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报告老板,昨晚抓小偷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30本章字数:3042字

    第二天,楼潇潇是顶着一双熊猫眼,来公司上班,因为她仅仅只睡了五个小时,说到底害她睡眠严重不足,罪魁祸首就是顾曜擎。

    没办法,谁叫人家是老板,而是她小员工一枚呢,现在她终于深刻明白,为什么资本家都这么的万恶了!

    趁着没人,楼潇潇公然趴在桌子上打盹,梁念晨一转身,正好看到某人睡相十分鼾甜。

    梁念晨不由得起身,走到她跟前,坏坏一笑,拿起桌子上的抽纸,很调皮的在她脸色挠痒。

    楼潇潇先是蹙眉,然后猛地睁开眼,整个人都跟着有些怒了,她刚从桌子上撑起来,目光正好对上梁念晨。

    “你!”

    梁念晨笑了笑,本能的想要逗她,“潇潇,一大早这么困啊?昨晚做什么坏事去了?嗯?”

    哼,她哪能说,是昨晚顾曜擎故意奴役她!不然,不出一天,整个公司都会知道,指不定还说成,她和顾曜擎有一腿呢!

    楼潇潇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能做什么坏事,本小姐又没有男朋友!再说了,也不可能去逛夜店是不是,我可是个清白自律的好姑娘呢!”

    清白自律的好姑娘?

    呵呵,楼潇潇才不是呢!疯起不知道多狂,而且也不知道,是谁当初为了追学校一个学长,脱光了想要睡人家,结果才知道,对方是个基佬,自打那以后,听说,楼潇潇都不相信爱情了。

    梁念晨笑着摇了摇头,“潇潇,我就不揭穿你了,咱们心知肚明就好,可别再睡了,一会儿要开会!”

    楼潇潇一脸苦逼,抱着一堆资料,带着她晕沉沉的脑袋,和梁念晨一起去会议室。

    “顾总好。”

    楼潇潇前脚刚进门,身后立马就传来,精神抖擞的声音,她刚放下手中的资料,回头就看到,顾曜擎精神饱满的走了进来。

    楼潇潇连忙躲开视线,装作没看见,拉着一边的梁念晨,就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位置坐下来。

    对于顾曜擎突然出现在会议室,设计部所有人都感到诧异,要知道部门会议,公司高层从来不会参与,更别说是老板本人了。

    “顾总,今天的会议,您要旁听是吗?”坐在前面的部门经理,同样不可思议的询问。

    顾曜擎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可以开始了。”

    部门会议虽然枯燥,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会议室的气氛特别紧张,甚至带有高压的感觉,几乎所有人报告工作的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楼潇潇和梁念晨坐在最后,自然汇报工作是倒数一二个。

    看着前面还有不少的人,楼潇潇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眼睛更是不自觉眯成一条缝。

    “念晨,快到了在喊我。”

    梁念晨一愣,转头看向她时,就发现楼潇潇很聪明的缩着身子,倒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潇潇...”

    顾曜擎工作时候,是个可以三心二意的人,所以楼潇潇的举动,自然没能逃过他的视线。

    这么困?

    他也才睡了几个小时而已!

    顾曜擎一脸无任何表情,很自然的靠在椅子上,一副很认真的听着正在汇报工作的人,更是当作没看到楼潇潇任何小动作一样。

    汇报工作的进展很快,梁念晨眼看着,还有一个就要到自己了,于是她桌子下的手,死劲的拉了拉楼潇潇的衣服。

    拉了半天,楼潇潇都没任何反应,梁念晨急的身后都在冒汗,她心一横,用力的在楼潇潇的腿上一掐。

    轰!

    一记闷声,楼潇潇惊醒了,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雄赳赳气昂昂的脱口而出:“老板,生煎炸,各来一份!”

    噗!!

    尼玛,生死存亡之际,居然还记得生煎炸!

    梁念晨额头顿冒三条黑杠,尴尬的挡着脸,三秒之后,沉闷的会议室气氛,顿时活了,阵阵哄笑声此起彼伏。

    顾曜擎嘴角狠狠一抽,楼潇潇一脸懵逼样,因为她刚正梦到,顾曜擎在奴役她。

    笑声之后,顾曜擎黑着一张脸,低声沉问道:“楼潇潇,你居然敢开会睡觉,昨晚做什么去了!”

    楼潇潇有时候,其实是个天然呆,脾气虽然暴躁了点,但大部分情况下,是个思想单纯的妹子,甚至比纯牛奶,还要纯的那种。

    “报告老板,昨晚抓小偷去了!”

    噗!!

