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奴役楼潇潇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29本章字数:3111字

    “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就是过来关心一下,员工办公环境,看了看,还不错!”

    楼潇潇捂嘴笑了笑,于是调侃道:“乔总,你真是位好领导,这么早来公司,就是为了关心下属员工,我们设计部真是蓬荜生辉啊!”

    乔慕歌挑了挑眉,难道在公司有说有笑,打趣道:“当然,我可是公司最有人性的领导,别家绝无仅有,楼潇潇好好干,设计部就指着你们了,好啦,你们吃早饭吧,我走了。”

    楼潇潇乐的很,冲着他离开的背影,挥了挥手:“乔总好走,拜拜!”

    两人回到自己座位,梁念晨就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个保温盒,都还没来得及藏起来,楼潇潇眼尖的就看到了。

    “哟,一大早谁这么贴心啊,居然给我们梁大美女送早餐,难道是乔总?哎呀呀,怎么就没个这样的男人对我呢!”

    楼潇潇坏透了,故意往她身上靠了靠,逗着她,“梁美女,这什么情况啊?嗯?老实交代你和乔总是不是有一腿!”

    梁念晨不由得白了她一眼,将保温盒塞到楼潇潇的怀中,“你喜欢啊,拿去!我和他何止有一腿,有两腿信吗!”

    楼潇潇被逗得哈哈大笑,将东西放回到她桌子上,转头折回到位置上,嘴里还不忘揶揄着:“争来的不香,争来的不香啊!我还是老实的吃自己东西吧,哎...”

    难道,真是他送的吗?

    滴滴,手机短信声突然响了,梁念晨打开手机,正是乔慕歌发来的信息:家里带的,趁热吃。

    哼!她才不稀罕!

    梁念晨将手机扔回抽屉,拿着保温盒,直接走到茶水间,假不思索的扔进垃圾桶,就离开了茶水间。

    他们只是假结婚,只是互相利用的合伙人,所以乔慕歌用不着对她这么好!

    楼潇潇刚将资料送完,准备返回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顾曜擎朝着她走过来。

    “大叔?”

    一晚没睡,顾曜擎还是处于很疲劳的状态,他正揉着眉心,耳边就传来惊讶的女声。

    顾曜擎问声看去,楼潇潇站在他面前,一脸讶异的表情。

    “嗯?怎么了?有事吗?”

    当下,楼潇潇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多少人,随后拉着他就走到了一个隐蔽的拐角处,于是压低着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天啊,幸亏老板没看见,你赶紧走吧,嗯...你上次救过我,要不然这样,抽空我请你吃饭。”

    说完,楼潇潇从口袋里,拿出笔头,发现没带纸,于是扯过顾曜擎的手掌,利索在他手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是我电话号码,要存好哦!不然就没法请你吃饭了!”

    顾曜擎看着她沉默了,半响才冷淡的应了一声:“嗯。”

    “顾总,原来您在这儿,这里有份重要文件,等着您签字呢!”

    突然一道惊喜的男声,窜到两人之中,紧接着公司的某高官,就笑容满面走到两人的身边。

    顾...顾总?

    难道是顾曜擎!!!

    楼潇潇一双眼瞪得老大,这让她万万没想到,眼前救过她的大叔,原来是她们公司的老板!!

    顾曜擎接过文件,都没在看楼潇潇一眼,然后就和高官离开了。

    楼潇潇有些失神,回到办公卓前,哭丧着一张脸,懊恼的很。

    肿么办?她上次可是,口不择言说,顾曜擎更年期到了!

    呜呜呜,顾曜擎要是记仇,开除她了怎么办!

    这么欢快的工作氛围,到哪里去找...

    顾曜擎推开办公室的门,乔慕歌已经在里面,高管识趣的离开,他淡然的走了进去,和往常一样,淡淡的打招呼。

    “早。”

    乔慕歌看着他,一副疲惫的样子,眼里还布着点点血丝,关心的询问着:“一晚没睡么?”

    顾曜擎走到座子坐下来,双手撑在桌上,不停的揉着眉心。

    “嗯,挽弦高烧一夜,我照顾她到天亮。”

    顾挽弦高烧?

    乔慕歌听到后,心不由紧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现太明显,而是漫不经心的说道:“退烧了吗?如果需要医生,告诉我声。”

    “不用了,家里医生足够,今早才退烧,只是人没什么精神。”

    他们兄弟之间,本是没有任何矛盾,只是顾挽弦不知不觉,成了他们彼此间的一道尴尬。

    这么多年,他们之间选择沉默不提,因为说多了,只会伤兄弟感情。

    “嗯,公司这边有我,你回家照顾她吧。”

    “好。”

    乔幕歌走后,楼潇潇就拎着一堆吃的,悄悄溜进他的办公室。

    楼潇潇想弥补,她之前的口不择言,于是趁着闲时没事,跑到公司楼下,买了一堆清淡的东西,因为她早上看到,顾曜擎的精神状态并不是特别好。

    顾曜擎蹙眉,就看到她笑嘻嘻,拿着东西走了过来。

    “你有事吗?”

