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宁县委的接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39本章字数:2858字

    深山里的小寨子已经没有了人居住,房前屋后长满了杂草,房顶上木椽子已经塌落,这里已一片死寂。乡党委副书记用捡起的木棍打开杂草,破开一条路来,好让后边的领导有一条通道,一行人就这样来到了破屋旁。

    “这个地方是什么时候搬迁出去的?”顾维城转头问着身边的乡党委副书记。

    “首长,去年泥石流事件发生之后,县委和乡党委对这里进行了评估,县国土局还专门进行了检测,这里的地质危害相当严重,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县委就把群众都迁移出去了,这里一共有8户人家,其中2户搬到乡上去了,每家补贴了三万块钱,每家划了一块宅基地后,在乡上修了房屋;还有4户人搬到县城去住了,县里就不提供宅基地,每家就补贴了8万块钱,后来问了下说是在县城去买了房子;还有一个低保户,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她没有能力修房子,县里说安排到敬老院去住,就没有像其他户那样给补贴了,但是乡党委还是花了1万块钱,给她买了些新的家用品,但是后来听说她从敬老院跑了,就没有再找到人了。”

    “天宁县委县政府和多西乡党委政府是很关心群众的”顾维城环顾了一遍之后,对乡党委副书记讲道。顾维城带着三人往回走,走到刚才来路时,他没有立即原路返回,而是沿着一条村道继续往前走。

    “首长,前面不能去,危险”乡党委书记感觉很紧张,立即跑到顾维城旁边,试图阻止他往前行。

    “这条路通往哪里?”顾维城问道。

    “前边是马尾峡,以前从这条路能够开车到乡政府,但去年泥石流之后,到处都有塌方的危险,现在已经不用了,今年雨季刚过,还是有塌方的危险,首长,你就不要往前走了”乡党委副书记介绍道。

    “走,去看看”顾维城不顾反对,继续着脚步,何建新、刘琨很快跟了上来,乡党委副书记没有办法再阻拦了,就跟着往前走。

    走了大约一公里,顾维城站在路边,对何建新说“建新,你看这里的风光真好,给我拿支烟抽,这么好的空气很久没有呼吸过了”。

    何建新给顾维城点上了烟,自己也点了一支,顾维城就站在这里看着面前的峡谷,旁边都是悬崖断臂,一条溪流就夹在两座山之间,河水在乱石滩上激流涌进。

    顾维城连续抽了两支烟,若有所思的望着远方,何建新对顾维城说道“书记,您都抽了两支烟了,我这已经没有了烟了”顾维城还想抽第三支时,何建新说道,说完不经意间把烟盒扔在了路旁边的草丛中,烟盒居然翻滚着往山下去。

    “这样很不环保啊,破坏环境”顾维城说着往前走了两步,看着烟盒翻滚的路径。

    “那是什么?好像是什么棚子?”顾维城顺着烟盒的轨迹,指着峡谷远处的地方问道。

    “哦,这个,可能是上游的那家房子被大水冲下来了吧,我待会去查一下,把它清理掉”乡党委副书记的话显得有些紧张。

    “好吧,要保护环境啊,回去吧”顾维城一行打道回府了,此时的时间已经是下午2点了,在车里,顾维城吃了两个面包,也算是今天的午餐了,之前他拒绝了彭越在乡政府吃工作餐的建议,说想先看看,待会天晚了就回不去了。

    另外一组的钟永、郑和平也从马尾峡查看之后往回走,他们经过了是杨彬彬出事的那个塌方体,最远到过的地方是一个村道的尽头,郑和平看到了地上的四根烟头,就不再往前了。

    三组人马很快汇集到了多西乡政府办公楼,顾维城走进了这座显得与众不同的小楼里,仔细的视察着,听着曾克石介绍这里的每个房间布局和每名干部。顾维城把所有人都叫到了政府楼前的花园里,做了一番指示,他说“今天我到多西来了,这里的风光真是美啊,美得我连午饭都忘了吃,这么美的景色,城里是看不到的,这里的空气,城里也是闻不到的,彭越同志、冯彪同志、刘琨同志,这是你们天宁的宝啊,天然的宝藏,要好好思考一下怎么让多西这块招牌打响,刚才我听说了,你们为了老百姓的安危啊,把一些偏远的群众都迁了出来,政府投入不少,这些都是很好的”。

