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5选择死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3581字

    可是,好景不长。他才在那里寻了个稍感舒适的姿势坐下来没多久,忽听得祭台那边传来一阵厉啸!不是一声,是好多声重叠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声浪。尽管尹相纶离祭台有些距离,却依然感觉到了耳鼓的疼痛。那声音尖利,挟带着浓郁的阴冷气息,仿若一把锋利的锥子,用力地锥着人的脑袋。

    尹相纶脸色惨白,双手死命地捂着脑袋,想阻止那声音传进耳朵,可那声音仿佛是在脑海中直接响起的,根本没有减弱丝毫!要撕裂一般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惨叫出声!

    有人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悄悄的摸了过来。尹相纶若是清醒着,或许还能凭着过人的五识,听到那人的鞋底摩擦过碎石的声音。

    事情总是没有如果。当他喘着粗气从疼痛中醒过神来的时候,一转眼就看到了眼前站着一个身影。

    心中顿时猛地一突。他还未来得及去猜测来人是青面人那一方,还是青峰门一方,一只手就径直伸了过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将他从藏身处揪了出来。

    抓住他的人,是竹竿。那瘦长得像根竹子的身材,十分好人。尹相纶无力地闭上眼,没想到刚出虎口便又入狼爪!早知道如此,他刚才应该立即掉头离开此地的!

    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

    竹竿拎着他看了一会,才认出了他,有些惊讶。他眼中有些不敢确定的忌惮,问:“你是鬼面大人还是那个小鬼?”

    尹相纶闻言,瞬间心里有无数心思转过,只停顿了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做出了决定,轻咳了一声,用无比虚弱的声音,假装生气地哼了一声,道:“你说呢!还不快点放我下来?”

    竹竿并未如尹相纶所言马上放下他,而是盯着他眼中神色不定,半响,忽又问:“柜面大人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耗尽了真元?”

    尹相纶不免心虚,可又不敢露怯,只好逼着自己也盯着竹竿的眼睛,道:“那小子有古怪,我一时大意就中了招!”

    竹竿听了此言,却是脸色一沉,旋即哈哈笑了起来。尹相纶心中顿时一沉,直觉不妙。可是,人在他手中,想逃也逃不了!只好继续装下去!

    “你笑什么?”尹相纶问。

    竹竿止住笑声,看着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如寒冬里的雪一般冷,然后道:“你根本就不是鬼面大人!小鬼,想骗爷爷我,你还嫩了点!”

    尹相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露了马脚,不过这本就是冒险行之,并不报有多大希望,此刻被拆穿,心中竟然也没有多大的失望,只是有些遗憾。

    遗憾些什么呢?尹相纶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这段日子中时常会出现在脑海中,或许是已经想了太多次,所以此刻他并不想再去重复一次。

    很多事情,有时候挣扎再多次也是徒劳!尹相纶卸去了那些不甘,终于认命!他偏过头,闭上眼,淡淡道:“要杀就杀吧!掉脑袋也不过碗大的疤,没什么好怕的!”

    话虽是这么说,可他垂在身侧的手,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竹竿闻言,笑了一声,道:“话倒是讲得挺硬气!我向来不对小孩下手,不过,你是青峰门的人,我也不能放了你!所以,不如把你留着给鬼面处理好了!”

    正说着,祭台那边又传出一声尖啸,带着一些痛苦。竹竿闻音脸色微变,拎着尹相纶就往那边飞掠过去。

    风迎面吹来,将尹相纶心中因为竹竿刚才的话升起的那一丝冷意和恐惧都吹散了。他看着愈来愈近的战场,想,或许还有生机,只要青峰门的人看到了他,应该便回来救他!

    可是,一靠近,看清了情形之后,尹相纶心中的那一丝希望就瞬间熄灭了!

    战场中,除了青峰门与魏南初双方之外,还有几道高大的黑影。

    昏黄的光线下,那浑身的黑毛,打着卷的黑色指甲,锋利的獠牙,还有血红的双眼,无一处不让人心中发毛,心生恐惧。

    青峰门寻到此处的共是五人,除了三位长老外,还有青云殿的梁勤师兄,和青竹林的大师姐,凌朱儿。他们的身后是被救下却深陷昏迷未能醒来的二牛四人。

    竹竿一加入,梁勤就一眼看到了被他抓着的尹相纶。他面上露出一丝喜色,低呼了一声:“是尹师兄,他还活着!”

    尹相纶也看到了他们,他刚想喊,却被那竹竿一指点住了穴道,顿时动弹不得,也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

    三位长老听到了梁勤的声音,也随即就看到了尹相纶,神色各不相同!冯长老神色难看地嘀咕了一声:“废物一个,还不如死了呢!”

    年长老瞪了他一眼,目光又扫过身前的那些黑毛怪物,轻声问身旁的鲁长老:

    “这些是鬼东西是僵尸?”鲁长老有些不太肯定地点了点头,同样轻声回答:“应该是!”

    年长老接话:“这东西都已经消失千年了,炼制的法门传说当年都已经销毁,怎么如今又出现了?而且眼前这五头,好像等阶还不低!”

    年长老说着话,目光从僵尸身上移到了后面几个人身上,特别是最后那个浑身裹着黑雾的人。

    他盯着那黑雾人看了一会后,目光又落到了站在旁边的魏南初身上,沉声道:“想当年,魏兄弟也是鼎鼎大名的侠义之士,今日为何与宵小为伍,自毁清誉!”