    楼潇潇点了点头,将东西放到桌子,很贴心的摆放在他面前,不急不忙的解释着:“看你精神不好,想必你早上也没吃,所以我给你买了点吃的,就当是弥补我之前过失。”

    她双手合上胸前祈祷,目光可怜兮兮,“顾总,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当初应该对你言语不敬,所以请你看在,我态度诚恳认错的份上,不要开除我好吗!”

    原来是怕他开除!

    他就说呢,这女人心怎么会这样好,又是给他买东西,又是认错的!

    顾曜擎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嘴角微微上扬,可表情依旧万年寒冰。

    “一顿早餐,就想收买我,是不是太便宜你了!”

    楼潇潇哭丧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模样,眼眶都快要挤出几滴眼泪了,她扁了扁嘴道:“顾总,那你想怎么样嘛?”

    顾曜擎忍不住笑了,无奈的摇了摇头。

    万年冰山,居然还会笑!

    等等,难道今天的太阳,从西边出来的?

    楼潇潇都看呆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乔...总...你...”

    顾曜擎挑眉一笑,一扫阴霾,心里此刻特别想捉弄她,“楼潇潇,免费当我一个月,24小时随叫随到的贴身佣人,我就不开除你,如何?”

    擦!

    原来,这个老男人,想奴役她!

    果然,资本家都是万恶的!

    想她堂堂的楼大小姐,怎么说,在家里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还没伺候过谁呢!现在是怎样,当她菲佣啊!

    顾曜擎转着手中的笔,悠悠调侃,“这不像你楼潇潇的性格啊,不是不畏惧任何困难吗?嗯...那还是算了,反正我顾曜擎从来不强迫任何人,收拾一下,人事部报道吧!”

    妹的!

    楼潇潇牙一咬,心一横,忍气吞声的答应,谁叫今年她犯小人呢!

    “哼,一个月就一个月,Who怕Who!”

    楼潇潇气呼呼的走了,身后的顾曜擎,笑意藏不住,吃着她送来的东西,不知道多香。

    半夜十一点。

    催魂夺命铃声响了,楼潇潇怒的接起电话,一顿咆哮:“大晚上的不睡觉,你神经病啊!”

    “楼潇潇,我饿了...”

    饿了?

    楼潇潇本来就睡的迷迷糊糊,加上又是个陌生的号码,所以她气得回嘴就喷:“你饿了不知道去吃啊,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吃的!”

    电话那头,语气依旧平静,淡淡的说道:“沿江那边有一家,煎海鲜,嗯...就是那家,排队排到马路的,我现在就想吃,赶紧去买送过来!地址我稍后发你手机上。”

    楼潇潇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就说了句:“我不是煎海鲜,也不认识煎海鲜,你走别烦我睡觉!”

    “楼潇潇,明天人事部报道!”

    果然,没过三秒,楼潇潇‘咻’的一下,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手机,瞌睡瞬间惊醒。

    “报告老大,潇潇佣人,一定会完成您交代的艰巨任务!海鲜是吗?煎炸煮,一样一份!”

    “你还有半小时。”

    楼潇潇跳下床,抓起衣服,就兴冲冲的往外跑。

    顾曜擎挂了电话,就将地址发给了她,于是继续埋头工作。

    楼潇潇开车到沿江,都足足用了十五分钟,果真到了晚上,生意真的好到排长队,可排队买的话,估计要到猴年马月,所以她干脆走上前,和最面前的人,好声好气商量一番后,才买到东西。

    抵达顾家的时候,正好是十二点差五分,她坐在车内,就给顾曜擎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大,你要的海鲜,我买了,出来拿吧。”

    “进来。”

    大铁门打开,楼潇潇无奈的开车,送了进去。

    说说看,有哪家公司职员,像她这么苦逼的,下了班还要伺候老板私生活!

    顾曜擎穿着一身睡衣,很笔挺的站在门口等她,楼潇潇放下车窗,将东西递给了他,随后忍不住揶揄着他,“老大,您这大晚上胃口可真好,吃完海鲜,打算胖几斤?”

    顾曜擎笑了笑,伸手靠在她车顶,“再胖也比你瘦,挺准时的啊,楼潇潇。”

    楼潇潇白了他一眼,哼了哼,得意洋洋的就说:“当然,因为我有魅力,所以人家允许我插队了!”

    顾曜擎点了点头,一脸恍然大悟,继续嘴毒着她。“沿江那边路灯不太亮,估计晚上眼神不好使,瞎的!”

    “......”

    楼潇潇突然觉得,原来冰山除了冷以外,嘴还毒,她恨不得抽他几嘴巴,嘴贱的哟,辛苦大半夜买东西给他吃,还被他贬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