    梁念晨在一次,被楼潇潇的智商折服,于是整个会议室笑疯了。

    在随后的几天里,楼潇潇的光荣事迹,传扬整个公司,没人不知道,公司有个晚上不睡觉,蹲墙角抓小偷的硬汉。

    猜猜,这是家里得多有钱的主,才能晚上不睡觉,专门抓小偷!

    很快,顾挽弦身体好了,趁着顾曜擎去上班,她打车直奔乔家。

    乔茜刚出院,前脚回到家,顾挽弦后脚就来了,两人见面的场景,完全就是激动加泪崩。

    “弦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乔茜一把抱住她,样子特别激动。

    顾挽弦点了点头,眼眶多少也有些湿润,“嗯,刚回来不久,听说你生病了,所以我特意来看看你,茜茜,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

    乔茜嘴巴一扁,样子很是委屈,“一点都不好,没有弦姐为我挡风遮雨,瞧我就被欺负成这样了。”

    从小,乔茜和顾挽弦的关系,就十分的要好,说是没有血缘的姐妹,可却比亲姐妹关系还要好。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学校,任何时候,任何人,但凡欺负乔茜,基本顾挽弦都都会无条件的护着她。

    可以说是宠,完全是把乔茜堪比亲妹一样的疼,要知道从小到大,乔茜娇生惯养,公主架子惯了,可她却出奇听顾挽弦的话,无条件的那种,自然她们两个人的关系,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好到旁人嫉妒。

    顾挽弦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细语的说道:“没关系,弦姐回来了,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了,茜茜,听说你结婚了是吗?”

    乔茜笑了笑,甜甜的回答:“嗯,弦姐,我有小宝宝了哦。”

    “真的吗?”顾挽弦语气中高兴外,还有丝丝祝福,她拉着乔茜的手,特别温柔的样子,“真好,咱们小公主都快要当妈妈了,弦姐真替你感到高兴。”

    “弦姐呢?是不是也有好消息了?”

    顾挽弦失落的垂下手,样子特别落寞,随即摇了摇头,一脸苦笑:“哪里有,我的心,你还不懂吗?”

    她们是姐妹,亦是无话不说的闺蜜,所以乔茜是知道,顾挽弦和乔慕歌的一段恋情。

    说实话,她虽然不喜欢乔慕歌,因为他的存在,就是和她争家产,但她还是很祝福,乔慕歌和顾挽弦的,毕竟郎才女貌特别登对,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而且如果顾挽弦和她小叔叔结婚了,那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以顾挽弦对她的疼爱,乔慕歌自然不会在家产上和她争!

    算是私心吧,现在的梁念晨,确实没有顾挽弦那样,配得上她小叔叔。

    有些话不知该怎么开口,乔茜很纠结,一双手突然紧紧的抓着她,话中还是透着惋惜之意,“弦姐,你这么优秀,追你的人,肯定很多,想开点吧,有时候太过执着了,真的会让自己受伤。”

    顾挽弦怎么会听不出来,她话里面的意思,声音渐渐显得梗咽起来:“好妹妹,告诉我,她是谁!我为了他这么多年,他如今爱上了别人,叫我情何以堪!”

    乔茜无奈的轻叹一声,眉头紧拧,话语中更是表达出,忿忿不平之意,“我真不懂,乔慕歌是眼瞎了吗!我们家千皓,不要的破鞋,他也喜欢捡回家!论样貌,论家世,她样样不如弦姐你,乔慕歌一定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娶她!自以为进了乔家就万事大吉,仗着小婶婶的身份,可没少欺负我和千皓,自打她进门,乔家没有一天平静的日子,也是拜她所赐,我才躺进的医院!”

    他居然结婚了!!

    顾挽弦脑子一片空白,呼吸都跟着紧促起来,这个消息来的太快,她一时间都没办法接受。

    她最爱的男人,居然和别的女人结婚了!那么,她这五年的等待,算什么?

    乔慕歌,又将她置于何地!!

    顾挽弦的眼泪下来了,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她心里悲痛万分。

    乔慕歌,你对得起,我这么多年等待吗!

    乔慕歌,你这个混蛋!

    梁念晨得知,乔茜今天出院,张慧娟会把她接到家里住,直到修养好,所以早前乔慕歌,就告知她,回家尽量避着乔茜,免得又吃亏。

    梁念晨是个聪明人,经过上次的事情,她以后看到乔茜,绝对不会搭理这心机婊的女人,虽她怎么闹腾,她全当视而不见。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新仇旧账,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梁念晨下班回乔家,正好管家在准备晚饭,她准备上楼回房,正好就看到乔茜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房间,看样子是要下楼。

    学会尊老爱孕,这是中华民族优良传统!

    于是,梁念晨就楼梯口,等着她门先下楼,她在回房,这样总不会有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