    “呸!”魏南初有些激动的啐了一口,道:“别跟老子说这些废话!你们青峰门没一个好东西,满口的仁义道德,干的却尽是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你和朱儿先带着他们走!”魏南初还在说话的时候,年长老忽然转头对梁勤吩咐道。梁勤和凌朱儿闻言,毫不犹豫地转身一人两个拎起那四人,就企图往后悄悄退去。

    可两人刚动,那一直站在黑雾人边上的那个妖娆女子也动了。身影几个闪烁,绕到了梁勤他们后方,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梁勤看了那女子一眼,果断与凌朱儿退回到了年长老身边,然后朝着年长老摇摇头!年长老脸色有些难看,抬眼盯向最后的那个黑雾人,沉声喊道:“阁下何……”

    年长老话还未说完,那五头黑毛僵尸忽然动了,带着厉啸之音,化作了五道黑影,风驰电掣一般向着五人攻来!

    魏南初和竹竿也想动手,却被黑雾人拦下。

    “试试这些畜生的实力也好!”

    魏南初和竹竿又退了回去,前者脸上有些不甘的愤怒!

    黑毛僵尸其实实力并不是很高,只是它身若铁铸,悍不畏死,不知疼痛,不知疲倦。所以一时间,年长老五人竟都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片刻后,鲁长老忽然手中多出了一道用朱砂画着神秘符号的符箓,一下贴到了他身前那头扑过来的黑毛僵尸脑袋上。

    符箓上金光一闪,化作了一团婴儿拳头大小的红色火焰,粘在了黑毛僵尸的眉心,跳跃着,那场景甭提有多诡异了!场间似乎停顿了一下,而后便有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黑毛僵尸仰天长啸的口中的发出。它像是发疯一般去抓眉心的那朵火焰,可是随着它的抓挠,火焰非但没灭,反而散落了开来,落满了他的全身,无声无息的燃烧!

    有黑烟从它的身上滚滚而起,黑毛僵尸的叫声愈来愈惨烈,尹相纶的耳朵都快要被这声音给钻破了!

    鲁长老一击得逞,手中立即又多了一张符箓,欲往另一头僵尸的脑袋上贴去!正在这时,一道黑烟猛地从黑雾人身上分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了鲁长老,鲁长老若是要去杀那黑毛僵尸,自己必定要受黑雾人这一击!而这时候,一直未动的魏南初等人也动了!

    特别是虫姬,手一伸,一片黑云一般忽然从她那宽大的水袖中飞了出来,直扑梁勤和凌朱儿而去!同时,还有嗡嗡地响声传出。像是无数翅膀在振动。

    梁勤脸色突变,失声道:“你是南蛮人!”

    虫姬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只顾操控着那片黑云向着梁勤二人吞噬而去。

    而尹相纶此时则被扔到了一旁。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什么,竹竿扔得时候正好将他扔到了一块石头上,重重一磕之下,除了差点让他痛晕过去之外,竟然能动了!他心中微喜,正考虑着是先逃走呢还是先逃走时,忽然一头黑毛僵尸竟看到了他,朝着他飞扑了过来!

    尹相纶已经顾不得去骂那掌管命运的人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立即掉头,手脚并用地踉跄着往后逃去!

    慌不择路之下,他竟上了那座石桥!

    直到逃到那祭台边,看着那满满的一堆尸体,他才豁然醒悟过来。这是一条死路,他已经无路可走。这时候,尹相纶转过身,看着那头愈来愈近的僵尸,已经不用再跑的他终于有时间将那所谓的命运给骂了无数遍!任何他曾经听到过的恶毒的语言都用上了!

    如果语言能杀死一个人的话,想必那头僵尸早已经被尹相纶凌迟了无数次了!可惜,语言不能!

    所以,那头僵尸还活着,而且已经扑了上来。它甚至都张开了嘴,随时准备享受他血肉的味道!

    尹相纶不甘心,他可以死却不想是这样恶心的死法!他奋力往旁边跃去,摔倒在那些已经成了干尸一般的尸体中。

    那头僵尸一个扑空,似乎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反而更愤怒了,怒吼了一声,掉头就朝着他再次扑去。尹相纶已经来不及站起,只好奋力往旁边滚去。

    倒霉却又幸运的他躲过了那张血盆大口,却未躲过那打卷的黑色指甲。指甲尖像是他那把匕首的锋利刀尖,滑过他的脸颊时,毫不留情地撕下了一道血口。鲜血顿时涌了出来,一眨眼就流满了他半张脸,沿着他的唇角渗进了他的口中!

    一股甜腥的味道在口中散开,或许是鲜血的味道刺激了他,竟让他一下站了起来,他刚准备跑,一只手忽然抓住了他的脚踝!

    他心中一凉,想完了!低头一看,却是一只人的手。心中不由一震,这时旁边的僵尸也爬了起来,怒吼着再次朝他扑来,尹相纶顾不得去想这只手到底是怎么回事,脚上一用力挣脱了那只手,就往祭台边跑了过去。祭台下,是漆黑的湖水!

    尹相纶回头看了一眼被僵尸堵住的出口,然后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即使是死,他也要选择一个稍微体面一点的死法!被僵尸咬死,那样死得太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