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大难不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2603字

    虫姬和魏南初很快就到了祭台边,虫姬随手一扔就将他手中的白起和裕安扔到了祭台上。台上,已经堆满了冰冷的尸体,皆都双颊凹陷,面色灰白,双眼大睁,眼内无光。这都是被吸干了精血的征兆。

    魏南初将二牛扔到平台上之前,从他手中扣出了被紧紧攥着的乾坤。刚握到手中,乾坤竟爆出金光,嗡嗡地颤抖起来,像是要挣脱魏南初的手心。

    魏南初哼了一声,手中白光乍亮,将乾坤整个包裹了进去。没过多久,乾坤散出的金光就弱了下去,然后沉寂下来。

    魏南初面色一喜,散去真元,拿着乾坤细细端详了一会后,便退到了石桥的另一端。而虫姬却是留在了祭台边,敛眉垂首,像是一个绝美而又听话的女仆。

    在距离几百丈开外的黑暗中,石柱边昏着的尹相纶忽然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微微睁开眼,入目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撑着手臂想坐起来,一动,牵扯出浑身的酸痛,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慢慢地靠着石柱坐好。

    尹相纶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想着那青面人应该是受了不小的伤,否则这一掌打在他胸口,他怎么可能还有命活下来。而尹相纶确实猜测的不错,未能成功夺舍的青面人鬼面,已然重创。

    不过,鬼面虽然受到重创,但他的愤然一掌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接下的,更何况,鬼面夺舍的过程中,受创的不止是鬼面还有尹相纶。可是,他却能这么快醒过来,其中难免有些奇怪。只是,尹相纶却没有想到这么多,大难不死的他只是心有余悸地在庆幸自己又一次逃过了死神的镰刀,然后开始思索该怎么离开这里。

    休息了大约一盏茶时间后,害怕再遇到那些人的尹相纶,忍着身体的不适,站了起来。此时,眼睛已适应了黑暗,勉强能看出一些轮廓。他选了一个方向,开始摸索着前进。走动时,像是有人在奋力撕扯着他的肌肉一般,特别是胸口处,更是连呼吸的动作稍微大一点,都会牵扯出钻心的疼来。

    他咬牙忍着,没走几步,便已冒出了一头的冷汗。他停了下来,抬手抹了一把汗,正欲走,脚下一软,身子不由得一个踉跄,往前栽去。

    砰地一声,他摔倒在满地的碎石中,身体更疼,尤其是胸口的那个地方,恰巧磕在了一个尖锐的石头上,一阵钻心的疼,几乎让他瞬间晕厥过去。

    还好,有冰凉的湿意从底下慢慢浸透了衣服,撩上了他的肌肤,让他凛了凛神,清醒了一丝。尹相纶的手指动了动,感觉到了水流的柔软和凛冽,他忽然想到了之前曾见过的那条地下河,想着,自己应该是走到了那条地下河边。地下河,总是会有出口,沿着地下河走,应该便能走出去。只是,也有可能走回到那个祭台那里,把自己再送回到那些杀人如草芥的恶魔手中。

    不过,如果等在此处,无异于等死!先不说,青峰门的人会不会来找他,即使会来找他,且找到了那个祭台,也定找不到此处。

    所以,与其等死,不如赌一把。或许,就能从这里走出去。

    下定了决心之后,尹相纶没立即站起来,而是略略挪了挪位置,将胸口从那个尖锐的石头上挪开了,感觉松缓了一丝后,他将整个脸都埋进了冰凉的水中,好让自己再清醒一些。他想,如果这一次运气好,沿着这地下河找到出口,那么,或许他应该去地藏寺。

    相比较于青一道人,他更觉得那个夜里在尹家大宅中遇到的老和尚,更加和善一些。他有一种直觉,那个老和尚似乎真的不在乎那件人人趋之若鹜都想得到的东西。

    既然不在乎,那么对于尹相纶来说,便是可以相信的。

    想着那个老和尚,便不由得想到了之前在自己的印堂穴中发生的一切。那一切,对他来说,还有些像梦一样,不太真实。初入修行界的他,还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人的精神思想怎么可以进入另一个人的脑袋呢。

    想着,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眉心,那里光滑无比,根本就没有他模糊印象中的伤口。尹相纶皱了皱眉,想,难道真的只是幻觉?

    他不太相信,但眉心的地方确实没有伤口。

    可是,如果此刻有光线还有一面铜镜,他就能看到自己眉心处有一道细线,颜色明显比周围的皮肤要浅许多,像是新掉了痂的伤口。

    水的冰冷渐渐的侵入骨髓,让他浑身的疼更加重了一些。他不再躺着胡思乱想,忙站了起来,缓了口气后,郑重地选择了一个方向,然后毅然地往前走去。

    愈走,便觉得愈冷,渐渐的,又开始觉得饿!饿这种感觉,又让他觉得更冷。冷又让他身上的疼痛在无形中放大了几分。

    这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随着时间的延长,不断地煎熬着尹相纶的意志,和精神。

    从最初还算稳当的脚步,到开始虚浮,然后踉跄,到三步一倒,再到现在的一步一倒。又一次的摔倒之后,尹相纶终于不再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因为他真的没有力气了。身体的每一处的地方都在颤栗,因为寒冷,因为饥饿,还有疼痛。

    他翻过身,面朝上,在地上躺成了大字,底下那高低不平的石子已经不再成为影响。他的眼神有些失神,有些绝望,就那样看着上方的黑暗,怔怔的。许久,沉重的黑暗中,只有他一个人粗重的呼吸声。

    良久,终于感觉缓了一丝的他,动了动手指,这一路走来,他一直在沿着地下河走,所以手指一动,便触及到了那冰凉的河水。

    他想活着,这种愿望,在缓过了一丝劲的身体再次变得强烈起来,所以他翻身爬到了地下河边,埋头就进了河水,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

    河水冰凉,入腹,就好像一团冰块进了肚子一般,寒气不断从四周散发开来,一瞬间,似乎连疼痛都被这寒气激得缩了起来。

    喝了一肚子的水,终于觉得好了一丝。起码,不再有那种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了起来。手脚有些僵硬,但并不影响行走。又走了一段,腹中开始发热,丝丝缕缕的热意从腹中流向四肢百骸,让他疲惫酸软的身体,顿时舒缓了不少。

    尹相纶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前方忽然有了一丝光亮,让他增添了不少活下去的勇气。他继续往前走去,走累了,饿了,便去喝一肚子的水,如此反复了几次,坚持了约一个时辰左右,他终于在前方看到了真的光亮。

    不过,这光亮,并没有让尹相纶觉得开心。相反,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极度差了起来。他开始低声地咒骂,自己的坏运气!

    没想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自己这半残废的身体拖了这么远,却还是将自己拖回到了这个死亡的地狱中。

    正当他暗自安慰,幸好没人发现,还来得及回头的时候,忽然,他耳朵动了动,一些微弱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尹相纶的脚步顿时顿住,他想了想,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然后找了个不太明显的地方,躲了起来。

    从藏身的地方,望过去,已能看到祭台处的火光。还有一些模糊的光影。是法器飞行所带出来的光影。

    尹相纶心中微喜,看来青峰门的人终于找到了此处。他犹豫了良久,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出去,免得被殃及。毕竟,以他的实力,即便没受伤,也根本插不上手,出去也只是让人分心而已。如此一想,尹相纶便安心在那里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