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警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5:57本章字数:2909字

    “什么!”郭凌燕听到凌霄的话语以后大惊,在警局谁不知道自己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差,谁都不敢招惹她,可是眼前这个人却对自己这么放肆,她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郭队长,既然凌霄同学的身上有伤,我们先把他送到医院救治吧,万一耽误了最佳抢救的时机可不好吧?”林局长看似是在给郭凌燕商量,其实是在命令她赶快去救治凌霄。

    郭凌燕这是才看到凌霄裤子上的大片血迹,对自己刚才的态度也有些后悔,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是这样,那赶快去医院吧!”郭凌燕虽然这么说,完全是看在了林局长的面子上,心里对凌霄还是各种嫌弃,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凌霄对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给自己脱裤子,自己的面子上怎么下的来。

    “你说你这个警察是怎么当的,作为警察,你连这点观察力都没有怎么还能做队长呢?我裤子上的这么大片血迹你没有看见,你是不是以为我今天来大姨妈了!”凌霄没好气的对警花同志说道。

    “你……”郭凌燕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弱点,自己正是因为林局长不让自己出有危险的警戒,才会导致缺乏的侦查经验,几天被凌霄无意中说中了自己的痛楚,心中不甘。

    郭凌燕本来是女子特种部队的翘楚,立下了无数的功劳,因为家庭缘故所以被上级安排到了南宁市,在林局长的手下做一任队长,目的就是挫挫她一身的戾气。

    但是凌霄的一番话,却不自觉地戳到了郭凌燕的痛楚。虽然她的搏击技术一流,个人能力过硬,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其他方面也过关,就比如侦查方面,由于林局长不让自己出一些威胁到生命的警,所以自己根本没有实战的经验。

    在队里,之所以她能当上队长,完全是因为她的搏击能力在南宁市警察局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她是一个事事要争第一的要强的女孩子,怎么会愿意再某些方面被别人指点说技不如人呢?

    凌霄很快就被救护车接往医院。

    因为有郭凌燕和林局长在,医院的人并没有走正常的挂号流程,所以凌霄直接被推到了手术室。

    因为凌霄中弹的位置很尴尬,所以主治大夫先让护士去询问他要不要打麻醉。

    “打麻醉应该没什么影响吧?”凌霄以为这是手术之前医生正常的询问。小护士秦玲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因为毕业成绩优秀,所以毕业后就分配到南宁医院来给最好的临床医生来做助理。

    “额……这样对……你那里的……能力……会有一定的影响……”秦玲吞吞吐吐的说道。

    嘎?什么?

    凌霄心中纳闷,什么能力?这小护士怎么这样说话,难不成给自己做手术的是一个结巴?

    “什么能力?你倒是说清楚啊!”凌霄看主治大夫迟迟不来给自己取出子弹,心里也有些着急。

    “额……就是那方面……”秦玲羞红的脸颊埋得更深了,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

    凌霄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长相迷人的小护士,她虽然穿着宽松的护士服,但是也掩饰不住她身材的优雅。

    “你快说,说完了就动手,我的伤口已经耽误了好长时间了!你想让我变成瘸子!”凌霄并没有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大碍,但是看到这个护士年纪轻轻,便吓唬吓唬她。

    “我说,我说,你先别变成瘸子!”秦玲一紧张,脱口而出。

    凌霄脑门上一阵黑线,这都是什么人!变不变成瘸子合着是我说了算?想到这里凌霄也不想给她多说话了,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就是影响你那里!”秦玲用手指指了指凌霄受伤部位的斜上方,脸上的一抹绯红已经变成了万丈霞光,这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

    凌霄怎么会没有看到?他的透视可以清楚的看到秦玲在自己身后的一举一动。自己那方面的能力怎么可以被影响呢?凌霄心中不甘,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那就不要打了!”凌霄斩钉截铁的说,虽然他没有做过诸如此类的手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从大腿内侧不打麻醉取出一颗子弹,自己怎么可能不疼!

