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29本章字数:3131字

    乔家

    梁念晨和乔幕歌刚进门,正好遇上了遛弯的乔老,眼尖看到梁念晨受伤了,担心的询问。

    “小晨,手怎么了?”

    梁念晨先是看了一眼旁边的乔幕歌,看到他并没有打算要回话的样子,随后很轻描淡写的回复着:“不小心在公司烫伤了,没多大的事,爸爸您不用担心。”

    起初,他虽然也不同意,梁念晨当乔家的儿媳,觉得各个方面都不适合,可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了,却觉得梁念晨很不错。

    贤惠,孝顺,更是懂的礼让乔家的每一个人,所以对于梁念晨,他还是比较满意。

    “去医院了吗?”

    梁念晨点了点头,“谢谢爸爸关心,已经去过医院了。”

    听到她的话,乔老也算安心不少,随后关心道:“那就好,小晨啊,这几天,你就请个假,在家好好休养。”

    “爷爷,您可真是偏心啊,小婶婶受伤,都让她在家休养,那您怎么都不准千皓在家多陪我几天呢。”

    本来是很和谐的对话,突然插进来酸溜溜的女声,气氛瞬间变了。

    乔茜刚下车,挺着她的孕肚,不急不慢的走来。

    “爷爷,您真的太偏心小婶婶了,茜茜在这个家里,越发是没地位了。”

    乔茜亲昵的挽起乔老的胳膊,各种撒娇各种叫委屈。

    乔老无奈的一笑,“怎么会呢,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对乔家每个人都一视同仁。”

    “爷爷,那这样好不好,明天要产检,不如你放千皓的假,让他陪我去吧。”

    乔幕歌睨着乔茜,语气显得不近人情:“今天这个说有事,明天那个说有事,都请假不上班,那盛曜的事情谁来做呢!”

    乔茜笑了笑,故意讥讽道:“小叔叔你的心都可是长歪了呢,你老婆受伤,就可以光明正大不上班,难道我产检就不是大事吗!还是你觉得,我肚子的孩子,比不上你老婆呢!”

    原本以为乔幕歌会板着一张脸,以一副长辈的姿态去教育她,哪知道,乔幕歌扬起迷人的笑容,气死人不偿命的回答道:“嗯哼,谁叫我侄婿,肩负盛曜重要一职,缺一而不可呢,没办法,你小婶婶只是一个基层的普通员工,当然是比不上高管的重要性了!或者,你实在想侄婿在家陪你也行,叔叔马上找董事会商讨一下,该找谁来接替他的工作才好!”

    “你!”

    乔幕歌耸了耸肩,笑的一脸无辜样。

    “好了!都不准在争了!该上班的上班,该休息的休息!”

    乔老只要是看到,乔幕歌和乔茜两人争锋相对,头就痛的狠,心里更是乱糟糟的,好不容易有几天清净日子可以过,他还不想早死。

    每次叔侄撕逼,其精彩程度,不亚于当街对打,乔幕歌总能完胜乔茜,毒舌的将乔茜,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梁念晨深深被乔幕歌的好口才给折服!

    晚饭,叶千皓风尘仆仆的赶过来。

    看到他疲倦的的样子,乔茜一脸心疼不已。

    “老公,公司很忙吗?”

    叶千皓瞟了一眼对面的两人,淡定的拿起一边的水,故作漫不经心的回应:“工作倒不是不忙,就是小叔叔对于我连夜赶出来的总作总结,特别的不满意,所以让我重写!”

    果然,乔茜怒了,脸色特别难看。

    “小叔叔,我知道你因为小婶婶,对我和千皓有很大意见,可作为晚辈,我们一直对小婶婶都很尊敬,在这个家里,更是本本分分的做人,你现在公报私仇,这未免太欺负人了吧,毕竟千皓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为乔家,为公司付出,点点滴滴可都是看在大家眼里的!”

    梁念晨埋头吃饭,并不打算参与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

    都说一入豪门深似海,果然没错!

    乔茜这么一闹,全家人的视线,自然投到了乔幕歌和梁念晨的身上,似乎大家都在等着两人的合理解释。

    乔幕歌倒是不以为然,俨然一副批评的姿态。

    “连夜工作,就叫对待工作认真吗!连夜赶报告,就叫才华有目共睹吗!很显然,盛曜不需要这种笨鸟先飞,忙活半天,还没效果的人才!通篇报告,连一篇小学生作文还不如!至少,人家小学生还知道,什么叫做重点!请问,叶千皓你忙活一夜,连篇重点都写不出来,你觉得自己为这个公司付出,能力是从哪里体现?我们盛曜,不怕蠢,不怕笨,不怕庸才,就怕一个连自己笨蠢庸才都不知的人!”

    中肯牛评!

    给乔幕歌一万赞!

    梁念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特别想给乔幕歌竖一个大拇指!心情顺畅的,忍不住让她多吃了两口饭,对于叶千皓这种自恃清高的人,不狠狠打击就认不清自己几斤几两!大仇已报啊!

