的房间里踱来踱去,突然他停住了脚步,转向刚才的门人问道:“你说那个人没有使用气功,意思是他不是我们内家高手,那他一定是外家高手了!”

    “爹,您先别着急,广儿可能真的是一时大意失手而已。”杨广的父亲看到老爷子如此紧张,慌忙劝说道。

    “你们一个个都说广儿是失手,那广儿,你给我说说看,当时是什么情况!你要是有半句假话我就废了你长子之位!咳!咳!咳!”老头怒火攻心,一时间咳嗽了起来。

    “爷爷,您别急!”杨广看到自己的爷爷为了自己的事情急成这样,心中对凌霄的怨恨跟加深了一层。

    哼!凌霄,等老子伤养好了,第一个就先把你废了!

    “动我的人是我一个高中读书的,本来我们站的位置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可是我一个不注意,他就走到我面前,把我给……打伤了。”杨广低下头,自觉丢人的说道。

    “你一个不注意?真的是你一个不注意吗?”老头凌厉的眼光直逼杨广。

    杨广浑身一颤,只好实话实说道:“孙儿还没有做好准备,他就移动到我的面前。所以我就……”

    杨广的内力有多深,别人不了解,杨家老爷子岂能不知?一个人能在杨广还没有来得及戒备的情况下就已经把他拿下,那这个人的移动速度可想而知。

    “是的,我们大家都没有反应的时间,少爷就被那个人掐住了喉咙。”当时在场的几个人纷纷说道。

    “难道是他?”杨老爷子陷入了沉思。

    “爸,你说的是南宁楚家?”杨广的父亲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安。

    老爷子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孙儿,你说那个打伤你的人是你的初中同学,他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楚家的人!”

    “爷爷,要是是楚家的人孙儿岂能败下?他就是我的一个初中同学,文弱书生一个,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可能习武练功啊!”

    难道南宁市还是藏龙卧虎之地,五年一度的南宁武术大会即将召开,为了夺到头筹自己可算是费尽心思,上上下下的大小官员和武术协会的工作人员的打点就花了不少的人力物力财力,看着自己的孙儿内功见长,没想到半路竟杀出一个不知名的小辈!

    “爸,广儿都说了,那个人姓凌不姓楚的。您就别担心了。”

    “是啊爷爷,那小子没钱没背景,怎么会知道这五年一度的武术大会,再说了,就算他想参加,没有渠道,没人引荐不照样不行嘛!”杨广深知凌霄的家庭状况,像那种家庭压根就别妄想着获得参赛资格。

    “唉,话虽这么说……”杨老头毕竟是年过花甲,做事到底是谨慎小心,“广儿,你养好伤之后给我把那小子好好地教训一顿!还有,你们赶快去各家报社媒体,封锁广儿被打的全部消息!”

    杨老头坐怀不乱的指挥到。

    凌霄早上早早的进了教室,他一进教室,同学们都纷纷向他侧目并窃窃私语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