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顾挽弦,我们已经结束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29本章字数:3091字

    一周后,东城机场。

    风和日丽的午后,蔚蓝的天空美得不像话,出口处,站在一个回头率很高的女人,她的身边还放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看样子是刚回国。

    虽然带着墨镜,但精致的妆容,可以看出她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编织帽下,乌黑柔顺的头发直到腰间,紧制凸显身材的绣花白衬衣,加上定制的米色臀裙,修长而纤细的大腿,穿着一双干净的小白鞋,气质和身材更是胜过无数过往的女人。

    她摘下墨镜,目光投向美丽的天空,唇齿轻启:“东城,我回来了!”

    “挽弦!”

    听到喊声,顾挽弦连忙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迎面小跑过来的,正是满脸带笑的顾曜擎。

    “哥哥。”

    顾曜擎高兴的将她抱住怀中,声音带着一丝激动,“终于舍得回来了,哥这几年天天都在想你。”

    顾挽弦笑了笑,同样是紧紧的抱着他,嘴里甜甜的回应:“哥哥,我也好想你。”

    还是和从前一样,顾曜擎习惯性,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打量一圈后,心疼的说道:“挽弦,你瘦了。”

    顾挽弦调皮一笑,亲昵的挽上他的胳膊,“那哥哥以后,就负责把我养的白白胖胖好不好!”

    “没问题!”

    太子轩。

    顾曜擎带着顾挽弦,直奔事先预定好的酒店,给她接风洗尘。

    包间内,当两人出现时,房内的所有人的都沸腾了。

    “弦姐!”盛允儿看到她后,连忙上前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呜呜,想死我了。”

    “小弦子,快过来坐!”盛逸磊很绅士风度的替她拉开主位,并且招了招手,示意她赶紧过来。

    被他们的热情感染到,顾挽弦心里暖暖的,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她环顾包房一周,似乎就只有他们四个人,并没有心心念念的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多少不免有些失落。

    她回来了,为什么他选择避而不见?

    一场饭局下来,盛逸磊就是个话唠,说了一堆小时候的乐事,加上这几年她错过的趣事,总体气氛还算不错。

    车内,回顾家的途中,顾挽弦靠在椅子上,心情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了?”顾曜擎睨了一眼身边的人,轻声询问道。

    顾挽弦抿了抿唇,看向车窗外,繁华喧闹的街头,不免语气有些伤感:“我今天回国,难道他都不知道吗?为什么没来呢?”

    顾曜擎敛了敛眸光,专注的开着车,并没有着急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有些事情,说出来是一种伤害,而他作为哥哥,不想看着自己的妹妹伤心难过。

    能瞒多久是多久,至少难过会少一点,快乐会多一天,这是他现在保护妹妹最好的一种方式。

    顾曜擎将她送回房间,临走前,不忘摸着她的脑袋,温柔的叮嘱:“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看你憔悴的,早点休息,别想太多了。”

    “嗯。”

    顾挽弦关上房间,就走到自己的小书桌前,拿出钥匙,将抽屉尘封好多年的抽屉打开,满满一抽屉,各式各样的小玩意,以及好些张照片。

    这是她和乔幕歌,一起郊外骑单车,她幸福靠在他身后的照片。

    那个时候多好,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

    他爱着她,她眼里只有他。

    慕歌,这么多年,我心依旧,那么你呢?

    顾挽弦几乎一夜都没睡好,加上坐飞机的疲劳,她第二天整个人,都显得疲惫不堪,一早更是连早餐都没吃,直奔盛曜。

    正好八点半,盛曜已经开始上班,顾挽弦轻车熟路的找了过去。

    “小姐,您好,请问你找谁?”

    顾挽弦微微一笑,走到了前台,轻声细语的说道:“你好,请问你们乔总来了吗?”

    前台露出职业的笑容,特比敬业的回答:“乔总,一般九点来公司开会,请问您有预约吗?”

    顾挽弦摇了摇头。“没有,但您能让我进去吗?我找你们乔总有重要的事!”

    前台一脸抱歉的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小姐,公司有规定,找乔总需要预约。”

    顾挽弦沉默了片刻,“我是你们顾总的妹妹,也算是在公司有股份吧,现在你可以让我进吗?”

