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1生死不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6本章字数:2093字

    就在尹相纶苦思不解时,鬼面却忽然平静了下来,看着尹相纶若有所思的脸庞,嘴角忽然泛起一抹阴森的笑容。

    “嘿,小子,你叫什么?”鬼面忽然问道。尹相纶被惊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看向鬼面。鬼面眼中忽然有一抹绿芒亮起。

    尹相纶心头猛地一紧,直觉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鬼面的手指落到了他的眉心印堂穴处,这是一个人的神府所在,精气神的关键之处。尹相纶只觉得眉心一凉,然后便有尖锐的疼痛从眉心处蔓延开来,像是有什么东西真在拼命地往里面钻。

    尹相纶本能地抗拒着,他想伸手去推开身前的鬼面,可是他却悲哀地发现,他根本动不了。他的精神,灵魂,像是被人从身体中剥离了一般,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他连眼睛都无法闭上。他眼睁睁地看着鬼面眼中的绿芒愈来愈亮,然后他的眉心处的疼痛愈来愈盛。

    疼痛像是一柄已经使用了很久很久的大刀,正用它已经卷刃的刀口一下一下地往他的脑袋上砍着。

    冷汗从额角滚落,划过毫无血色的脸。尹相纶快要支撑不住了。而对面,鬼面的神色却是愈来愈严峻。

    对于他来说,正在做的事情,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一丝一毫的意外都有可能会给他带来危险。

    可是,就如之前鬼雾所说,这个小子身上有古怪,他用出了全部的精神力量,竟然都不能攻破这小子的印堂穴!

    不过,这是迟早的事!想着,鬼面嘴角处就勾起了一抹志在必得的得意。而正在这时,已经坚持了有一炷香时间的尹相纶终于坚持不住,他一直因为不能动而僵硬的身体忽然软了下来,眼睛也渐渐地闭上。

    鬼面面色一喜,跟着也迅速闭上了眼,收回了手指。紧接着,眉心处,有一点银光在皮肤下亮起,然后往外突,像是要从他的皮肤下冲出来。

    那点银光挣扎了一会后,终于成功突破,在空气如电光一般飞快掠过,撞在了尹相纶的眉心处。尹相纶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但很快,就消失了,又恢复了一副漠然的表情。

    银光在尹相纶的眉心外停留了一两息的时间,然后开始慢慢地往皮肤下渗透进去。这个过程进行得很慢。但,再慢也有结尾的时候。

    终于,那点银光完全钻进了尹相纶的皮肤下,在他的印堂穴处闪亮了一下后,渐渐沉息下来。

    黑暗中,时间似乎过了很久。石柱上,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像是两具尸体,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不曾有。

    突然,一道吸气声猛地响起!尹相纶睁开了眼,两眼中,右眼中透着些淡金色,左眼中却透着些青色。

    这时,尹相纶的脸突地扭曲起来,像是极为痛苦。两只眼中,光芒不断变化,一会金一会青,看着十分诡异。

    一会后,尹相纶忽然张嘴发出一声怒吼:“金刚经!你跟地藏寺是什么关系?你不是青峰门……”

    这声音嘶哑难听,根本不像是尹相纶的声音,且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惊恐。这声音还未说完,便戛然而止,紧接着,又一道怒喝传出,这一次的声音才是尹相纶的声音。

    “滚出去!滚出我的身体!”

    话音刚落,便见尹相纶右眼中的金光忽然大盛,似欲喷薄而出。他忽然咬牙,使尽全力指挥着自己的身体盘膝做好,双手平放胸前,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叠好,结了个金刚卷中所画的法界定印!

    做这一切,用了很久。刚做完,尹相纶右眼中的金光已黯淡了不少,这时,右眼中的青光一亮,顿时,刚叠在一起的双掌又分了开来!

    “混蛋!滚!”尹相纶口中又爆出一声怒喝,右眼中的金光又是一亮,双手又缓慢地,重新叠到了一起。

    这一次,尹相纶不敢再松懈,刚叠好,口中便念起了金刚经。经声刚响起,尹相纶的印堂穴中便有银光亮起,较之之前,这一次的光芒要若了不少。那点银光,像是想要往外逃,可是在皮肤下,有一层淡淡的,肉眼几不可见的金光,阻挡住了他。

    若是有人此时将耳朵贴近了尹相纶的眉心,应该就能听到每一次银光和金光的撞击,都会有一声弱不可闻的声音从印堂穴中传出,像是人的惨叫一般。

    经声从开始的艰涩,逐渐变得通顺,而眉心处皮肤下的那一层金光也渐厚渐亮。那点银光似乎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愈发暴躁了起来,在印堂处左突右冲地。尹相纶的脸上,时不时有痛苦之色掠过,但都被他生生忍了下来,坚持念着金刚经。

    经声渐渐宏大,在黑暗的地底空间中传了开去,隐隐有回声从四周传来,像是有很多人在和一般。

    眉心处的那点银光忽然停了下来,像是累了,像是放弃了。

    经声顿了顿,而正在这时,那点银光忽然暴涨,眉心处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了起来。

    尹相纶的脸色逐渐扭曲,痛苦之色愈来愈浓!终于,他再也维持不住金刚经,双手捧着脑袋,倒地惨叫起来。

    伴随着他的倒地,一点银光从他的眉心破出,直飞对面的鬼面,没入了他的眉心处。

    而尹相纶的眉间,有一丝一个指节长的红线渐渐浮现,细细的血珠逐渐滋出,然后顺着眉心淌下!

    鬼面睁开了眼,尹相纶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颤抖着,口中发出断断续续微弱的呻吟!印堂穴是精神所在,一旦被迫,饶是神仙,也是非死既痴!鬼面盯着眼前的尹相纶,眼中怨毒无比,忽地,他伸手一掌猛地拍在了尹相纶正在瑟瑟发抖的身体上。

    顿时,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从石柱平台上飞了出去,落入了远处的黑暗中,砰地一声闷响后,空间里又恢复了安静,而尹相纶,生死不知。

    鬼面收回手,眼中恨意不减,忽然他眉头一皱,嘴一张,一口血吐了出来,血落在身前的平台上,颜色较之之前在祭台上流出的血要深了许多!

    “又是那些老秃驴!怎么哪里都有他们!”鬼面嘶哑的声音在地底空间中响起,有说不完的憎恨和怨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