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青锋山上青峰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5本章字数:2832字

    青峰山上有名家,从来闻名不现影。

    啸剑飞来破云下,辉光落尽是仙侠。

    青峰山,青峰门,青峰仙,青锋剑。

    青峰山上有门,名青峰门。青峰山下有城,名青峰镇。镇上有户,尹姓,乃大户。善商贸,家财万贯。家主尹贺翔,乐善好施,福庇十里八乡。乡亲皆称之为善老爷。夫人尹万氏,虽已中年,但风韵犹存,气度雍容,与乡野村妇有如云泥之别,端得是个大美人。还有一独子,七岁,生得面目白静,乖巧可爱,众人皆疼惜之。

    一日,镇上忽现两个怪异道士。缘何怪异?二人道袍一新一旧。新者,油渍污迹到处皆是,肮脏不堪;旧者,虽有万千补丁,却纤尘不染,十分干净。偏这一干净一肮脏的道人,还是携手而行,却又冷着脸,行走时相隔三尺有余。

    路人见这两人,纷纷皆侧目避让。二人也不介意众人之指点与私语,在路上行了一段路后,拐弯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茶棚,要了一壶茶水,坐了约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内,两人谁也未说话,那壶茶水也是一丝没沾。半个时辰后,干净道士忽然喊住了从旁边经过的小二,招手让其附耳过去。

    小二附耳,道士在其耳边说了些什么,小二又回答了几句。道士点头竖掌还礼后,与肮脏道士二人携手离开了茶棚,拐入了旁边的一条小巷中,渐出了众人视线。

    镇东面,有一大宅,高墙白瓦,红门高匾,是镇上少有的气派。正是尹府。忽然,尹府的红漆大门被嘎吱一声从里面拉了开来。

    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踉跄着从里面仓皇逃出,边逃边往后看,鲜血背后的双目中满是恐惧,极致的恐惧。

    只是,此人的脚刚跨出高高门槛,踏到那平整的大理石台阶上时,忽然突兀地停住了。约一个呼吸的时间,那原本完整的人忽然无声地炸裂了开来,随着漫天的血花飘落,无数血肉碎块带着啪啪地声响落满了整个灰白的大理石台阶。血水顺着大理石纹路,悄无声息的蔓延,仿佛在画一道邪恶的道符。

    门口路上,有一行人目睹了这一幕,瞪圆了双眼,却是吓得连尖叫都喊不出声。有血液溅落在他的脸上,温热的感觉将他从极端的惊恐中唤醒了回来。

    顿时,尖叫打破了这诡异的安静。

    路人连跑带爬地离开了那里,才刚走,尹府内忽有光芒冲天而起,一青一红,在尹府上空画了一个圈后,朝着西方迅速遁去。

    青峰山,高约七百多丈,直耸入云。从山脚抬头看,只能看到缭绕在半山腰处的似真似幻的云雾。众人皆知,青峰山上有名门,却从未真的寻到过。凡上山寻仙门者,入云雾后皆无功而返。

    然,云雾背后,依然是青峰山。只是,山势渐缓,山林更为茂密,石阶小径更为幽深。小径两旁,有飞檐隐露林木之间。小径巡山势而上,直至山顶,山顶处原本的山峰却像是被削去了一般,成了一个方圆几百丈的平台。平台上,无任何树木,只有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

    而值此尹府中有光遁去的瞬间,云雾背后,安静的青峰山间忽有钟声响起,铛地一声,有如晴空霹雳,回荡在青峰山顶,余音不绝。

    瞬息之后,有光芒不断从青峰山顶各处冲起,在空中一掠而过后,落向青峰山顶的平台之上。

    平台上,大殿巍峨雄伟,琉金的殿檐之下有黑色长匾,匾上有书金色大字——平步青云。此乃青云殿。

    青云殿前,有偌大汉白玉石铺就的广场。数道光芒带着流光的尾巴,在广场上落下。光芒散去,显出了几个挺拔的身影。几人各自相顾,脸上神色不一,有茫然,有忧虑,还有淡漠。

    而后,青云殿后,又有光芒冲起,片刻便掠过了青云殿上空,落到了广场之上,是一个身穿褐色长服,年过半百的男子。

    之前几人见到他,纷纷躬身抱拳行礼:“见过年长老!”

