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满屋子的收藏品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29本章字数:3032字

    买买买!

    任何看上眼的东西,盛允儿绝对不手软的买下!比楼潇潇逛街的时候,还要疯狂一百倍!

    最后,盛允儿为了表达,自己与梁念晨,相见恨晚之意,丝毫不心疼她的卡,给梁念晨买了一堆大大小小的东西,最后还亲护送梁念晨回乔家。

    “晨晨,我的电话一定要保存好噢,要以后没什么事,我还会经常找你玩的,可不要嫌弃我!”

    梁念晨拎着一堆东西,站在她车窗前,弯下腰冲着她笑了笑:“知道啦,一定不会嫌弃你,放心吧,允儿,谢谢你的礼物,开车回家一定要慢一些,要注意安全,到家后记得给我条信息,这样我才能安心!”

    盛允儿撅起她的红唇,对着梁念晨,隔空亲了一口:“晨晨,么么哒,收到!赶快进去吧!”

    一直看到盛允儿的车离开视线,梁念晨才费力的拎着东西进去,刚一进门,就碰上了迎面走来的管家,看到她手拎一堆的东西,赶紧接过手。

    “少夫人,您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应该让店家直接送货到家里的,自己拎这么重的东西回家,都累坏了吧。”

    听完他的话,梁念晨连连摇头笑道,“没事的,有车送我回家的,而且这么多东西,全是一个朋友送的,没办法,她实在太热情了,拦都拦不住。”

    管家一脸乐呵呵,连忙唤来佣人,将东西全部送回房间。

    “这哪里是朋友热情,是少夫人人缘好啊,旁人都羡慕不来,您也累坏了吧,赶紧回房休息休息。”

    “好,那我不打搅你忙,去吧。”

    梁念晨点了点头,刚走出去几步,身后就传来略带有些刺耳的声音,她下意识的转过身,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正是几个佣人,样子特别吃力,拉着好几个大纸箱往她的方向走。

    “东西可别弄坏了,你们都小心点。”

    “是。”

    梁念晨连忙出声询问着管家:“箱子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管家如实回答:“哦,这是这样的少夫人,这几个箱子,全是芬迪装柜刚送来的货,我准备搬到储藏间去。”

    芬迪?

    梁念晨乍的一听,觉得十分耳熟,想了很久,才记起来芬迪家的东西,一直都是楼潇潇的最爱。

    好像价格还不菲!

    乔家买奢侈品,梁念晨感觉不意外,毕竟乔家也算是超级豪门世家,但同时送来这么多的东西,她就觉得很疑惑了,要知道,奢侈品一直都是女人的最爱,但住乔家大宅的女人,更是屈指可数,除了她之外,就只剩下张慧娟。

    几大箱子啊!买这么多,不是纯属浪费吗!

    梁念晨特别好奇,究竟是谁,这么败家子!

    “谁买的这么多东西呀!是妈妈的么?”

    只见,管家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夫人的,这些都是少爷的东西。”

    嗯?

    乔幕歌怎么也有这种癖好!居然喜欢女人的这些东西!

    乔家就是阔绰啊,价格不菲的东西,都是几箱几箱的买!跟走批发一样!简直比楼潇潇还能买!还败家子!

    管家笑了笑,耐心的解释道:“这些东西每隔一段时间,柜台就会送新款来,少爷的储藏间,可比这些还要多!”

    还要多?

    她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居然跟女人一样,是个败家的老爷们!

    梁念晨都不着急回房,好奇心直接让她奔向储藏间,一推开门,水晶照亮了整间房,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皮革味,虽然被花香给压制住,但她还是能够隐约闻到。

    梁念晨被眼前的场景给惊呆了,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心动,她也是不例外,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物品,整齐有序的摆放在水晶架子上,一看就知道,东西的主人,平日里是如何精心的打理这里的一切。

    当下,梁念晨脚不听使唤,将整个房间逛了一圈,满屋子的女式包,而且是所有系列不重款!不夸张的说,这里比任何一个柜台还要齐全!

    乔幕歌为什么收藏的全是女士包?

    一个大男人,居然喜欢女式包!这是什么癖好......

    梁面晨站在架子边看了看,好像东西全部都是崭新的!一点用过的痕迹都没有!

    这个人又是谁?

