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武功秘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57本章字数:2029字

    杨广捂着依旧被抽肿的一半脸,默默低下了头。

    “你懂什么!越王勾践尚且卧薪尝胆十年,大灭楚国,你怎么就不可以忍一忍!”杨天啸瞪着的眼睛直逼杨广。

    杨广没有办法,这不就是让我去做凌霄的小弟么!为了杨家,杨广咬咬牙勉强答应了。

    杨广忍着裆下痛楚来到学校的时候,还没有放学,他一路上在想着如何接近凌霄的方法,没想到在教学楼的过道碰到了凌霄和张宏远。

    “老大,你看那沙比不是你昨天收拾的人么?”张宏远眼尖,第一眼就认出了杨广,“你看看他那副草性,走路都一瘸一拐,我看多半是废了。”

    凌霄冷哼了一下,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谁让他自不量力,没本事还那么横,尤其是他提到了不该提的名字!

    杨广看到两人对自己傲慢的眼神,心中不由一股火气翻腾了起来,但是转念一想爷爷的嘱咐,更何况自己不是凌霄的对手,便努力挤出一张笑脸迎了过去。

    “凌老大,这位兄弟,你们好哇!”杨广现在都有点嫌弃自己。

    凌霄和张宏远很不理解的看了一眼对方。

    “凌老大是我叫的名字,你怎么也敢叫!”张宏远一直看这小子不爽,今天借着凌霄的面子正好好好收拾一下他。

    “哎哎,对,这位仁兄说的是,那我叫萧大爷,这下您满意么?”杨广都感觉自己有些贱。

    凌霄看到杨广这么奇怪的举动,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曹南江,曹南江前些日子就是因为斗不过自己才假装妥协的。

    但是他不会很快的拆穿,先静观其变,反正自己身怀异能,不会上当的。

    “老大,咱们甭搭理他。”张宏远说着正要拉凌霄走,凌霄忙摆了摆手。

    “胖子,你等一下,这就是你的为人处世的方法吗?人家杨广今天明明是给咱们示弱的,咱们怎么可能不接受呢?”凌霄故意在“示弱”两个字上拉长了语调,并冲着胖子挤了挤眼睛。

    杨广听到凌霄的话语也觉得十分不舒服,但是有什么办法,人家比自己牛逼,也只好陪着笑脸应道:“是啊是啊。”

    张宏远很快领会了凌霄的意思,便哈哈笑道:“杨广,对吧?你既然叫我老大叫萧大爷,那你知道你应该叫我什么吗?”

    杨广郁闷的想着,老子过来给他搭话,他都没怎么说话,你这个小弟到是废话不少!

    他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却毕恭毕敬的说:“敢问兄台贵姓?”

    “别给我整那些酸溜溜的东西,瞧你长得五大三粗的,说话怎么整的这么文艺,不会是心理有问题吧!”张宏远这可是逮着机会了,原来欺负人的感觉这么好!“我姓张!”

    “原来是张兄弟,幸会幸会!”杨广出自武林世家,所以话语里总带着点古风,但是这让张宏远十分不爽。

    一旁的凌霄明知道张宏远是故意为难杨广,却不点破,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哎哎哎,你叫我老大叫大爷,叫我就是平辈么?你是看不起我!”张宏远佯怒道。

    要不是凌霄在你身边,老子立马就废了你!杨广此时真的是怒火攻心,长这么大都是自己横行霸道,哪能轮的上这些不知名的无赖在自己头上拉屎。

    可是转念一想,要不是凌霄给他撑腰,量他也没有本事来给自己充大尾巴狼。

    杨广心下一横,反正都已经当了孙子了,也不在这一下两下的,便咬着牙关,看着张宏远,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张哥好。”

    “哎,你早这样,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真是的!”张宏远大笑。

    凌霄心中早已大声鼓掌叫好,但是他并没显露在脸上。

    看到张宏远也闹够了,凌霄便假装责怪道:“胖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是认我做大爷的,但是又没有诚心认你,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啊!”

    凌霄这句话狠啊,明显的挑拨离间,张宏远其实也听了出来,但他知道凌霄是故意这么说的。

    “我老大说的是不是真的?”张宏远假装生气的对杨广说道。

    杨广此刻真是叫苦不迭,自己为什么去主动给他们打招呼啊,没达到自己的预定效果不说,还惹了一身腥臊。

    “不是不是的,张兄……啊不是,张哥误会了,我是诚心诚意认您做大哥的。”杨广反正今天是准备豁出去了,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

    “好了好了。”凌霄摆了摆手,冷冷的向杨广问道,“你今天不太对劲啊,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杨广一听凌霄的话,感觉有门,顿时觉着自己今天的孙子没有白装。

    “是这样的,萧大爷,自从昨天的事情以后我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觉得应该向您学习切磋。”杨广一副听话的样子。

    “哦?”凌霄听得是云里雾里的,“那么到底是学习呢?还是切磋呢?”

    额,杨广感觉身上有五千只鸟在啄自己的蛋蛋。

    “就是想知道萧大爷学的是什么外家功夫,有空教兄弟几招。”杨广直接了当的说道。

    原来是被我打了以后想从我这里偷艺,进而学会我的身手以后打败我。凌霄心想那倒不如将计就计。

    凌霄假装扫视了一下四周,用手勾了勾杨广,意思是让杨广附耳过来。

    杨广马上心领神会后,高兴的凑过耳朵,一般这种机密的事情就应该这样来做。

    “知道我们家为什么很穷吗?”凌霄压低声音说道。

    杨广摇了摇头,不解的问道:“不知道,这跟武功有何关系?”

    “我父亲早年遇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他给我父亲演示了几招他的平身所学,我父亲看的亲切,便求他传授武功,没想到他拿出一本秘籍来,说这里都是他的心血,只卖不教。”

    “那然后呢?”杨广一听有秘籍,心中也不管真假。

    “我父亲也很迷恋武功,便借了一笔不小的数目买下了这本秘籍。”凌霄说完后直起腰来,“这本秘籍就在我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