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三个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5本章字数:3316字

    陈山市不大,却也不小。

    从周凡的住处到废铁厂,开车的话,需要半个多小时,步行的话,恐怕要三四个小时。

    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对于锋锐佣兵团的成员来说,如果需要那么长时间,还是赶紧滚出锋锐,哪凉快去哪儿呆着好了!

    没有驱车,周凡和刘峰,罗刚,陈晗四人专门走小巷绿化带公园之类的地方,几乎是直线来到废特厂。

    站在废铁厂高高的墙头上,周凡看了一下手表,用时十五分钟,正好一刻钟!

    “老大,看来你还真是没生锈啊,速度一点都不比以前慢。”陈晗小声嘀咕,神色之中,满是崇拜。

    “生锈,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就等同于死亡。”

    周凡眯着眼睛盯着前面的那座厂房:“赵青山那个傻毙,应该就是在那里面。他就是个普通人,因为犯事儿了,所以狗急跳墙。我先进去看看,你们给我掠阵就行了!”

    “老大,我们来这里,可不是给你掠阵的。”罗刚嘿嘿一笑:“不过,老大想要英雄救美,我们肯定会成为最好的故事背景。要不,我们三个就演匪好了,老大你可以大显神威一次!”

    “滚吧,如果不是怕给那个小妞怀疑,我就直接藏身幕后,让你们来出手了。”

    周凡一想到雪依寒那个妖精,就觉得脑袋生疼生疼的,他其实喜欢妖精,只是不喜欢那种缠上就无法摆脱的类型!

    “哈哈,老大,看起来你很烦恼啊。”罗刚眨了眨眼睛,挤眉弄眼:“老大,是不是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人家想让你负责,但是你又不想为了一朵桃花,放弃整片桃林啊?”

    “滚,你当我是你吗?”

    周凡打开了罗刚的手,瞪了一眼:“我什么时候做过始乱终弃的事儿?哥一直都是五讲四美三热爱的纯真好少年,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天怒人怨的事儿?行了,别废话,我进去了。”

    身形一矮,周凡已经从高墙上跃下,右脚在旁边的一株大树上踹了一下,整个人向前飙射,轻轻落地。

    周凡朝墙上三人看了一眼,三人同时点头,表示明白。

    厂院之中,各种废铁堆积如山,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周凡就像脚下安装了弹簧一样,飞速的在各类废铁之中弹跳纵跃,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十几米高的厂房之中。

    这个废铁厂,已经废弃多年,厂房的玻璃很多都被打烂,上面挂着灰尘和蜘蛛网。

    厂房里面,黑漆漆的,光线幽暗。

    一辆面包车,停在厂房的东侧,那边有一扇大门敞开着,车应该就是从那边进来的,和周凡不是一条路线。

    “赵哥,这个小妞儿这么水灵,干嘛不玩玩啊?”

    一个光头男子声音有些沙哑,色迷迷的看了一眼绑在柱子上的雪依寒,她那制服短裙下雪嫩纤直的美腿,让他不禁狠狠的吞咽了几口唾沫。

    “玩玩?”赵青山贪婪的看了一眼雪依寒,勉强收回目光:“你知道她是什么背景吗?有些事情想想还可以,一旦做了,就会把小命都给赔进去。”

    “赵哥,你都绑架她了,这仇已经结了,难道过后放了她,你就敢保证,她回头不找你的麻烦?”

    光头男子低声道:“如果是我,我就把她好好的玩个够,然后再拍下很多照片,还有小电影,这样一来,她不但不敢报复你,以后还可以继续让你随便玩儿!”

    赵青山眼睛顿时一亮:“卧槽,是啊,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刚才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尼玛,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姓周的估计都要到了!”

    “赵哥,这个简单啊。”另外一个皮肤黝黑的胖子瞄了一眼雪依寒,低声说:“赵哥,咱们现在就带着这个小妞儿去个隐秘的地方,然后该玩玩该拍拍,同时打电话稳住姓周的。”

    “等到咱们爽够了,也拍完了,再让这个小妞儿把姓周的引来,狠狠的修理一顿,然后赵哥你就可以拿着钱远走高飞了。”

    黑胖子舔了舔嘴唇:“我们两个,没事儿还能够找这个小妞儿来几发,多爽的事儿!赵哥,别犹豫了,就这么着吧!”

    “你们如果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回头我就要你们全家的命!”

    雪依寒静静的听完三人的对话,冷冰冰的说:“而且,我不会在乎你们的胁迫,因为我知道,你们没有机会把那些东西公布出来,就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这个世界上,你们惹不起的人多了,我恰好就是一个。”雪依寒叹了口气:“赵青山,如果我是你的话,就赶紧逃之夭夭,这样最起码能够躲过牢狱之灾。而且,我也可以放弃对你的起诉,你只要不在本市,我也懒得搭理你。”

    雪依寒的话,不但没让赵青山冷静下来,反倒刺激了他:“雪依寒,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人吗?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小婊砸,尼玛的,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和我居高临下的说话!”

