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明骚易躲,暗箭难防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29本章字数:3018字

    终于到了周末,一想到明天,就能够去观摩偶像的展览,梁念晨心里不免有些激动,所以她打算养精蓄锐,当然就早早的睡下了。

    晚饭过后,乔幕歌就一直在书房忙工作。

    咚咚。

    书房门先是响了两声,随后门就被推开了,梁心悦手里端着热牛奶,走到了书桌前,轻轻的将牛奶放在他的手边,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哥哥,从晚饭到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了,你真把自己当超人啊,去休息吧,不然会累坏自己的!”

    乔幕歌不由得笑了笑,头也没抬,继续忙碌。

    “心悦,谢谢你关心,没事的,累不坏我,忙完手头这点就会休息。”

    对于工作狂,梁心悦相当无奈,只得默默的搬张椅子到他身边,安静静的陪着乔幕歌工作。

    “心悦,回去休息吧,不用陪我。”

    “不好,你都在忙,我怎么可以休息。”

    这是,她和梁念晨不同的地方,也是她比梁念晨贤惠的地方,因为多晚她都可以陪着心爱的人,才不会像梁念晨一样,狼心狗肺的早早睡觉,留着他一个人点灯熬夜辛苦工作。

    乔幕歌停手,拿起旁边的热牛奶,一口喝完,放到梁心悦的面前。

    “太辛苦了,别陪着我了,回去休息吧。”

    梁心悦满脸不乐意,扁着一张嘴,突然伸手擦了擦,他嘴角残留的奶渍。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乔幕歌眼中闪过一丝尴尬,随后又掩盖了过去,一双手连忙擦了擦嘴边,笑着缓解气氛。

    “心悦,女孩子熬夜,特别伤皮肤,回房休息吧。”

    梁心悦像个倔强的孩子,坐在椅子一动也不动,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哥哥,你是讨厌心悦,所以要赶我走了吗?”

    乔幕歌失笑的摇头,耐着性子安抚着她,“怎么会呢,可是让你陪着我,哥哥会心疼知道吗?”

    梁心悦歪着头,直视着他,“那好,你不要工作了,陪我出去走走吧。”

    乔慕歌无奈的亲叹一声,又拗不过梁心悦,只得放弃今天的工作,关掉电脑。

    他的举动,彻底让梁心悦阴郁的脸,重新露出了笑容,于是亲昵的挽着他,离开书房后,直接就去了花园。

    夜晚的空气很清新,还掺杂着各式清淡的花香,缓缓的飘进鼻腔里,闻了让人不由得心情愉悦,当头一轮皎洁的月光,照在石板路上,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

    梁心悦很享受这难得的独处时光,她都不想离开,更希望时间能够永远静止在这一刻,这样乔慕歌永远都属于她,他们会很恩爱,会白头到老。

    “心悦,是不是很冷?”

    乔慕歌停住脚步,看着不停往他怀中钻的人,只觉得腰间被抱得很紧。

    梁心悦摇了摇头,“哥哥,我心冷。”

    心冷?

    乔慕歌一脸疑惑,很不解的询问,“怎么了?谁欺负了吗?”

    他能够感觉出来,梁心悦心情不好,同时还掺杂着丝丝忧伤感,他不知道究竟发了什么,但作为哥哥,他希望妹妹在乔家,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这也是他当初的承诺。

    乔慕歌很想宠着,这个让他心疼的妹妹,不怕骄纵,不怕宠坏,更不怕有人戳着他的脊梁骨骂,所以但凡任何欺负梁心悦的人,他乔慕歌绝对不会放过。

    或许是爱屋及乌,所以他想无理由的惯!

    “哥哥,有件事我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可你对我这么好,我不想欺骗你,但我又不想伤害姐妹情。”

    “没关系,你说吧,心悦,对哥哥还需要保留吗?”

    梁心悦咬着牙,先是一脸纠结,随后表现出做了艰难决定的样子。

    “茜茜姐摔下楼那天,我亲眼看到,姐姐和她在楼梯口发生了争执,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事情,可争执了好长一段时间,姐姐当时很生气,茜茜姐好像有她什么把柄,准备下楼的离开,姐姐就从后面,将茜茜姐推了下去。”

    果然,听完她的话之后,乔幕歌整个人就愣住了。

    他一直都以为,这件事都是乔茜编好,陷害梁念晨的,因为乔茜的德行,他清楚的很,如今又冒出来一个证人,乔幕歌脑子开始有些乱了。

    毕竟,梁心悦住在他们家这段时间来,他什么都看在眼里,梁心悦是一个不会说谎,同时心里也很善良的姑娘,再加上之前手镯的事情,乔茜又陷害她,没有任何理由,梁心悦会帮着一个曾经,害过自己的人,来诬陷自己的亲姐!

