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独一无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6本章字数:2364字

    尹相纶,三岁便能成诗,说是神童也不为过。他的父亲尹贺翔,也是个文人,家中藏书不下数百本,各个方面都有涉猎,其中便有有关医术的书。他自然看过,虽然因为不是很感兴趣,并未深涉,但也了解一些基础。那‘乞丐’手指所点的位置,正好是他的神封穴。

    神封穴位于膻中穴旁三指宽处。在医书上,这个穴位并不是一个十分突出的穴位,可尹相纶没想到,这样一个不是很起眼的穴位,那人似乎只是随手一点,却让他如中了神话传说中的定身术一般,浑身动弹不得,就连视线都禁锢住了,唯有听觉还完好。

    ‘乞丐’定住他后,揪住他的衣领,就回到了石桥前。‘乞丐’刚将他放下,那美丽女子也拎了一个人回到了石桥边,女子手一松,被她拎在手中的人顿时砰地一声摔倒在尹相纶的脚边。和尹相纶不同,那人并未被定住。

    尹相纶的视线不能动,只能看到眼前的一些东西,他看不到他脚边的人是谁,是不是之前那位没了父亲的小女孩。但他能感觉到,那人很快地瑟缩了起来,贴着他的腿,不住地颤抖着。

    恐惧这种情绪是会传染的,刚才被‘乞丐’一手神奇的点穴术给转移了注意力的尹相纶,不由得也开始害怕起来。

    从他被抓来到现在,他一直在努力安慰自己,还有逃出去的希望。可是,到了此刻,似乎已经不能再欺骗自己。所以当那一丝好奇心淡去,恐惧便有如雨后的春笋一般,疯狂地在心底滋长了出来。

    他想,如果不是那‘乞丐’定住了他的身体,或许他也会像他脚边的那个人一般,瑟瑟发抖吧。

    想到这,不由自嘲,没想到这‘乞丐’还间接帮着他在死前保留了一丝尊严。

    就在尹相纶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忽然从他的脖子上摸了过来。他虽被定住了身体,却还有感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处迅速窜起,厚厚的鸡皮疙瘩迅速冒了出来。

    那只手,游走得很慢,抚摸得很细心,仿佛是狂恋的情人在感受爱人的每一寸肌肤一般,透露出无限的眷恋。可这种眷恋放在这里,却让尹相纶心中一阵阵的发冷。

    半响,他终于知道了那只在他身上肆虐的手是谁的了。是那个青面人。尹相纶眼前忽然一花,那青面人便站在了他面前。

    距离近了,他看得更清了。原来,青面之所以是那么一副怪异得令人悚然的模样,是因为他的脸上涂抹了一种东西,像是女孩子的脂粉一般,很细,还有一种淡淡的味道。不香,微涩,有点像是青草的味道。

    青面忽然笑了起来,尽管知道他的脸上是抹了东西的缘故,可看着那如抹了鲜血一般的红唇,依然会觉得毛骨悚然。

    青面许是看出了他眼中的惧意,所以他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忽然,他伸手勾起了尹相纶的下巴,端着脸左瞧右瞧了一番后,抬头对一旁地‘乞丐’吩咐道:“这个先留着,我有用,你再去带一个过来!”

    尹相纶心里一突,他并不觉得青面这句话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暂时解脱,反而益发让他心里恐惧。许是青面的那张面孔在他心中留下了太多的影响。

    ‘乞丐’听了青面的话,没动,问:“鬼面大人,这小子身上有什么特殊吗?”

    ‘乞丐’口中的鬼面,也就是青面。只见他微微一笑,道:“自然,这普天之下,可能都找不出第二个和他一样的了!”

    除了那一直笼罩在黑雾中的人外,其余五人闻言,都露出了好奇之色。那竹竿打量了尹相纶一眼,撇了撇嘴,道:“看不出有什么出奇之处!”

    鬼面忽地看了他一眼,竹竿脸色微变,迅速闭了嘴,不再说话。乞丐轻轻地哼了一声,像是在嘲讽竹竿的自以为是和不识时务,然后转身又去了石洞那里,抓了一个人出来。

    被抓的是个男孩,或许是因为他想抵抗,哇哇地喊了些什么,不过第二句话他都没有说完,便被乞丐点了穴,顿时又静了下来。

    这时,尹相纶脚边蜷缩着的人忽然呜咽了起来,或许是他觉得死亡已经临近,所以忍不住哭了起来。听声音,尹相纶认出了脚边的人,正是之前那个女孩子。

    忽然间,他有那么一丝希望,脚边的人不是她,或许是因为她是这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子。

    乞丐已经到了桥头。

    鬼面看向一直没说过话的笼罩在黑雾中的人,问:“开始吗?”

    大约有三息的时间,黑雾中才传来那人的回答。那声音,很嘶哑,很低沉,还透着虚弱,像是久病未愈。

    他说:“你去准备吧!”

    鬼面手一挥,两道黑雾从袖中飞出,卷住了那一男一女,漂浮了起来。然后他走上了石桥,一男一女在黑雾的包裹下悬浮着跟在他身后。这时,乞丐轻声问鬼雾中人,声音恭谨:“鬼面大人一人行吗?”

    鬼雾中人似乎看了乞丐一眼,乞丐低下了头。然后,那嘶哑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和虫姬一起去帮忙吧,耿家兄弟就去入口那里守着,以免有人找过来坏了大事!”

    “那我呢?”鬼雾中人刚说完,竹竿便迫不及待地问。

    “你……去准备下接下去的计划需要的东西吧!”鬼雾中人说完,竹竿便兴奋地应了一声,然后就往地下河的下流走去。

    那里黑黝黝的,看不清有些什么。

    鬼面已经走到了湖中央的祭台边,长着长长指甲的双手轻轻舞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继续往前,慢慢往祭台中央飘去。

    尹相纶的脸正对着那祭台,十分清晰地看着这一幕。这一男一女,飘到中间的石柱处后就轻轻落了下来。他们身上裹着的黑雾散开,往鬼面处飞来。可是才刚动,原本已经安静了下来的那八具棺材顿时又响了起来,咯吱之声愈发的尖利。忽然,有一声尖啸从其中一具棺材中传出。而正在这一瞬间,站在尹相纶右前方的黑雾中人,他身周的黑雾突然剧烈的翻涌了起来,似乎此刻他的心情正十分激动。

    而他也确实十分激动,从他微颤的声音中也可听出来:“快点,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站在祭台边的鬼面,看着那两道迅速被几股无形的力量撕扯进各自棺材中的黑雾,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听着后面激动的声音,他没理会,蹲下身,左手不知从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匕首很普通,但若尹相纶看到,便会认出,这真是他从青峰镇带到青峰山,又带下青峰山,曾经他亲自用它刻下了最亲的两个人的墓碑,那把匕首。

    鬼面拿着匕首在他右手的手腕上轻轻一划,刀刃划过他微黑的皮肤,顿时有血液涌了出来,只是,血液的颜色有些奇怪,并不像常人那般鲜红,而是暗红的颜色。

    他握紧拳头,翻过手腕,鲜血滴落在祭台上的深刻的纹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