    年长老点头,然后问:“可知是何事?”

    几人纷纷摇头,正在此时,青云殿内走出一人。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青色道袍,一双同样洗得发白的黑色布鞋,显得无比朴素。身前,洁白胡须随风微舞,面容却犹如婴儿般平滑有光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却又似看尽沧桑,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郁色。

    此人一出,广场上几人除那年长老外,皆躬身行礼,呼:“见过门主。”

    原来是青峰门主,青一道人。

    青一道人略蹙着眉头看了一眼空无一物的天空,开口,声音苍老,透出一丝疲惫:“三十年前,众道门约定,百年内不出世。却不料,才三十年,就已有人耐不住寂寞,破了规矩。看来,天道寂寞,道心难固啊!”

    话音落下,众人皆寂然。半响后,有一人往前一步,恭声问:“师兄,要不派个弟子下山去打探一番,看到底是哪个门派先坏了规矩?”

    青一道人略作沉吟后,点头:“也好!不过,三十年未出世,如今天下形势不清,万事皆需谨慎,不可冒失!”

    “是!”

    青一道人点头。刚才说话之人并未立即退去,而是等待着。青一道人仰头看向了万里无云的天空,眼睛微眯!

    忽然,他左手抬至胸前,四指微动掐了一个指诀,口中轻喝:“归!”

    天空之上忽有一个地方,有浅至不可见的波纹荡漾开来,而后,一点青光在波纹之间亮了起来,且愈来愈亮。半响之后,忽电射而下,只朝着青一道人飞来。

    青光破空,厉啸不止。其余几人脸上纷纷现出激动之色。青光至青一道人身前三尺之处忽然顿住。

    青一道人看着那团朦胧的青光,目光渐渐温柔,有如在看一个自己的孩子一般。他忽然散去了手中的剑诀。

    青光也渐渐散开,露出了一柄不足一尺的短剑,且是断剑。剑身似乎从中间被硬物劈断,前端不知去了何处,只余下一个青玉做就的剑柄和一截不知是何材质,却呈着一种鲜亮的藏青色的剑身。

    青一道人伸手,将剑柄握在了手中。一人忍不住激动,声音微颤着高呼了一声:“天佑我青峰一门,恭喜师兄!”

    青一道人反手将断剑收入了袖中,脸上却未同他们一般露出喜色,反而露出了一丝忧色,道:“何来之喜!”

    那人回答:“三十年前,青锋随上一任门主失踪,从而导致我青峰门在那一场大战中落入下风,损失惨重!如今青锋重归我青峰一门,雪耻之日不远矣!”

    青一道人闻言,摇了摇头,淡淡道:“青锋不过是一把剑,何来如此大的能力!”

    那人面上涌起一丝不甘之色,还欲说话,却被年长老拦下。年长老走到青一道人面前,道:“既然百年约定已破,山门也可重启,不必再守约了!”

    青一道人看向他,眼睛微眯,问:“这是长老堂的意思吗?”

    年长老沉吟了一下,道:“这是大长老的意思!”

    青一道人闻言沉默,旋即看向另外几人,道:“没其他事的话,都散了吧!下山之事,安排两个稳重的孩子去!”

    另外几人闻言,都散了去。广场上只留下了年长老和青一道人二人。

    青一道人忽问:“你说,师父还活着吗?”

    年长老闻言,微愣,旋即脸上露出一丝悲色,道:“既然青锋已归,想来……”年长老没有再说下去,但其中意味已明!

    青一道人脸上掠过悲怆之色,问:“他当年为何要走?”

    年长老摇头回答:“他的想法,从来没人猜透过!”

    青一道人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旋即又很快将那些悲怆和苦笑都收了起来,恢复平静,看向年长老,道:“既然青锋已归,那师父的灵牌也可放入宗祠了!此事,还请长老与大长老说一声!”

    “你放心!若没其他事的话,那我便先回后山了!”年长老说完,见青一道人点头,便化作了一道红光冲上了天空,飞向了青云殿后。

    青一道人仰头看着那道光芒飞远,然后转身往青云殿内走去。即便此刻正是阳光明媚之时,可青云殿内依然一片阴暗。

    他的背影从光明中一步步走入阴暗之中,渐渐的,愈来愈挺直,仿佛一把剑,正在出鞘,一丝丝锋利的气势正在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