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服,领悟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39本章字数:2003字

    “和平,你在档案局干了有快20年了吧”

    “23年9个月”郑和平补充了一句,很严谨的计算。

    “这么多年都没想调整一下岗位?”

    “秘书长,我也还是经历了多岗位锻炼的,档案局的10个科室我都干过,除了门卫之外”郑和平向来不喜欢别人谈论他职务上的事,所以他显得有些不愉快了,就像和顾维城在一起一样,他也是这样的习惯。

    “和平,你是个能成大事的人啊”何建新说出这样的话,自己都感觉有点好笑,仿佛自己成了算命先生了。

    “成大事?我只能做点小事,把自己手上的事做好就是了,我不喜欢和某些人为伍,不屑!”郑和平依旧如此高傲。

    “兄弟,容当大哥的说一句,人才还是需要在合适的岗位上才能发光发热,是金子总会发光,但也还需要那把锄头啊,人都有性格,但总有人能和你的性格搭上调,你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现在的单位确实有些埋没你的才能,你这么多年都没有起来,看得出你是很正直的人,但我也了解到,你是很有才华的人,现在的平南发展需要你的智慧”何建新改变了两者之间的称呼,他的话语越来越直接而透彻,通过他的观察,面前的这个人其实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古怪,只是旁人先入为主,忘记了去探究一个人的本质。何建新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在基层干了很多年,也做过县委书记,当过县委组织部长,看人是他的一个本领,往往通过几句话就能拿准一个人的脉。

    服务员上了最后一道菜,两个人面前的餐桌上已经摆了8道菜,鲍鱼、海参、生鱼片、龙凤汤都不缺,以海鲜闻名的富安酒店几乎把最新鲜的海味都端了上来,这是何建新对郑和平的一种待遇,有人说这叫礼贤下士,也有人说这是在摆谱。

    何建新开了一瓶茅台,他并不知道郑和平的酒量,一瓶酒很快就见了底,郑和平几乎是一口一杯,那种1两左右的杯子在他面前感觉并不大,何建新感觉喝得有点快,虽然自己酒量也不差,但是在郑和平面前却有点胆怯。何建新不想破坏一种气氛,一种他想要达到的气氛,那就是酒醉心畅,逼着郑和平吐些真货来让自己看看,他又打开了第二瓶酒。

    为了缓解下自己的酒力,何建新那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支递给郑和平,这不是那种白盒烟了,而是网络上久负盛名的“厅局级干部待遇烟”——一种黄色的以华东某市命名的香烟。对于这些厅级干部而言,抽这种烟平时都会谨小慎微,但今天只有两人,何建新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但郑和平拒绝了,他掏出了他惯抽的“红塔山”,抽出一支,挥了两下,表示我抽我自己的就好了。

    何建新在郑和平面前,始终没有摆那种官架子,显得很平易近人,不论郑和平的语气激烈或者冷嘲,他都没有发脾气,他有自己的修养和城府。酒过三巡,推杯换盏之间,郑和平也没有了那么的防备,好酒让人容易醉,但不会让人上头,这就是好酒的价值所在。一晚上,何建新的谦恭终于让郑和平心服了,口服了,臣服了。

    “何大哥,说实话,没有想到我和你一个市委常委能在一张桌上吃饭,就我们两人,而且你真的很让我佩服,这是心里话,是实话”郑和平明显喝得有点高了,江湖气势也随之而出。

    “何大哥,其实你找我来,你我心里都清楚,你的侄子我是关照不到的,我就是这样一个小角色。你想知道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顾维城,现在的平南市委书记,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一个宿舍的,大学时,我是他的班长,仅此而已”郑和平的醉话证实了何建新之前的所有推断。

    “原来你和顾书记是大学同学啊”何建新还是要刻意保持自己的一种未知感。

    “我总觉得顾书记和其他的领导不一样,总有一种神秘感,最近平南在流传的市委书记吃食堂、给饭钱的事不知你听说了没有?我当时就在他身边,这种事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才是顾维城”郑和平非常了解自己的这个老同学。

    “顾维城家里没有什么大背景,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他是一步步自己走到今天的,靠的都是他的本事和能力,他是很有思想的人,他对政局有自己的理解和思考,他不喜欢一成不变,他喜欢创新,但也不是胡闯乱试,他喜欢调研,摸清底数,找到根子,从根本上去破解难题,我想,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联系我所感觉到的”

    调研,这是一个多么熟悉的名词,这本是中国共产党的一种优良传统,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做出的那么多伟大决策,哪个背后离开了深入细致的调研,而如今呢?调研越来越远离基层和实际,远离群众和问题,多少官员去调研不是一路人马,风风火火,看个穿了花衣服的样板点,听听文采风扬的汇报,报喜不报忧已经成为了惯例,看不到基层、看不到问题,很多决策都是一帮笔杆子坐在办公室挖空心思想出来的,有些数据都是瞎编胡造,估摸着来,下任务、下指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就是不能比上一年少,还要按比例提高、增加,所以导致很多地方只能搞泡沫政绩,把脑袋钻进政治数据的漩涡不能自拔。何建新在脑海里思考着这些年来的经历,每年都有无数次的调研,但有哪一次的调研之后自己亲自去研究和分析,有哪一次动手写一写调研文章,自从当了市委秘书长后,看看文件,凭经验断一断,出去走一走,带回来的除了一大堆装订精美的汇报材料和图册之外,一些基层的真实情况确实离自己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