    那么,唯一在这个事件中撒谎的人,就是...

    乔慕歌都不敢想,一时间,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梁念晨那日委屈的模样。

    她的眼泪,她的哭泣,甚至在酒吧买醉,还差点被...

    乔幕歌紧抿着唇,敛了敛眸子,声音显得有些清凉,“都过去了,我不想再让你姐姐伤心难过。”

    梁心悦点了点头,语气也带着一丝可怜之意,“嗯,我不想骗哥哥,也不想伤害姐姐,因为你们都是心悦最亲的人,所以那日看到后,就躲回了房间,哥哥,你别去责怪姐姐,她也只是一时冲动而已。”

    “这件事,除了你,还有人知道吗?”

    “嗯。”梁心悦轻应了一声,然后如实道来:“还有在我房间,整理的几个佣人,不过哥哥你放心,我不让她们害姐姐的。”

    “好。”

    第二天,闹钟还没响,梁念晨就醒来,乔幕歌还在熟睡,她单手撑在床头,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之前不曾仔细看,但今天才发现,乔慕歌的睡颜,帅的真是没话说。

    “偷偷看你,老公我睡觉,是不是该收费?”

    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都把梁念晨吓懵了,她下意识就慌张的准备跑,怎料却被抓住,然后被乔慕歌压在身下。

    该死的!乔慕歌什么时候醒的,她怎么不知道!!

    “你居然装睡!”

    乔慕歌勾唇迷人一笑,挑眉特别自恋的说道:“嗯哼,跑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帅,把你深深的迷住了,然后你无法自拔的爱上我了!”

    就算帅,又怎么样!她是绝对不会说的!因为乔慕歌会得瑟!

    梁念晨白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泼冷水,“你想多了,像你这种长相一般的男人,满大街一抓一把,赶紧下去,重的跟头猪样的!”

    乔幕歌乐了,梁念晨又害羞了,脸颊红的像熟透的苹果,看了总会让人有想咬一口的冲动。

    “说我不帅,却看我半天,让你白白捡了便宜,你说怎么办!”

    “没钱!”

    “那我要亲一口!”

    “你敢!”梁念晨一双眼珠子,瞪得老大,又羞又急。

    乔幕歌才不管那么多,她刚落音,直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趁着梁念晨还没发飙,一溜烟跑进了换衣间。

    展会八点半准时开始。

    乔幕歌和梁念晨,准时达到会场入口。

    今天来的人并不算太多,可从穿着打扮,就能够看的出来,都是些名人雅士,两人刚走进去,正好撞上了顾曜擎。

    “慕歌,你怎么也来了?”

    顾曜擎表示很诧异,印象中,乔幕歌不喜欢这类展会,哪怕是展会主人知名度高,或许是有价值连城的东西。

    乔幕歌点了点头,目光斜了一眼身边的人,顾曜擎这才恍然大悟。

    满屋子的展览品,梁念晨迫不及待的想要观摩,她看向乔幕歌,用商量的口吻说道:“乔慕歌,我可以自由活动吗?”

    “好。”乔慕歌欣然点头,正好他不想陪着一个个的看,乐的自在,“展会结束,你就给我打电话,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嗯。”

    梁念晨刚走没多久,顾曜擎就开始打趣乔幕歌,“幕歌,你什么时候成了三好男人了?为了梁念晨,都可以改变自己喜好了啊。”

    “我什么时候,又不是三好男人了?说的我跟个花心大萝卜一样!”

    “你本来就是!”顾曜擎绝对是损货,于是又把某人,当年风流的事,重新爆料了一次:“想当年,某人可是有20号女友啊,肾亏估计好现在也没好吧!”

    乔幕歌瞪了他一眼,转而冲着他一笑,笑容十分毛骨悚然,“顾曜擎,三十好几了吧?老爷子那边等着急了吧,不如我送几个,让老爷子选选?”

    尼玛!都知道,他是不婚主义!于是,这群人就开始用这招,肆无忌惮的威胁他这么多年!够不够损!是不是五行缺德!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是沉重的束缚,他是一个自由惯了的鸟儿,不喜欢当一个风筝,因为就算飞的再高,总能够拉住他。

    顾曜擎很清楚,那些会和他结婚的女人,和顾家一定存在着某种扯不断的利益,这样的感情,杂质太多,如果说枕边人都防备,那么可想而知,该有多累,与其这样,他宁可不婚!

    身在顾家,他没办法选择,可感情这个东西是由他说了算!

    他在等,等一份干净的感情,等一份纯粹,你爱我我爱你的简单感情,如果没有,他宁可孤独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