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心有怨恨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7:07本章字数:1818字

    如此激动的正是洛紫,话音刚落,她就锵地一声拔出了身边女子的手中长剑,然后脚尖一点,就飞了过来,剑尖直指尹相纶的眉心!

    “紫儿,不得乱来!”一声急喝响起,伴随着一条白绢飞来,看似柔弱却无比坚定地卷住了那锋利的剑尖,让它停顿在尹相纶眉心前不足一尺的地方,动弹不得!

    尹相纶微微吐了一口气,然后强忍着浑身的痛,将身子往边上挪了挪,从那截闪着寒光的剑尖下移了出来!

    “师姐,你干嘛!他害死了五师姐,我要杀了他给五师姐报仇!”洛紫小脸涨得通红,一双眼睛瞪着尹相纶,满是仇恨!

    凌朱儿站在不远处,面有薄怒,看着刁蛮毫不讲理的洛紫,手一甩,从她袖间飞出的长绢一动便将洛紫手中的长剑夺了下来,飞到了一旁,当地一声摔在地上!

    “这件事和尹师弟没有任何关系,你若要再胡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凌朱儿讲得严厉,洛紫眼中升起委屈之色,然后对尹相纶的恨意更浓。知道有凌朱儿看着杀不了尹相纶的她,跺了跺,走了!

    凌朱儿看着她走远,脸上怒色收起,叹了一声,走到尹相纶身边,也不蹲下,就那么俯视着他,道:“师妹悲痛过度,一时还想不开,请你不要介意!”

    她说话时,声音极淡,淡得听不出一丝情绪。仿佛是刻意得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很淡很淡,或许这样才刻意隐藏起她心底那一丝同样存在的怨恨!

    是的,她怨恨他!

    因为他被抓走,所以鉴书阁的人去找他,连带着那个门中极为重视的天才二牛也跟着一起去了,逼得那几个长老还有她和梁勤不得不也一起去找他们!

    因为时间紧迫,剩下的那些人并未被送上地面,只是送出了甬道。就在他们离开不久,那些人还未来得及撤出地下,就被袭击了!

    死了两个人,一个是她的五师妹,一个是青云殿的弟子!

    而这两条鲜活的人命,都是因为这个修行了半年,却连一丝真元都未能修出的……废物而永远失去了享受生命的权利!

    一看到那两个躺在那里再也不会动不会笑的人,凌朱儿心中就抑制不住地对眼前这个男孩生出恨意!

    地上,尹相纶躺在那里,看着她极淡的面容上,那一双看似平静的眼睛后藏着的那一丝极深的恨意,他心底无声地笑了笑!

    对地下发生的那些事,他不用知道太多,就已明白,无论是不是他的错,都已经是他的错了!

    尹相纶心里有些烦,正准备闭上眼,梁勤师兄拨开人群走了过来。凌朱儿看到他过来,点头招呼过后,就转身走了,将这里留给了梁勤和尹相纶两个人。

    尹相纶看着他看似缓其实很快地走到他的担架边然后蹲下。目光在他脸上一扫,然后问:“感觉怎样?”

    尹相纶轻轻扯了扯嘴角,道:“应该死不了!”

    梁勤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道:“你还活着,很好!”

    听到梁勤的很好二字,还有他嘴角那一丝极浅的笑意,尹相纶心中微微震了一下。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情绪在他的心底蔓延开来,他愣了片刻,才回过神,却转移了话题,问:“二牛他们还好吗?”

    看着梁勤忽然凝重的神色,尹相纶的心猛地一沉,下意识地转头朝旁边的担架上看去。这时,听梁勤说道:“你不用担心,他们生命已然无忧!你大师兄他们主要是失血过多,只有二牛,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休养!他……伤得比较重!”在说到二牛的时候,梁勤停顿了一下,尹相纶并没有注意到,他只听到了梁勤那句生命无忧,那颗豁然提起的心又重新放了回去。

    知道二牛他们并无大碍的时候,尹相纶心里轻松了一丝。他想了想,本来想问梁勤的那个问题又吞了回去。

    梁勤见他没什么话说了,嘱咐了一句好生休息,便离开去忙其他的事了!看着他离开时那个挺直的背影,尹相纶从中看出了一丝疲惫的意味。

    他是青一道人的首徒,又是青云殿的大师兄,自然责任要重一些!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总是有许多事需要安排的!

    尹相纶想,很可能从地底出来到现在,他一直都没有休息过!不过,尹相纶也只是一想,很快,困倦袭来,只是片刻,便又熟睡了过去。

    醒来时,他已经回到了青峰山上那座属于他的竹楼之中。

    竹楼中很安静,只有他一人。他动了动身体,那些酸疼虽然还在,可已经轻松了许多,勉强能动了。于是,他缓缓爬了起来,坐在床边缓了缓力。门窗上糊得纸上有明亮的阳光透过来,落在房间里并不是纤尘不染的地板上,有灰尘在光线下沉浮,很是美丽。他眯着眼看了会,然后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了那扇不知关了多久的门,在灰尘微扬中,阳光迎面铺洒而来,落了满身,暖暖洋洋,十分舒服,似乎连身体中的那些酸疼都被这明媚的阳光驱散了不少!—————————————————————————————写到此处,前文中有许多的漏洞慢慢被发现,第一次写,总是会疏忽掉很多东西,人物,事件的梳理都很欠缺,挣扎了许久,决定修改,希望能将青锋写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