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3实力悬殊(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3265字

    裕安早已有准备,一边往后退去,一边举剑连着划了三个圈,快速无比。三道清光先后飘出,接连撞在了那两道刀光之上,三声噗噗之音后,刀光虽未被挡住,却已被削弱了不少,已不足为虑!可是,剑光后,还有魏南初这个人!

    三十年前,魏南初本是一个籍籍无名的散修,无门无派!听说,他本是一个孤儿,后来偶得奇遇,得到了一本剑道孤本,加上他本就天赋出众,潜修多年后,在三十年前的那场大战里,一举成名!

    他为人直爽,颇负名声!而后来,或许是天妒英才,传言说他在与一伙铁血宗的战斗中,不幸身亡!

    这事情,裕安听自己的师父赵立国也说起过。没想到,这本该是死了的人,此刻却站在他面前!要知道,三十年前,他就已是和赵立国同一层次的人了,三十年后,他的修为又该到了怎样的程度!

    裕安与赵立国对过招,他从来就挺不过三十招。那么和魏南初呢?

    裕安不敢想,也不想想!因为他现在需要的是勇气,而不是畏惧!而正在他准备奋尽全力与这魏南初一战时,忽听得身后一声怒吼,饱含痛楚!

    顿时,心中一惊,本能地转头看去。

    魏南初无论年岁还是战斗经验都要比裕安丰富许多,他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眼中寒芒一闪,脚下一错,身影一闪便到了裕安转头的另一侧,举刀就往着裕安的脖子上砍去!

    那一声惨叫,是二牛发出来的。原本与白起缠斗的那人不知何时到了他的身后,等他发现时,剑已到了他背上,他只能勉强侧了侧身体,避过了脏腑要害,看着胸前透体而出的剑尖,和从伤口处传来的一阵阵钻心的痛楚,让他觉得愤怒无比!

    他的眼睛瞬间通红,似有火焰喷出一般,也不管那透体而出的长剑,怒吼一声,举起乾坤就往身前想要补上一剑的人脑袋上砸去。

    身前之人见二牛一副不要命的打法,倒是有了些忌惮,脚下一顿,退开了一步。这时,身后的那人手一缩,长剑顿时从二牛的身体中退了出去,剑尖带着一缕血线飞出。

    吃痛的二牛又是一声怒吼,也不知是被愤怒冲昏了脑袋,还是疼痛让他泛起了迷糊,只见他举起乾坤就往胸前的伤口戳去!

    而裕安那边,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眼看着就要人头落地,忽然白起的大剑飞来,笔直地朝着魏南初砸去!

    若是魏南初不躲,那么裕安必死的同时,他魏南初即使能凭着强横修为保住不死,却也定会重伤!

    人说,越是活得久的人越是怕死!

    魏南初活得比裕安久,所以他躲了!裕安逃过了一劫,可救了裕安的白起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靠在湿润冰冷的墙壁上,刚才偷袭了二牛的那人此刻又偷袭了他。他的剑离着他的面门只有不足三寸,他一手紧紧抓着剑身,鲜血不断地从握紧的手指间渗出,将他那一身干净的长袍滴得倒处都是,像是染上了一朵朵盛开的梅花!

    另一手则紧紧捏着剑诀,大剑逼退了魏南初之后,便立即掉头朝着他身前的耿家兄弟冲去!

    耿家兄弟,忽然松开了剑柄,但剑上力量却丝毫不减。他松得,白起松不得!只见,耿家兄弟,转身一掌拍在了那袭来的大剑上。大剑顿时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哐啷不生不知落在了何处!

    大剑之所以能御空飞行,那是因为白起的精神力量附着在其上。此刻大剑被耿家兄弟拍飞,白起的精神顿时受创,当即脸色一红,那一口忍了再忍的鲜血终于再也忍不住,噗地一声喷了出来!

    这边一动,那紧抓着剑的手也跟着松了松,本就剩下三寸的距离一下就没了!剑尖带着冰凉刺入了眉心的肌肤,再往下半寸,便是印堂穴。印堂穴破,那他即使不死,也是生不如死了!

    白起似乎听到了肌肤撕裂的声音,那是死神降临前的奏乐!

    他看着眼前那张蓦然的脸,眼神有些茫然!

    三十年的闭门不出,让青峰门的大部分弟子都未经历过战斗,不识真实战斗的血腥!这些弟子,包括白起!

    白起是个孤儿。三十年前的那场动乱,让他成了一个孤儿!是赵立国,将他带上了山,收入门下!

    三十年的清淡生活,他以为生活会一直如此!他不爱说话,但他并不是真的冷漠。否则他刚才不会弃自己于危险之中而去就裕安!

    相反,他很珍惜这些师兄弟!他们,于他来说,就是家人!包括,那个新来不久的尹相纶!

    而现在,死亡已经在眼前,眼前忽有一幕幕场景掠过,都是他在青峰山上的场景。而上青峰山之前的事情,他却都不记得了!