    前台迟疑了下,因为对于顾家的情况,她并不是太清楚,如果对方真的是顾曜擎的妹妹,那么她得罪了也不好,于是指了指一边的接待室。

    “那么您就在接待室等候吧,乔总来了,我会告诉他的。”

    “好,谢谢。”

    顾挽弦走了接待室,趁着前台没注意,又溜进了乔幕歌的办公室,推开门还是和从前一样,空气浮动着淡淡的薄荷味,办公室依旧干净整洁。

    她轻轻的合上门,走到办公桌前,眼尖的就扫到,桌子上的相框摆放着一张,他上课时的照片,正是他们上学那会儿,她悄悄的趴在教室窗边,偷拍的照片。

    原来,他还留着。

    想到这里,顾挽弦忍不住勾唇一笑,心里当下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魂牵梦萦的他。

    咔哒。

    办公室门的突然打开,顾挽弦高兴极了,连忙转过身,脱口喊道“慕歌,我回来了!”

    她以为是乔慕歌,哪里知道刚落音,走进办公室的是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女人,面带温柔的笑容,看样子是秘书。

    “您好,我是乔总的秘书,请问您找乔总有事吗?”

    顾挽弦又不死心的看了看她身后,再三确定没有人跟进来,表情显得有些沮丧,“他人呢?还没来公司吗?”

    秘书笑了笑,“乔总马上就会到公司,我只进来送资料的,如果您找乔总有急事,可以到接待室去等他。”

    顾挽弦整理好情绪,走到他位子上,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不用了,我就在办公室等着他,忙你的去吧。”

    秘书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放下手中的资料,就退出了办公室。

    十分钟后,办公室的门再度打开,顾挽弦听着沉稳的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心里不免紧张起来,直到脚步声,停止在办公桌前,顾挽弦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将座椅转过来,并且扬起微笑。

    “我回来了。”

    乔慕歌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刚到公司的时候,就听说有人找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顾挽弦,因为这符合她的作风。

    “有事吗?”他并没有五年没见,再次见到之后的喜悦之意,反而语气显得平淡而疏远。

    顾挽弦微微一震,随即脸上展现一丝尴尬,然后又很快恢复笑容,从椅子上站起来,上前就搂住他的脖子,有些不满的冲着他撒娇:“人家昨天回国,你为什么不参加接风宴? ”

    “忙。”乔幕歌冷淡的扔给她一个字,随后扯开了她的手,走到一边,拿起文件翻阅,“这里是公司,让人看到了,影响不好,如果没其他的事情,你可以走了。”

    让她走?

    顾挽弦恍惚间,以为自己听力出了问题,然后耐着性子,笑容满面的走上前,依旧搂着他的脖子,软言软语的哄着他。

    “慕歌,我这不回来了吗!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当初失约是我的不对,但不是为了咱们以后会更好嘛,好啦,我向你道歉,为了表示我态度诚恳,那我中午,就请你吃饭,吃你最爱的!”

    “松手!”

    顾挽弦愣住了,随即有些委屈的样子,“慕歌,你又怎么了嘛。”

    “顾挽弦,我让你松手!!”

    突然传来的低吼声,一时间吓懵了顾挽弦,这绝对是认识他多年来,乔慕歌发的最大的火,而且还是枪口还是对准她。

    顾挽弦一时间完全接受不了,因为以前那个对她,百般温柔的男人,似乎跟变了一个人样的,完全找不到曾经的影子。

    她就眼里闪着泪花,一直看着乔慕歌,将她手狠狠扯开,然后就听到他很冷漠的话。

    “顾挽弦,我们已经结束了!五年前,你离开我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呵呵...

    这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顾挽弦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心里特别的委屈,她梗咽道:“乔慕歌,你说结束就结束啊!那我这次回来算什么!我一直爱着你,从来都没有变过,五年前是这样,五年后依旧如此,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究竟在你心里,把我放什么样的位置了!”

    五年前,顾挽弦说不想结婚,他答应了,那是他两谈恋爱的第六个年头,所以为了完成,她要出国深造的梦想,他可以放弃所有,本想着在她出国前,可以举行一次求婚,哪怕不举行婚礼,只是订婚,至少往后的五年,换他和乔家所有人心安理得。

    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在他求婚的当天,顾挽弦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不吭的提前离开东城,让他在教堂里等了整整一夜,直到顾曜擎送信过来,他才明白,原来在她顾挽弦的眼里,任何人事物,包括他,都比不上她的梦想重要!

    至此这五年间,顾挽弦在也没有联系过他,甚至一个电话也没有,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直到后来,他才打听到,原来在他痛苦的五年间,顾挽弦正在意大利的芬迪总公司混得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