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2实力悬殊(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3111字

    离鬼面坐的石柱大约十丈开外,有一根比鬼面身下的石柱还要粗上不少的石柱,离石柱不远,就是地下河。

    石柱的底端,尹相纶躺在碎石堆中,一动不动,像是已经死了。

    而,祭台那边。那个神秘而血腥的仪式,似乎快要进入尾声。中央石柱上的那个黑雾中人,嘶哑的声音近乎嘶吼一般,念着他那无人能听懂的咒语,声音隆隆地回荡在地底空间中,祭台上,已经堆满了一具具的尸体,那些尸体大都都是些稚气未脱的孩子。

    祭台边,乞丐一脸狂热地盯着那些棺材。倒是,虫姬至始至终都是一副平静得有些漠然的样子,像是没有任何东西或者事情可以打动她!

    棺材中,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传出,静静的,不知在酝酿着怎样的凶险!

    黑雾中人,声音又高亢了几分,几个怪异的音调喊出之后,蓦然停下!刚停下,八滴鲜血从黑雾中飞出,分别飞向八具棺材前的八根石柱,在顶端的一个凹洞中落下。然后有红光亮起顺着石柱涌入了各自对应的棺材中。

    棺材中顿时又有抓挠嘶吼的声音传出,透着浓浓的不甘和愤怒!

    正在这时,远处,有打斗的声音传来!

    虫姬闻音,朝着甬道入口处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边有几道亮光不断闪烁!她漂亮的脸蛋上依然平静,转回头抬眼看向石柱上的黑雾,声音清冷:“青峰门的人找到这里了!”

    “乞丐去帮忙,虫姬留在这里!”黑雾中人沉声下令,声音愈发嘶哑,隐隐透出一丝虚弱。显然之前的那一段冗长的咒语并不只是简单的念完而已!

    乞丐闻言,脸上露出一丝不甘,但并没有说什么,躬了躬身,转身朝着甬道入口处疾掠而去!

    乞丐刚走不久,黑雾中人又出声:“看来他们还是没吃饱啊!”

    说完,站在石柱上的他动了一下,像是看向了虫姬。虫姬看了他一眼,接着抬手,指尖在雪白的皓腕上划过,一道血线随之出现,鲜红的血液立即涌出。虫姬并未就此停下,翻手在另外一只手的手腕上也划了一下,鲜血顿时涌出。

    黑雾中人似乎呵地轻笑了一声。

    虫姬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血液一滴滴地滴落在血液上。忽然,似有风吹过,将正在滴下的血液吹歪了它的轨迹,落到了祭台边缘处,微微泛白的石头上,鲜血溅作了一个圆。圆形的图案中,似有细细的东西正在慢慢蠕动!

    甬道入口处,一堆人打做了一团,不过从各自真元的亮度来看,明显,黑雾人这一边的三个人明显占了优势!

    找到这里的是,二牛一伙四人!此刻才交手不过须臾时间,老六余石已经受了那耿家兄弟其中一人一掌,虽说他最后时刻避开了重要部位,打在了他的右肩上,但耿家兄弟跟他,两人之间的修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这一掌落下来,顿时就让他失去了战斗能力,只能远远地躲了开去。

    而乞丐的加入,让这本就不占优势的四人更加的捉襟见肘,险象环生!

    没过多久,白起在耿家兄弟的攻击虾渐渐离开了裕安三人,原本正在与裕安缠斗的乞丐,忽然转身,脚下一滑,便到了白起背后,举起拐杖就往他背上打去!而白起虽然感受到了危险,但前面还有耿家兄弟二人,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事出突然,裕安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以牙还牙,希望能攻敌自救!当即,手中剑一抖,剑上清光亮了一分,决然地往裕安背心处刺去。

    而二牛那边,从未参与过真正战斗的他,从开始动手到现在基本上都是在裕安三人的保护下,此刻见到白起危险,口中怒吼一声,就冲了上去。

    一双拳头带着微红的光芒,义无反顾地朝着乞丐的脑袋砸去。而正在这时,那耿家兄弟二人却相视一眼,一人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手腕忽然一翻,原本应该要刺向白起的剑,忽然从白起腋下穿了过去,直袭正好冲到白起背后的二牛腰眼处!

    这人的腰眼,也是一处要害,刺中后,不死也是重伤,绝无再战之力!裕安脸色大变,大叫:“二牛,小心!”

    声音刚落,一道金光乍亮,除了离得远的余石,其余几人都纷纷闭了下眼。金光中,一座小塔叮地一声撞上了耿家兄弟的剑,正是金塔乾坤。耿家兄弟的剑尖一弯,然后身子震了震,脸上红潮涌上,半响才褪下。

    而乾坤却是纹丝不动,漂浮在二牛身侧,只金光略微晃了晃。二牛惊喜地低头看了那金塔一眼,也不顾此刻危急的情况,喜道:“没想到那暴脾气竟然给了这么好一个东西!”