    “现在你是老子手上的肉票,老子想让你活着,你就能活着,想让你死,你立刻就完蛋,知道吗!”

    赵青山伸手捏住了雪依寒尖俏的下巴,神色狰狞:“你吓唬我,那我倒是想看看,把你衣服剥光了,你是不是还能够这么牛毙!”

    雪依寒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惊慌之色。

    她本来以为能够说动赵青山,让他放弃这种疯狂的行径,没想到会让赵青山更加疯狂,变本加厉!

    周凡,他怎么还不来呢?

    想到马上要发生的可怕情形,雪依寒不寒而栗,从来没有一刻像此刻,她无比迫切的希望,周凡能够从天而降,出现在她的面前!

    咔哧。

    雪依寒的胸前顿时一凉,赵青山竟然撕开了她的衣襟!

    一声尖叫,雪依寒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

    哈哈哈。

    赵青山和两个流氓,大笑起来,三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雪依寒高耸的胸口,恨不能立刻扑上去扯掉那件黑色胸罩,在那耀眼的雪嫩上,狠狠的咬上几口!

    “哥几个,玩的都挺嗨啊!”

    懒洋洋的声音,从赵青山的背后突然响起,鬼魅一般,顿时吓了三人一跳。

    赵青山转头看去,脖子上凉飕飕的,一把泛着幽蓝光芒,散发血腥气息的猎刀,横在他的脖子上,锋利的刀锋割破了一层皮肉,微凉,微痒!

    “别乱动,我可是个生手,万一不小心把你脖子割开了,那多不好意思。”

    周凡另一只手轻轻一挥,绑着雪依寒的绳索就被割断了,她立刻拢上了自己的衣襟,随即抬起脚来,照准赵青山的裆部狠狠踢了过去。

    嗷呜!

    赵青山发出一声好像饿狼挣命的惨厉吼声,如果不是周凡架着他,肯定已经跪在地上捂裆长嚎了!

    那两个流氓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立刻扑向雪依寒,希望用她来作为筹码,要挟周凡。

    嗤。

    一声轻响,雪亮的匕首掠过两人的脖颈,脖子上多了一道细细的红线,红线迅速的变粗,猩红的鲜血,从中喷薄而出,就像是两道喷泉。

    噗通,噗通,

    两人捂着脖子,嘴里发出咯咯的古怪声音,躺在血泊之中抽搐两下,不动了!

    啊!

    雪依寒尖叫起来,但是尖叫声刚刚发出,就戛然而止。

    周凡捂着她的嘴,眉头紧皱:“你是傻子吗?这种时候你鬼叫鬼叫的,是不是担心不能够把警察给招来啊?”

    雪依寒眨了眨眼睛,打开了他的大手:“讨厌,你才鬼叫鬼叫的呢,人家身上都给弄脏了,知道不知道,这件限量版的裙子,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件了!”

    “诶我去!”

    周凡翻了个白眼,对于眼前这个极品的女人,他真是无语了。

    搞了半天,她尖叫不是因为两条生命在眼前消失,而是因为两人的鲜血,弄脏了她的衣服!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但是周凡觉得,雪依寒这个极品,既不是水做的,也不是泥做的,她应该是水泥做的!

    “赵青山,你这个王八蛋!”

    雪依寒咬牙切齿的瞪着眼睛,此时此刻,她真的有种很犀利很霸道的女王气场,能够产生一种无可名状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赵青山看着雪依寒,痛苦抽搐的脸色,骤然变成阴狠狰狞的笑容:“哈哈,雪依寒,你这个小贱人,以为这小子来了,你就没事儿了?”

    “老子都明明知道,这个小子有些身手,又怎么会随便找来两个废物来做炮灰?”

    赵青山突然吹了一声口哨,旁边的面包车上,突然跳下来三个人!

    两个男人,一个女人。

    两个男人是双胞胎,皮肤异常的苍白,就连眼珠子,颜色都很淡。

    乍一看,这两个男人,就像是白化病患者。

    但是,他们的毛发却不是白色的,也不是浅色的,而是黑色的,异常的乌黑。

    黑白分明!

    女人是个美女,身材高挑火辣,蛮腰异常的纤细圆润,裹腿皮靴和黑皮热裤将她一双雪腻长腿衬托得格外诱人。

    她的年龄应该在三十岁上下,正是最美的成熟季节,香甜如蜜,娇艳如花!

    三人出现的瞬间,周凡便心中一惊,他刚才绕行至赵青山身后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车里藏着三个人,那么近的距离,可不是疏忽的问题,而是实力的体现。

    能够在周凡身旁十米之内不被发现的主儿,实力已然不弱,而这三个人,刚才同他相距不会超过三米,这是什么概念!

    锋锐佣兵团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个人,一个美女!

    周凡纵横杀场若许年,实力能够达到这种高度的,也不过十来个人而已。

    卧槽。

    今天真是开了眼界,在这小小的陈山市,竟然会一下子冒出来三个!

    正常情况下,周凡一个人,就能够对付罗刚和陈晗,或者对付一个刘峰,亦或一个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