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给谁当老公

    更新时间:2018-08-09 13:10:27本章字数:3121字

    第五十四章 给谁当老公

    王博走后,周凡满怀心事地回到了别墅当中。

    虽然现在用来作假的地毯已经到位了,原先那块儿地毯的去向,他大概也有数了。可他却依然在为内奸的事情感到烦心。如果他不能把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人查找出来,那雪依寒的安全就肯定没有保障。

    “哎呀,你们今天都在忙什么呢?怎么我来了,也没个人迎接啊?”

    不等周凡把事情的头绪理顺,柳成兰的声音就传入到他的耳朵里面。虽然在这种时候,他很不愿意迎接这个老女人,却还是不得不起身向着她的面前靠去:“二姨太太,你过来了啊?”

    “是啊!不光我过来了。你看,还有一个人也来了呢。”

    柳成兰见到周凡,眼角的鱼尾纹都险些笑开了。随着话音,她更把目光向着自己的身旁看去。旋即,陈雪娇的面庞就进入到周凡的视线当中。

    应当说,陈雪娇打扮起来就跟雪依寒一样,也是一个美人坯子。只不过,她的脸上总带着几分凶巴巴的表情,这让人不敢轻易地接近到她的身旁去。

    “咦!原来你真不是收破烂的啊?”

    当周凡打量陈雪娇的时候,她当然也在打量周凡。等到她把周凡认出来时,劈头盖来得便来上了这么一句。

    柳成兰听陈雪娇这么说,自然会担心周凡不爽了。

    现在的周凡可不是从前了。以前他在柳成兰的眼里,那可算得上是雪依寒的狗腿子,而现在呢?他却成了柳成兰心目中乘龙快婿的人选。如此一来,柳成兰再开口说话时,言语当中就带了叱责的味道:“死丫头,你怎么说话呢?”

    “妈,我又没说错!”陈雪娇依然是那副毫不介意的表情。

    周凡原本也没有滥交的打算。应当说,陈雪娇对他不阴不阳的表现,反倒是他最需要的。因此,他便和稀泥般地回答道:“二姨太太,你们请到里面坐吧!我这就到楼上去请雪总回来。”

    可让周凡始料不及的是,他的话音未落,陈雪娇就将他的话给接了过去:“妈,你听到了吧?他只不过是依寒姐家里的佣人罢了。”

    “保镖!他是保镖。”柳成兰不满地回答。

    “保镖就不是下人了吗?他还不是靠照顾人吃饭的?”陈雪娇的口气依然还是那么嚣张。

    周凡听了陈雪娇的这些话,眉头当时就微皱到一处。

    他要不是看在这娘俩是雪依寒的亲戚,那他真想暴揍她们一顿,再把她们从别墅当中赶出去。

    当周凡敲响雪依寒的房门时,她的回应声立刻就从房间里面传来。等到她听出是周凡的声音时,更用轻快的口气道:“你进来吧!门又没锁。”

    周凡听雪依寒这样讲,方才推开房门走到了房间里面。

    当他看到雪依寒盖着薄被躺在床上时,脸上便换成了紧张的表情:“依寒,你生病了吗?”

    随着话音,周凡的脚步则向着雪依寒的身旁走去。

    当他用手试过雪依寒的额头后,又不放心地把嘴靠过去碰触了一下。显然他想要确定雪依寒并没有发烧。可雪依寒却趁势将手臂环抱到他的脖颈上,目光也紧盯到他的脸上:“阿凡,你怎么知道关心我了啊?”

    “我什么时候不关心你了?”

    由于王博方才的那番话,现在周凡对雪依寒的态度当然就缓和了许多。至少他已经不再象之前那样抗拒雪依寒的示好了。

    “哼!你一直算计着想要把我送给王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雪依寒在说话的同时,手臂上的力道却加大了许多。显然她想要把周凡拉扯到自己的怀抱当中去。

    周凡的气力虽然比雪依寒大了许多,可他却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做。

    因此,在雪依寒的拉扯下,他的身子不由得靠到了她的身上。不仅如此,两人的口唇也几乎紧贴到了一起。

    雪依寒发觉自己有机可乘,当然不会放过了。

    她试探着将头略抬了一些,便让口唇跟周凡的紧贴到一起。这之后,她的舌尖更从嘴里吐露出来,而后就向着周凡的口中送去。

    这时候,刚巧周凡也把嘴巴张开。

    他这样做的目的,当然不是想要接受雪依寒的亲吻,而是想要告诉她,柳成兰母女已经在客厅里面等着了。只是,他显然没有这样的机会。因此,雪依寒已经趁势将舌头送入到他的口中去了。这让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周凡觉察到雪依寒的举动,身子当然也放松了不少。

    经过这些日子的煎熬后,周凡觉得自身对那方面的事情也有了需要。他毕竟是一个结实强壮的正常男人,不可能对雪依寒没有点儿非分之想。

    “阿凡,你终于肯吻我了?”