    二牛口中的暴脾气,自然是他师父黄奕中。旁边的裕安和白起闻言,脸色抽了抽,没说话。而那乞丐和耿家兄弟,看到乾坤,各自相视一眼,脚下一点,飞身退开了一丈。

    裕安三人见状,也不跟上,以他三人的实力,刚才若不是乾坤,恐怕此刻已经都受了伤了!

    本来就实力有悬殊,若再受了伤,那恐怕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裕安一边抓紧时间调息,一边扫了一眼白起,见他除了脸色有些白之外,身上并无伤处,心中微微一松,然后看向一丈外的耿家兄弟和乞丐,大声喊道:“三位,我们只是来找我们的师弟的,只要三位将我们的师弟还给我们,我们立即就离开这里!”

    耿家兄弟刚要说话,却被乞丐抬手拦下。乞丐扫了一眼已被二牛捏到了手中的乾坤,眼中有一丝凝重之色一闪而逝。乞丐哂笑一声,道:“你这年轻人,说话还真是可笑!你们的师弟丢了,干我们何事?”

    裕安闻言,捏着剑柄的手紧了紧,正欲说话,被白起打断:“师兄何必与这些邪道中人浪费口舌,就一句话,交还是不交!不交,就打!”

    白起话音落下,他手中的那柄铁剑便嗡地一下响起一声剑鸣,像是在附和白起杀气凛然的话!

    乞丐拿眼打量了一下白起,又扫了一眼他的那把大铁剑,道:“性格不错,剑也不错,可惜……就是短命了些!”

    一说完,乞丐未动,那耿家兄弟就先动了!两柄长剑,同时杀向了站在最前面的白起。白起没想到他们这些人竟然如此无耻,还在说着话就动起了手,措手不及之下,躲开已是来不及,只得将长剑往胸前一横。

    只听得叮叮两声,一股大力压在剑上,大剑瞬间就撞到了胸前,白起脸上一红,喉间闷哼了一声,身子飞速往后退去。

    两人一击虽未竟功,但已让白起受了伤。其中一人立即调转剑锋,朝着想要过来帮忙的二牛攻去。

    二牛修为比白起还要差一些,甚至比余石还要差一些!他虽然能凭着手中的乾坤,勉强能保得自己安全,却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眼睁睁看着白起在另一人剑下苦苦支撑!

    而在耿家兄弟动的时候,乞丐也动了,手中拐杖忽然断作了两截,一手抓住一截,轻轻一甩,两截拐杖的一端各自冒出了一截雪亮的刀刃!

    裕安看着虽然年轻,像是二十多岁,可实际上,他在青峰门已然有三十多年!三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他虽然并未亲眼目睹,却也耳闻过一些!

    看着眼前那两柄雪亮的刀锋,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人名!

    嗜血双刀,魏南初!

    裕安大惊,脱口就喊出了魏南初这个名字。本来已经动了的乞丐,身形顿时一顿,看着一脸惊容的裕安,脸上闪过些惊讶,有些复杂地说道:“没想到,如今还有人记得这名字!还真是难得啊!”

    裕安听到乞丐的回答,神情更惊,愣愣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

    乞丐闻言,冷笑了一声,道:“魏南初确实已经死了!如今世上,已经没有魏南初了!”

    说着,乞丐又欲动手。裕安见状急声喊道:“不!你就是魏南初!你怎么能跟这些邪魔歪道同流合污!你难道忘了三十年前你是怎么死的吗?”

    乞丐的眼中忽然红了起来,口中呵呵笑了起来,那笑声,落入耳中,让裕安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良久,乞丐才收起笑声,他眼中已恢复正常,低头看着手中的双刀,低声道:“小子,看在你能认出我的份上,你有什么遗言,想要传回青峰门的,我必会帮你送回去!”

    “前辈何必如此,如今回头还不晚!”裕安还想要争取一下。他知道靠打他们是绝对打不过眼前这三人的。虽然二牛又乾坤,但是这乾坤在三十年前受损,如今修复到什么程度还不知,就算修复完好,以他们几人的实力也不可能发挥出乾坤的真正实力!所以,他想说服魏南初帮他们,可是这魏南初似乎在三十年前受了什么刺激,竟是心性大改,和三十年前的那些传言中相比,判若两人!

    裕安一边说着,一边暗中捏住了一个剑诀!那魏南初,听得裕安的话,却哼了一声,道:“回头?何须回头!”说罢,双刀一错,两道剑光直袭裕安胸前。同时,脚下一点,人在剑光后,同样朝着裕安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