    叶千皓沉默了,垂着头,不敢多说一句,遇上乔幕歌,应该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在乔家压他一头,在公司同样压他一头,更是事事压着不让他称心如意!而作为男人应该有的尊严,也被乔幕歌嘴的渣都不剩。

    乔茜气的浑身颤抖,就差没将碗里的汤,直接泼过去。

    “对了,侄婿啊,小婶婶她烫伤了,小叔叔为了提升你的能力,体现你的价值,决定把你小婶婶手头的工作,暂时交给你来做!千万别拒绝小叔叔的良苦用心知道吗!还要记得如约完成哟!”

    噗!

    梁念晨吃进去饭,直接呛到了,咳了半天才恢复过来。

    够狠!

    乔幕歌这招绝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诚如叶千皓!

    默默的为叶千皓,这个苦逼的孩子,默哀三秒!

    他应该肠子都悔青了!

    晚饭过后,大部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乔幕歌,谢谢你。”

    梁念晨突如其来的这一句,弄愣了乔幕歌。

    “谢谢你帮我,这么整叶千皓。”

    随即,乔幕歌挑眉一笑,又开始坏心眼的捉弄她。

    “只是谢谢吗?没有别的表示?”

    梁念晨经不起逗,脸直接通红,娇嗔他一眼。

    “没有!讨厌鬼!”

    趁着他还没靠近,梁念晨直接溜进浴室,将门反锁,乔幕歌站在门口,满脸皆是散步去的笑意。

    咚咚,乔幕歌敲着浴室的门,里面就传来梁晨的声音:“走开,我要洗澡!”

    此刻,乔幕歌心情很好,故意挑逗的着她,“老促女,上了药的手,不能沾水哟,要不然你开门,我今天帮你洗好不好咩?”

    随后,浴室里面传来,梁念晨怒吼声:“滚!去给我叫个佣人进来!”

    乔幕歌乐的哈哈大笑,靠在浴室的门边,振振有词的继续说道:“叫什么佣人嘛!我不就是现成的!再说了,我要是出去,找佣人帮你洗澡,让爸爸知道了,他会觉得,我们房事不和谐!要知道,男人不能说不行知道吗!”

    梁念晨气的吐血,因为她刚才脱的上衣,直接连同手臂卡在了脖子处,动弹不得,不能穿好衣服出去,乔幕歌这个色鬼,又不让人进来帮她。

    “乔幕歌,你这个混蛋!”

    “男人不混,女人不爱!”

    门口是只吃肉的狼,奈何里面的是个待捕的小白兔。

    乔幕歌突然笑着唱起来了,声线尤为性感:“小兔子乖乖,把门打开,快点打开,我要进来,我是你的兔麻麻~~”

    尼玛!

    梁念晨被他彻底整疯了!

    “晨晨,小晨晨,晨宝宝,浴室会缺氧哟,你忍心让这么秀色可餐的兔麻麻,站在门外这么久嘛!”乔幕歌销魂的喊叫,一阵阵从门外飘进来,梁念晨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滚!”

    乔幕歌站在门外,看了一眼手表,她已经进浴室,十来分钟了,耳朵贴在门上,也没听到浴室里面有水声。

    “老促女啊,你到现在还不洗澡,是不是衣服卡住了!”

    梁念晨脸上一热,微微发窘,真是料事如神,这也能够让他猜到!

    没听到她说话,于是乔幕歌决定,吓吓她。

    “睡着了么?你要是不说话,我可就拿备用钥匙,开门了哟!”

    啥?

    浴室还有备用钥匙?

    梁念晨一听,整个人都慌了,目光到处找,有没有能够遮挡的东西,只是可惜,她进来很仓促,根本连自己的睡衣都没拿。

    清脆的钥匙声传来,梁念晨下意识的躲进了窗帘,紧紧的裹着自己。

    浴室内一阵热气腾腾,唯独没了人影,乔幕歌心下一紧,脱口喊道:“梁念晨,你在哪里?”

    嘶——

    好死不死,梁念晨因为紧张,脚底打滑,连同裹着她的窗帘,一起滚到了地上,姿态还是相当的难看。

    “嗷!”

    痛!!

    腰都要摔断了!!

    梁念晨痛的两行清泪,瞬间滑下来,她似乎都还没意识到,她的雪白的美背,以及各种景色,全部被站在她身后的乔幕歌尽收眼底。

    “咳!”

    乔幕歌轻咳了一声,下腹微微收紧,蹿起一阵燥热的火。

    梁念晨转过头他一眼,捂得不是她走光的身体,而是捂脸。

    “臭流氓!混蛋!王八蛋!”

    乔幕歌无奈的笑了笑,走出浴室,找来一块大的浴巾,弯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梁念晨羞的脸通红,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她低着头,似乎都能够感受得到,来自于乔幕歌灼热的目光。

    “别动。”

    微微带有一丝沙哑的低沉的声音,吓得梁念晨一动也不敢动,任由他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