    这让他觉得有些迷惑。古人有说,人在死前,会看到生前的所有事情。就好像再次经历一遍一样,将你可以看到这个世界时的一切都一幕幕地在你眼前快速地掠过!

    可,白起却没有看到他上山之前的任何一切。他记得,他上山的时候,已有五六岁!那已是能记事的年龄,可为何他一点也记不得!他记不得,他的的家乡,他的朋友,还有,他的家人!

    所以,他有些茫然!

    他在想,为什么他不记得这些!他觉得他应该记得!

    就在他睁着眼,却想着和眼前这血腥残忍的一切都不相关的事情的时候,一声狂吼忽然在这里炸响!

    那声音,仿佛就是夏日里那最响的雷声,又好像北荒最高雪山雪崩时那突然的一声响。周围的人都怔住了,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声音的源头,二牛!

    就连那快要刺破白起印堂穴的那把剑也停住了。

    二牛的身形大了许多,原本合身的衣衫此刻被他撑得都爆裂了开来,青筋暴起的肌肉在破碎的衣衫中,若隐若现!

    胸前伤口处,一点金光不屈地亮着,原本的乾坤已嵌入了他的伤口中。

    裕安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口中失声喊道:“这是……”裕安没有说下去,但眼中的那一丝惊惶,却让人觉出事情或许并不乐观!

    二牛双眼通红,仿佛得了病的疯牛,目光冷冷地扫过众人,然后停在离他最近的耿家兄弟身上。

    不见他动,众人便觉得眼前一花,二牛就到了那位耿家兄弟身前,举拳就往他脑袋上砸去!

    二牛突然发生这种变化,从刚才的速度来看便知他的实力提升了不少,耿家兄弟虽然实力不俗,却也不敢硬抗,毫不犹豫就往后退去。

    二牛见他退,也不追,转身就往白起身前的那位耿家兄弟攻去。白起在二牛刚动的时候就回过神来,一掌拍掉了因为失神而没什么威力的长剑,然后一个闪身就逃了开去。

    耿家兄弟见二牛攻来,不明虚实的他,也不硬抗,和另一人一样,飘然而退。魏南初则更是直接,不等二牛攻来,就退了开去。

    但他们也不退走,只是和二牛保持着距离,不打他,也不让他打到。

    他们都明白,包括白起他们,二牛这种状态,必定不能长久!

    果然,一炷香时间后,二牛便惨叫一声,然后乾坤就从伤口处掉了出来,而他的身形也迅速缩小,恢复到了正常程度。刚缩小,他脚下便是一软,若不是白起扶得快,就倒在了地上。

    可正在这时,早已等这一刻等了许久的魏南初三人,立即攻了上来。又多了一员伤兵的裕安三人,又怎么打得过魏南初他们。没多久,各自身上就又多了几个伤口。

    正当魏南初几人要下杀手的时候,虫姬忽然出现,喝止了三人!

    “留活口!祭品还少一些,大人说拿这几个补上!”

    魏南初看了虫姬一眼,然后挥手一个手刀在裕安脖子上落下,裕安顿时晕了过去。白起也跟着被耿家兄弟打晕。而二牛,早就晕了!

    魏南初三人一人拎了一个,刚准备走,一人忽然停下,道:“之前不是还有个小子吗?”

    魏南初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来之前确实是四个人,便道:“那小子受了伤,应该就躲在这附近,你去找一下!”

    耿家兄弟正准备去找,虫姬却道:“那人我已经带过去了!快走吧!大人还等着呢!”

    闻言,魏南初与耿家兄弟相视了一眼,眼中都有些惊讶,刚才,他们没有一人感觉到虫姬来过。他们的修为或许并不是顶尖,但能做到让他们毫无所觉的,这个世间这样的人并不多,无一不是一方大人物!

    难道,虫姬也有这样的实力?魏南初看向虫姬的目光,有些深邃!虫姬比他更早跟在大人身边,他跟在大人身边有五年了!这五年里,虫姬出手的次数很少,很神秘,他并不清楚,但一直想着她年纪似乎不大,就算再天赋异禀,也顶多是和他们一般的修为!

    可今日,却让魏南初对这个想法怀疑起来!

    到了祭台那边,之前逃掉的余石果然已在那里,软倒在石桥边,昏迷了过去。白起几人也被随意地扔在了边上。

    二牛身上的伤口一震,便有一股鲜血涌出。他胸前胸后的衣服上,已都被鲜血浸透!耿家兄弟的一人看了一眼,对着另一人道:“这小子,血都流光了吧?”

    另一人也瞄了一眼,道:“管他呢!反正上不上祭台,都是死!”

    “也对!”那人撇了撇嘴!

    祭台上,中心石柱上,虫姬他们口中的大人,忽然出声:“把人都带过来吧!”

    虫姬和魏南初闻言,一人两个拎着就上了石桥,而耿家兄弟却自觉地留在了石桥这一端,对虫姬和魏南初的动作没什么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