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见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39本章字数:1909字

    何建新通过市档案局,调来了郑和平的简历和联系方式,郑和平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迹,他不断的思索,从潜意识里他觉得郑和平这个人和顾维城应该有不浅的交情,顾维城这个人让他有些琢磨不透,因为他的行事规律和以往的领导有很大的差异,他通过几天的陪同调研,从内心里感觉到这个市委书记不是只做表面文章的人,他在河西取得的成绩应该不是偶然的,他迫切的需要了解这个人,了解他的成长经历,才能更清晰的摸清他的行事规律,在战争年代,掌握到敌方主管的学习和成长资料就会更好的判断敌方的行动,这是一个浅显的政治学知识,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郑和平的简历非常之简单,半页纸就表述了全部的人生过程,46岁,党员,22岁参加工作,华东某大学法学专业毕业,毕业后分配到了平南市档案局工作,24岁就成了副科长,但一直都是个副科级,不停在各部门之间轮岗,直到前年才任了办公室主任,解决了正科级待遇。在郑和平参加工作的年代,科班毕业的大学生不多,这些人大多都成了县级领导干部,还有一部分成了厅级、省级领导干部。何建新心里在思考,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能力有问题,那就一定是性格的问题,如果说能力不行,那24岁就当上了副科长就明显说不过去,那一定是这个人的性格有些另类。阅读一个人的简历,是政治家的一种独特本领,通过简单的任职经历就能初步判断这个人的基本性格和能力,何建新自然具备这样的能力。

    看完郑和平的简历,何建新找到了这份简历上和顾维城简历中的三个共同点,一是同龄,二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毕业,三是同年参加工作,这些信号告诉何建新,顾维城和郑和平是大学同学,不是同班也是同系的,他们的交情应该不浅,甚至会很深。

    是时候去和郑和平见见面了。

    “和平同志,你好”

    “你好,哪位?”

    “平南市委秘书长何建新”

    “哦,何秘书长啊,领导有什么事?”郑和平心里在想,这个平时八竿子打不着的市委领导,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我和顾维城专门沟通过,我不找他帮忙办事啊。

    “和平同志,你看晚上有时间没有,我想请你一起喝喝茶,没有别的事,我侄子在市档案局工作,你这个办公室主任要多关心关心他呀,如果没有事,晚上我们就定在富安酒店的富贵竹厅,不见不散”何建新没有给郑和平一点回旋的余地,作为市委秘书长他可不想被人拒绝,所以他一口气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

    “好吧,秘书长,我晚上一定到”郑和平心里在纳闷,你侄儿在市档案局工作,也轮不上我关心吧,一个堂堂市委常委,这些事大可安排给局长,他们根本不会拒绝的,但听语气,明显能感觉到何建新是很真诚的。何建新确实有一个侄子在市档案局,是档案局的副局长,的确用不着郑和平的关照,这样说只是找个台阶而已。

    6点,郑和平来到了富安酒店,服务员把郑和平领到了富贵竹厅,富安酒店的服务员都是经过选拔了的,毕竟这里代表着平南服务业的最高水平,平均都有1米65,穿上高跟鞋和统一的制服,看着很是养眼,郑和平跟着服务员后面,不免多看了两眼。

    富贵竹厅里何建新已经坐在正对厅门的主位上,见郑和平的到来,主动站起身来,向他走过来,和他握手。郑和平很纳闷,怎么房间里只有何建新一个人,桌上也只摆了两套餐具。

    “和平同志,请坐,早就听说你这个大才子了啊,一直屈身在市档案局这个小单位啊”何建新的话里有一句是假的一句是真的,不是早听说,这个名字也是最近几天自己才寻觅到的,至于是不是才子他只是恭维了郑和平,他通过自己的侄子何文俊了解了郑和平的事,以前这个人确实是单位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但是郑和平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性格太孤傲,总是和当时的科室主任发生矛盾,很多主任定了的事,他喜欢提出自己的意见,非要和主任争个对错,渐渐两人之间就有了矛盾,后来这个科室主任当了副局长,就慢慢压制着郑和平,所以很多年都没有再得到重用了。至于真的那句,确实是委屈郑和平在市档案局了,平南市委书记的大学同学,如今还只是档案局的一个小科长,确实有点说不过去,至少在何建新的心中是这样想的。

    “何秘书长,怎么惊动你这么大的领导来和我这样的小干部吃饭啊?”郑和平始终没有忘记心中那个大大的问号,但他没有用“请”这个字眼。

    “和平,我比你长几岁,如果不介意,你就叫我何大哥或者老何”叫大哥在官场是一种忌讳,除非你和这位官员熟悉到了能称兄道弟的程度,否则别人听着很不舒服,至于用“老”这个字也很有讲究,“老何”说明关系很密切,像多年的邻居老大哥一样,而“何老”则往往是对一种离开领导岗位或者即将退休的人的一种尊称,何建新给出的这两种称呼,都是想和郑和平拉近距离。

    “我想还是称呼你秘书长妥当些,毕竟在体制里你是我的上级”郑和平可不想随随便便和人攀关系,如果这是他的性格,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发展结果了。

    “都可以”何建新也不再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