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念晨,我来晚了,对不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29本章字数:3049字

    啪!

    安静的医院走廊,重重的一记巴掌声,扬声而起,紧接着就是一顿愤怒的谩骂声尾随其后。

    “梁念晨,你这个贱货!丧门星!我们乔家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这个女人的心,怎么就这么歹毒!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不肯放过!当初,我就不该同意你和慕歌结婚!我告诉你,要是茜茜和我老公,有什么意外,我一定让你偿命!”

    火辣辣的疼痛感,顿时在脸颊上蔓延开来,梁念晨强忍着泪水,倔强的站在走廊中央,声都不吭的任凭着张慧娟谩骂。

    “念晨。”

    头顶忽然传来,温柔的男声,泪水模糊了双眼,梁念晨都无法分清楚来人,只是被一双手,搂进温暖的怀抱之中,

    “脸还痛吗?”

    梁念晨鼻子一酸,委屈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掉,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部,哭的像个无助的小孩一般。

    “乔幕歌,我真的没有推她,是乔茜自己滚下楼,你一定要相信我!”

    乔幕歌紧抿着唇,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安慰着她失控的情绪,“念晨,我来晚了,对不起,让你委屈了,但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永远守在你身边,保护你。”

    看到她这个模样,乔慕歌心莫名也跟着揪起来,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继续安抚着她,只能默默的抱着梁念晨,让她心里的不痛快全部发泄出来。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回公司加班,一定会好好陪着她,这样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想到这里,乔幕歌不免有些自责。

    老爷子心脏病突发,躺在医院昏迷不醒,而乔茜也才脱离危险,孩子虽保住了,但免不了伤身。

    乔家这几天的气氛,特别的低沉,张慧娟又是个不定时爆发的火山,看到梁念晨就爆发一次,所以对于分身无术的乔慕歌而言,他只能把梁念晨,送到盛家暂住一段时间,这样既不会担心,又不怕有人会找梁念晨的麻烦。

    梁念晨这几天,也没去公司,整天闷闷不乐的坐在房间内,哪里也不去,盛允儿推掉手头所有的事情,一心一意的在家陪着梁念晨,并耐心开导着她。

    “晨晨,我相信你不会推乔茜,所以我认为,你没必要为了她的事情,去惩罚自己,让自己内疚。”

    盛允儿都让厨房,变着花样做的些可口的饭菜,依旧没能够迎来梁念晨的食欲。

    其实,乔茜什么性格,盛允儿一清二楚,他们盛家和乔家,一直都是关系特铁的世家,所以对于一个,从小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的人来说,长大不过就是变本加厉!

    盛允儿记得很清楚,她们同一个大学,虽然不是同一个班,正好乔茜班里几个女同学,和她关系又非常好,就曾告诉过她,乔茜为了管理好整个班级,对于一些不听话的学生,私下一直都是痛下狠手。

    更有甚者,为了在学校舞蹈大会上拿冠军,直接往地上倒油,让一些威胁到她拿冠军的人,不是摔伤,就是落下终生残疾。

    那一年,学校票选校花,因为人缘关系太好,于是她也很荣幸的上榜,学校当时要求,参赛人员必须写一篇,校花演讲稿,当天下午,乔茜就找来学校,几个不三不四的女生,把打晕带到学校偏远的角落。

    好在盛家从小就让她练习跆拳道,然后她一气之下,暴打了一顿乔茜,并且告知盛逸磊是她亲哥,从那以后,乔茜看到她避之不及。

    所以,对于乔茜摔伤泼脏水的事情,盛允儿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就是这个狗德行,狗改不了吃屎,特别替叶千皓感到悲哀,因为眼睛太瞎了,找了这个蛇蝎女人!

    “晨晨,厨房送来的点心,真的特别好吃,尝尝好不好?”

    盛允儿试图拿吃的东西,引诱着梁念晨,但她一点动静也没有,她依旧坐在飘窗上,双手抱着腿,看向窗外的风景。

    “允儿,晚上陪我出去喝酒。”

    喝酒?

    那可是她的一大爱好啊,只是可惜,盛家对她的管教很严,所以她能去酒吧的机会很少。

    叮叮——

    旁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楼潇潇’三个字,盛允儿看到后,连忙递给了她。

    “晨晨,楼潇潇的电话。”

    梁念晨都没接,直接开了扩音,就把手机搁在了一边。

    “梁念晨,这么多天不来上班,你死哪里去了!打你多少个电话了,现在才接!你想气死我是不是!”电话那头,楼潇潇的火蹿的一下,就被点爆了。

    连盛允儿这样的暴脾气,都有被吓到。

    梁念晨懒得在她聒噪,扔给楼潇潇这样一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晚上给你打电话,陪我出去喝酒!”