    凌霄真心害怕麻醉剂对自己的那方面产生负作用。

    秦玲一愣,心里暗自佩服,转身匆忙的把正在准备器具的主治大夫叫了进来。

    主治大夫听说以后,倒也十分佩服这个孩子的勇气,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时间耽误不得,便推着手术车匆忙走进凌霄所在的手术室。

    大腿根部的神经密布,掐一下都特别疼,更何况是做手术呢?那是冷器械跟大腿神经的较量,主治大夫拿起手术刀的时候,颇有意味的看了凌霄一眼。

    “小伙子,如果不用麻醉会很痛的。”主治医生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却白发苍苍的老人,“其实用了麻醉一般情况下也影响不了那里……”

    他不忍心看到自己手术刀下的小伙子疼的死去活来。

    “没事儿。”凌霄对这个主治大夫很是面善,感觉在哪里见过,“子弹在里面已经很长时间了,您快取出来吧!”

    主治大夫愣了一下,眼眸里竟然有些湿润,这个小伙子怎么这么像他的儿子?

    既然凌霄不准备用麻醉,麻醉剂便被小护士搁置到了一旁。

    “小伙子,那我要动手了,你要忍住。”主治大夫语毕,便点头示意秦玲准备手术。

    凌霄的身体虽然受过神奇墨水的升华,可是毕竟不是铜墙铁壁,怎么可能感觉不到疼痛?他攥紧拳头,仔仔细细的感受到冰冷的刀具给自己带来的每一寸疼痛……

    “小伙子,看你年纪轻轻,怎么会遭受枪击?”主刀医生是南宁大学副校长兼医学院副院长刘允清,他早年留美,学成之后归国,回到家乡后从一名教书匠做起,一直做到了现在,如今在全国整个外科手术方面都是权威。

    刘允清不仅医术高明,而且也很会识人,一般上了年纪的一些医术高超的医生就能从病人的相貌看到一些端倪,他看到凌霄眉宇间有一股自己从未看过的浩然之气,就知道这个孩子并不是平时警察送过来的罪犯,刘允清跟他说话一来是为了了解一下,二来也可以分散一下凌霄的注意力。

    “在银行里被一个劫匪打的。”凌霄老老实实的回答着,他不想说太多的话,手术刀给他的痛苦已经让他的脑门上沁出了豆大的汗滴。

    秦玲听到凌霄的话以后手中的手术刀一颤,难道那个给自己挡枪的人是他?

    “原来如此。”刘允清和蔼的点了点头,原来自己料想的不错,警察还特意嘱咐他好好照顾这个小伙子,这下看来他果然不是罪犯,“当时的情况你可不可以给我说说?”

    刘允清一边操作着手术刀,一边平易近人的问道。其实这样做并不担心手术的进程,他完全是想让凌霄转移一下注意力,同时凌霄的忍耐力也让他十分惊讶,刚成年的一个孩子居然没喊过一句疼。

    “可以啊。”凌霄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努力不去想现在的手术,闭上眼睛忍痛回想着,“其实当时我可以躲过歹徒的那一枪,他举起枪口的那一瞬间我就可以移动到安全的位置,可是我发现后面有一个女孩子,我要是躲过去,那女孩子现在必死无疑,您说我的做法是不是有些傻?”

    凌霄经常看到一些见义勇为却赔上自己生命的人被旁人说成了傻子,而那些反而视而不见的一群人被人说成是精明人。凌霄有时候觉得这个时代特别可笑。

    秦玲现在多想对凌霄说声谢谢,但是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允许。

    “哦?”刘允清并不是这么觉得,他反倒觉得现在社会上更需要这样的人,这种人才是真正推动社会发展的精神骨干,凌霄的做法让他打心眼里钦佩,“小伙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想呢?没准那个女孩子现在正找你呢。美好的姻缘啊……”

    “怎么可能?您就别逗我了。”凌霄自嘲的笑了笑,“也许她并不是那么以为的,她以为歹徒那枪我肯定躲不过去。”

    秦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的心里并不是凌霄这么想的,她从现场出去之后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绑匪挟持,心里也为他捏了一把汗,可是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只好赶回医院等待消息。

    “小玲,认真点,别看其他地方。”刘允清看到秦玲若有所思,赶忙提醒道。做手术必须专心致志,你以为你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