    当他俩的口唇分开时,雪依寒的脸上则换成了娇柔羞怯的表情。她边说边把一根儿手指放到周凡的唇边轻轻地勾勒着。此刻,她的另外一条手臂还依然勾放在周凡的脖颈后面,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周凡听了雪依寒这种傻傻的问题,只好微笑着把嘴又向着她的唇边靠去。可雪依寒却将手指挡到了他俩的口唇当中,当她留意到周凡的目光看来时,则咯咯笑着嗔怪道:“哼!讨厌鬼。你忘记你欺负我的时候啦?现在你想吻就吻啊,我才不要呢。”

    当男人的兴趣被女人挑逗起来时,往往就很难再忍受得住了。

    周凡在这方面,当然跟寻常男人没什么两样儿。他虽然知道自己到雪依寒的房里来是做什么的,可想要亲吻她的想法最终却战胜了理智。他总是想着自己再吻雪依寒一下,就把柳成兰母女过来的消息说出来,可命运之神显然没再眷顾他。

    “吭吭!”不等周凡的目的打成,陈雪娇的轻咳声就从房门那边传来。

    听到这咳声,周凡和雪依寒都激灵一下子就坐起身来。当他俩的目光再向着房门那边看时,陈雪娇的身影则进入了他俩的眼帘。显然他们方才做得那点儿事情,都已经被这个有心机的丫头全部看了去。

    “雪娇,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你来了,怎么也不事先跟我说一下呢?”

    别看雪依寒方才跟周凡在一起的时候很大胆,甚至都想跟他直接把那事儿给办了。可当她发现自己跟周凡的那点儿事被陈雪娇看到时,脸上却还是换成了羞怯的表情。

    “说?他上来不是说这事儿的吗?”陈雪娇一边回答,一边迈动脚步向着房间里面走来。周凡看到她过来,脸上当然也挂满了尴尬的表情。他跟雪依寒虽然算不上被人捉奸在床吧,可这也算不上是多么光彩的事情。

    陈雪娇走到周凡的身旁时,目光当然就在他的身上来回打量了起来。

    虽然周凡出生入死惯了,却依然有些打怵她的眼神。当她看出周凡的表情变得越发窘迫时,便把手向着他的胸前推去:“臭小子,你就照实说吧!你究竟是想给我当姐夫呢,还是想要给我当老公呢?”

    “我给你当老公?”周凡瞪大了眼睛反问。

    雪依寒听了陈雪娇的话,脸上当时就换成了诧异的表情。她虽然相信周凡,可男女之间的事情谁又能够说得清呢?

    “对啊!难道我妈没跟你提过吗?”

    “我提过什么呀?”陈雪娇的话音未落,柳成兰就从房间的外面走了进来。当她看到周凡三人都在房里时,脸上便换成了嗔怪的表情:“哟!我说你们怎么都不下去了呢。原来你们都在这里躲着呐。”

    “是啊!老妈。”

    陈雪娇边说边转动身躯把目光向着柳成兰的脸上瞟去:“我刚刚过来找我依寒姐,却发现你的准女婿正趴在她的身上。我想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没搞清楚啊?既然这样,那你就留在这里把事情搞清楚再说吧。”

    周凡和雪依寒听陈雪娇这样讲,不仅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也不由得吞咽起口水来。当他们留意到柳成兰的目光向他俩的脸上看来时,则一同大声叫嚷:“雪娇、陈小姐,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个样子的。”

    柳成兰虽然想把陈雪娇嫁给周凡,可她毕竟也不是傻瓜。

    按着陈雪娇的说法,当她再回想起房间里面的状态,当然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来。这样,她的脸上当时就换成了不爽的表情。虽然她在房里只是轻哼了一声,就转身去追陈雪娇去了。可雪依寒和周凡的心里却因此变得更加忐忑了。

    两人坐在那里沉默了许久,雪依寒才轻推了周凡一把道:“臭小子,都怪你!我二姨妈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啊?现在倒好!我们的事情都被人家看到了。你说,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嘛?”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着先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呢?”

    周凡边说边把手向着自己的嘴边放去。很快,他就想起方才是雪依寒先把舌头送入到他的口中,将他的嘴巴给封堵起来了。可就在他准备为此解释时,雪依寒却将手指伸过来道:“我告诉你!你别想找借口,这件事情就是你不对。”

    “成!我不对。”周凡点头应承。

    “本来就……”不等雪依寒的是字出口,周凡就把身躯重新压回到她的身上:“既然我已经不对了,那我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