    医院

    乔茜醒来后,一直都呆在病房养胎,偶尔张慧娟会过来看望,大部分情况都是叶千皓一直陪在身边照顾。

    “哎哟,我可怜的女儿哟,你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人还没有到病房,声音就先进来,乔茜闻声向门口看去,没过一下,程芳芳扯着她的细嗓门,就出现在视线中。

    “你怎么回来了,妈咪,我好想你。”

    程芳芳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心疼的摸了摸病床上的乔茜。

    “我不过就是出了趟远门,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千皓啊,你是怎么照顾茜茜的!”

    面对程芳芳的指责,叶千皓低着头,诚恳的道歉:“妈,对不起,没照顾好茜茜是我错,您要打我,骂我,我都认罚。”

    “你认罚有什么用!我的孙子和女儿,差点就没命了知道吗!”

    “对不起,妈。”

    乔茜连连扯了扯她的袖子,轻声说道:“妈咪,这不关千皓的事情,您别怪他了。”

    程芳芳很心疼,眼泪都在打转,语气更是厉狠:“茜茜,告诉妈咪,究竟是谁这么狠心,想要让你们母子丧命!”

    “是小婶婶,是她要破坏我和千皓的感情,所以我找她理论,哪里知道,她这么狠心,竟然不顾我有身孕,直接把我从楼上推了下去。”

    梁念晨!!!

    程芳芳整个人都怒了,转身就准备回趟乔家,正好撞上乔幕歌走进来。

    “大嫂,你回来了。”

    程芳芳看到他,心里越发的火,随后怒吼:“乔幕歌,别喊我大嫂!你们两口子从来,压根就没把我这个大嫂放在眼里!看看你老婆,做的叫人事吗!茜茜肚子里,怀着乔家曾孙呢!她怎么能够狠心,把茜茜从楼上推下去,然后面都不露一下!”

    面对她很横加指责,乔幕歌态度十分谦和,俨然成了一个很明显的对比,“大嫂,消消气,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茜茜身体还虚弱着,需要安静的休养,你放心,我会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如果真的是念晨推的茜茜,那么我一定秉公办理。”

    听完他的话,程芳芳的火气一点也没消,相反扯着她的嗓门嚷嚷:“还查什么查!就是梁念晨推的!她就是想要害死我孙子,害死茜茜!这个事情,我一定要报警,让梁念晨坐穿牢底!”

    对于程芳芳没消火,乔幕歌目光看向病床上的乔茜,开口说道:“茜茜,不如我两单独谈谈?”

    一听要单独谈,程芳芳立马挡在他的面前。

    “谈什么谈!有什么好谈的!我要让梁念晨血债血偿!你马上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茜茜,如果你不想和我谈,那么我绝对不勉强你,但希望你所做的决定,不后悔!”

    “走!”程芳芳用力的就将乔慕歌往外推。

    门口,一直沉默的乔茜,突然开口:“妈咪,你和千皓都出去吧,让小叔叔进来。”

    “茜茜!”

    “没关系的,妈咪,怎么说他也是我的亲叔叔,不会有事的!”

    无奈,程芳芳和叶千皓只能退出房间,临走不忘嘱咐乔茜:“妈咪和千皓就在走廊上,你有什么事情,就喊我们。”

    病房内终于安静下来,乔幕歌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还没等乔茜开口,他先一步打破沉静。

    “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合理,我都允诺!”

    乔茜撑起身子,靠在床前,一脸无害的笑了笑:“小叔叔要允诺我什么呢?什么又是合理呢?”

    乔幕歌一点也不想,与她打哑谜,直接了当的就说:“乔茜,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所以你用不着跟我装傻,只需要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只要是合理,我都答应,前提是你不准在为这个事情,在乔家向梁念晨发难!”

    乔茜勾唇一笑。

    “小叔叔,我想你误会了,小婶婶既然有胆子,把我从楼上推下来,怎么就没胆子承担后果呢!”

    “当真是她把你推下楼的吗!我相信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乔茜,我今天来的这儿的目的,不是追究谁是谁非,你想要什么,合理范围内,我都答应。”

    与乔幕歌明争暗斗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会为一件事情像她乔茜妥协,简直就是百年难得一见。

    由此证明,梁念晨在乔幕的心中,不是一般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