    彭越和曾克石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听到了书记的肯定自然乐开了花。

    顾维城带着一行人返回了天宁县城,到县委时已经是下午5点半了,顾维城同意了彭越留下来吃晚饭的请求,并说“彭越同志,晚餐时把县委、人大、政府、政协的班子成员都叫上,今天晚上我就不走了,和同志们好好聊一聊,大家在这么艰苦的地方工作,我要代表市委给同志们敬一杯酒,刚好邓光部长也在,你作为组织部长要多来了解了解艰苦地区的同志啊”。

    彭越的心里顿时兴奋了起来,立刻安排秘书通知了所有参加晚宴的人员,晚饭的地方也不再是顾维城坚持的机关食堂,而是同意了彭越所亲点的好运酒楼。

    晚饭时,乌泱泱的坐了5大桌,基本上天宁县在职县级干部都到齐了,顾维城、市委的同志和天宁四大班子主要负责人坐了一桌,其他人就分散着坐。晚餐基本上都是些野味,平时很难吃到的正宗野味,还有一道鸡汤彭越专门介绍了,说这就是天麻炖鸡,鸡就是多西特产的贝母鸡,顾维城多喝了两碗,感觉味道确实不一样。

    饭桌上,这些平日里很难见到市委书记的人,轮番过来向市委书记敬酒,有时是一把手单独敬,有时是一把手带着一个单位的领导一起来敬,场面热闹之际。彭越显得很有激情,满脸被酒精刺激的发红发紫,他的声音也越来越高,冯彪第二轮来敬酒时,彭越生气了,他对冯彪吼到“龟儿子,懂不懂规矩,你还是不是老子的县长?你给书记敬酒,你喝一杯,像个球!三杯!老子喊你喝三杯,都听着,第一轮喝一杯,第二轮喝三杯,第三轮喝九杯,还要敬第四轮的就喝十八杯,今天喝不喝第四轮就看你们自己的忠诚了,但是都不能少于三轮。”彭越被酒精刺激得已经没有多少清晰的神智了,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昂。

    “书记,您不用担心,您实在喝不了,我喝,来多少我喝多少,书记您喝茶表示就行了”彭越拍拍胸脯对顾维城表着态。

    “彭书记啊,同志们看得起我,我就陪同志们喝几杯,但我真不敢三杯、九杯的喝,你和同志们商量下,每次我就喝一杯行不行?”顾维城的音调也越来越高,拍了拍彭越的肩膀。

    “听到没有?书记一杯!你们规矩不准变!”彭越下达了命令,酒桌上开始了一次新的小高峰。虽然酒杯只有3钱的量,三轮过后,明显感觉有人不行了,厕所里一轮接着一轮的人在吐,但没有一个人离开,因为这个场合如果跑掉的人,在县委书记的眼里,你就是一个不能为党战斗的人,以后的政治道路就会窄三分。

    酒桌上的有一个高峰出现了,彭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端着面前的分酒器,那是一个能装不少于12小杯的玻璃制小酒壶,彭越高声喊道“同志们,为我们伟大的顾书记光临天宁,和我们共进晚餐,我们一起向伟大的顾书记敬一杯,我喝多少,你们喝多少”,说完让身边的服务员给自己添酒,服务员每每想要停止时,彭越都要求继续倒,直到酒已经到了酒壶的瓶口位置。其他人都纷纷找着酒瓶给自己倒满,因为他们知道彭越就要发话了,不抓紧时间的话就要等着他发火了。

    “书记,向你的到来表示由衷的欢迎和感谢,你今天给我们做的指示,我们一定抓紧落实,我代表天宁40万老百姓给您敬一杯酒,我先干了”说完仰脖把酒壶的酒倒进自己的喉咙,接着看到4、50号人都举着酒壶在往自己的喉咙里灌着这火烧火辣的液体。顾维城仍旧举起他的小酒杯,向所有人挥了挥手,喝下去。

    酒席结束,顾维城在站不稳的彭越扶着下,准确说是顾维城扶着彭越往外走,瞥了一眼到墙角边服务员还没来得及收走的十多个五粮液空酒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