    梁念晨逛到最里面的房间,发现墙壁上,挂了一个女人的画像,画中的女人一袭黑色长发及腰,侧边还别着一款精美发卡,只见她坐在画板前,十分认真的绘图,虽看不到正脸,但从她的侧脸,可感觉到,她长相特别柔美,手指更是比平常人修长许多。

    许是看的太过于入神,房间里走进来一个人,梁念晨都没感觉到。

    “你在偷看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安静的房间内,突然传来低沉的男声,顿时把认真看画的梁念晨,给惊吓到,她拍了拍受惊的心脏,视线连忙瞟过去。

    “乔幕歌,怎么是你?来了也不出声,你想吓死我是不是!”

    乔幕歌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声音却有些清冷:“梁念晨,马上给我出来,不准在看了。”

    第一次,看到他冷漠的样子,梁念晨都有些收措手不及,心里更是犯着嘀咕,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我又哪里犯错了么?”

    “这里不是你应该进来的地方!马上出去!”

    乔幕歌有些不近人情的驱逐,语气虽然不算太重,但声音却越发的冷。

    梁念晨倒有些不以为然,随口就吐槽:“不过就是一个收藏室,至于这么生气么?而且这么东西,摆在这里不就是让人观看的吗!有必要赶我出去吗!小气鬼!”

    乔慕歌刚带好手套,走到箱子边上,就听到她说的这样一句话,于是冷冷回应道:“小学老师应该有教过,未经过他人允许,不能私自偷看别人的东西,所以你现在是在报复,曾经教你的老师吗。”

    “你!”

    乔幕歌一天嘴不毒,心里就不舒服!成心就想气死她!

    梁念晨被他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愣是在站在原地,盯着他好久。

    乔幕歌从箱子里,拿出今天刚送来的东西,爱惜的用手巾擦了擦,随后视线到处找架子上的空位,似乎找了半天,都没在他附近看到。

    梁念晨指了指自己头顶的位置,忍不住吐槽他,“乔幕歌,你这个笨猪,我这边有许多的空位呢。”

    乔幕歌并没有吭声,而视线还在找寻,他周边的位置。

    “乔幕歌,没听到我说的话?”

    突然,乔幕歌站了起来,伸手老长的胳膊,准确无误的将东西,放进夹子里。

    梁念晨忍不住白了一眼,眼前这个特别固执的男人。

    “乔幕歌,你这样得放到猴年马月去,还有好几箱呢,要不然我来帮你放,两个人摆放总比一个人要快。”

    “不用。”

    乔幕歌假不思索的拒绝了!

    好心当驴肝肺!

    梁念晨满腔的热心肠,换来的并不是对方的感谢,而是一盆冷水。

    “乔幕歌,没经过你允许,进来你的地方,是我不对,如果你生气,我可以道歉,但我也是好心啊......”

    乔幕歌睨了她一眼,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梁念晨满脸大写的无奈,走到他身边,缓缓蹲下,试探的问道:“乔幕歌,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为什么你会收集,这么多女士包?是喜欢他们的对吗。”

    “嗯,这已经是我不可或缺的习惯,它们都是我曾经一个学设计朋友,这几年设计的成品。”

    原来,都是好朋友设计品!

    梁念晨没着急回答,视线却是不离开他,每一个举动,甚至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她都尽收眼底。

    究竟是什么朋友呢?可以让乔慕歌,收集满满一屋子的女式包!

    她猜想,肯定是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不然乔幕歌反应怎么会失常,怎么会不让任何触碰,甚至他眼神里的疼惜之意,梁念晨都能够准确无误的感觉到,这是认识乔幕歌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他竟有这么柔软的一面。

    哪怕,曾经是她生气,就算言语间他全是温柔,但和现在这样,感觉很不一样,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乔幕歌出自于内心深处的保护。

    “乔幕歌,你知道吗?我其实也特别喜欢设计,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珠宝设计师,所以很感谢,公司给了我机会,让我每天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让我一点点朝着自己目标靠近!”

    梁念晨突然有感而发,话匣子像是打开了一样,很自然的吐露自己的内心话,就像和很多年的知心朋友一样,特意的随意。

    “你也喜欢设计?”

    乔幕歌看着她,语气间全是诧异。

    “嗯,我想当一名优秀的珠宝设计师,想把眼中看到的最美好的东西,都画出来,都呈现给所有人,更加想要设计一款,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项链。”

    乔幕歌看着她,一脸坚定的模样,整个人有些恍惚。

    曾几何时,也有这样一个人,告诉过年他同样的话。

    乔幕歌,等我成为一名优秀的设计师,我们就开家,只生产自己设计的珠宝公司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