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干部大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39本章字数:2377字

    平南市委大楼有11层楼,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在10层,市委书记的办公室能俯瞰整个行政办公区,一眼望去风光无限,同楼层的还有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何建新的办公室,市委书记的秘书办公室。11楼则是市委常委会议室,市委常委会都在这里举行,当然,市委书记召集的小型会议也在这里召开。大楼有三部电梯,只有其中一部能到10楼和11楼,这唯一能够上到顶楼的电梯也不在正门大厅里,而是在西侧小门的尽头,不熟悉办公楼格局的人一般难以寻找到准确的入口。

    市委书记办公室里,顾维城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桌后,何建新站在办公桌前,拿着笔记本摊开。

    “何秘书长,请坐”

    “谢谢,顾书记,您刚到平南来,可能要先熟悉了解下,工作上的事情我就不汇报了,关于您在平南生活保障,昨天干部大会后我就安排了,您看还有什么吩咐没有,一是住房问题,在富安河边有一个市委前几年修建的家属小区,有一套为市委书记修建的小别墅,代书记过去也住那里,您看住那里可否?如果可以的话,我马上安排后勤部重新装修,家具方面您还有什么特别的需求没有?二是用车,代书记走的时候留下了一辆丰田的越野车和奥迪A6轿车,车辆都是4年前买的,司机平时保养很勤,车况都挺好,可以继续用一下,如果您觉得有什么不方便,我安排平投,就是平新投资公司给您再买一台新的;三是秘书的问题,现在秘书处有6位工作人员,在市委工作都有5年以上了,政治上很可靠,暂时可以安排一位为您服务,也可以排个班让他们轮值为您服务,您看这样可以吗?”何建新没有停顿,只是说完一条就看一眼顾维城,征求意见的意味并不浓厚,看似询问,但更多的是安排好后的一种例行汇报而已。

    “建新同志,你这个秘书长当得很称职啊,来的时候听代书记多次提到你了,确实很细心,谢谢你了”顾维城在称呼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希望通过称呼的变化来拉近两人之间的亲近感。

    “不过,不用那么麻烦,代书记住的那套房子就不用装修了,先放一下,麻烦你在市委的宾馆先帮我找个房间,我住几天,住房我自己想再看一下;车子和秘书的事就按你说的办”顾维城带着微笑对何建新说。

    “好的,书记”何建新在笔记本上记了两笔。

    “建新同志,你看我到平南来,第一件事是做什么?你给我点建议”顾维城问道。

    这是咨询还是考验?何建新没有想到和市委书记第一次正式谈话会被问这样的问题,以往的市委书记来了都会主动安排,哪里有询问过自己的意见,这到底是书记的虚心还是别有用心?他的内心在拿捏,但是也不能思考太久。

    “书记,您刚到平南来,虽然昨天和常委们都见了面,但都是礼节性的,昨天晚上又陪着长明部长和代书记一起用餐,和常委们的交流不是很多,我想是不是和常委们再见一次面,最好是逐个谈下,互相了解下”何建新想,市委书记联系最多的还是市委常委们,以后共事一起,先和常委们见面,深入沟通下是有利无害的。

    “很好,谢谢你,就请你排个时间表,我和班子成员都逐个见一面,谈一谈”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等下把安排表拿来请您审阅”

    “请把人大主任、政协主席、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也请来一下”

    何建新退出了顾维城的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快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果然是旧人物新人勿用”,何建新的心理小声嘀咕,同时也在思考自己刚才和顾维城的对话有没有差错,他可不想在新书记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平南市委一共有13名常委,市委书记顾维城,市委副书记、市长杜德平,市委副书记李季,纪委书记吕律,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蒲海峡,组织部长邓光,宣传部长杨仕成,政法委书记唐炼彬,市委秘书长何建新,总工会主席刘萍,军分局政委赖俊伟,平南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张凯,平阳区委书记刘光明。顾维城在自己的办公室和市委常委、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政协主席、市中院院长、市检察院检察长分别交流了,问得最多的还是各自分管工作的情况和自己工作的建议,和市长杜德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丹一的谈话最让顾维城印象深刻。

    杜德平本来是平南市委书记的不二人选,平南的群众都认为杜德平接任的可能性最大,但顾维城最后坐上了平南市委书记的位置,很多人都觉得意外,当然也有例外。杜德平52岁,在正厅级领导岗位上也干了7年了,在平南市长位置上已经搭档了3任书记,年龄上也属于可进可退,这个人在平南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有的认为他干事有激情,很大胆,但也有人说他做事粗暴,方法简单,因人而异,不同人站在不同的利益角度自然有不同的评价和论断。

    在和杜德平的谈话中,杜德平没有表露出一点不满,这是一个政治家的基本素养,他对顾维城谈到,平南目前是腹背受敌,压力重重,以前积累的发展成效摆在眼前,只有保持高位增长才能给省委省政府一个好的交代,但是全省其他的市州都在大步推进,平南的经济结构又不太合理和稳定,如果没有大的新的经济增长点出现,全省第二的位置很有可能被其他市州超越。杜德平特意提到,平南的区位条件在河海省已经不算特别优越,政策的吸引力并不明显,平南市委市政府多年来想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调整,但都还只是起步阶段,各县市区和园区各自为政,为了政绩,打破了市委市政府的产业布局规划,产业链并没有真正形成,感觉大项目引进了一批,但持续发力的优势企业聚集态势并不突出。杜德平并没有给顾维城过多的建议,只是把一些现状阐述了,未来还要你顾维城自己去掌控和把握。

    李丹一原来是平南市委副书记,年龄大了之后,省委安排他任平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也就是从他开始,平南市委书记不再兼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了。李丹一谈了一些平南的故事和自己对平南的看法,他没有透露太多深层次的思想,只是在最后离开前对顾维城说了这样一段话“探险队去沼泽,有人趟进了沼泽,腿上泥必然多,泥腿子走不稳陷进去了就拔不出来,不愿泥脏身的就远望旁观,如果有一根绳子牵着,既能去趟又不怕陷,才能走得更远”。作为市委书记的顾维城,对这句话很快的理解了,平南是不是一块沼泽,自己说不好,也不敢妄下论断,也许李丹一说的是正确的,也是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