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尴尬的相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39本章字数:3231字

    周末又要到来了,这是每个机关干部日思夜盼的时间,平日里忙碌在岗位上的人,难得有个清闲,可以和家人一起团聚,在阳光下的小茶馆里与三两个朋友喝喝茶聊聊天,或是带上美食与家人到平梁山森林公园郊游,进入初秋的平南显得格外宁静。

    顾维城已经半年没有回到省城的家了,只是每个月老婆带着上高一的女儿到平南来看一看,给顾维城做一顿他爱吃的家常菜,步入中年的夫妻没有太多的年少时的激情,更多的是一种平静。顾维城的老婆是河海大学的一名教授,叫廖莉莉,是顾维城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廖莉莉就被分配到了河海大学教书,一直做到了教授。廖莉莉非常支持顾维城的工作,这种支持不仅仅是在精神上的鼓励,更多的是一种无声的行动。顾维城长期忙于工作,对于家庭照顾的时间有限,廖莉莉就承担起了更多的家庭责任,所以在有机会调出大学到省直机关任职的时候,廖莉莉放弃了,而是把更多精力用在了家庭里,对于女儿顾曦怜的成长付出了极大的心血,这是顾维城很难做到的,因此他十分感激老婆的付出。

    在临下班的时候,顾维城接到了廖莉莉的电话,电话里廖莉莉只是简单告诉了顾维城自己周末要到平南来,但不需要他陪同,女儿在姥姥家就不过来了。廖莉莉有个习惯,就是不在上班的时间给顾维城打电话,除非非常紧急的事,一般情况都不愿打扰丈夫的工作。

    顾维城又被冷落了。这个市委书记在家里的地位其实并不高,只是比家里的小狗阿布略高一点,女儿才是家里的中心,从女儿出生到长大,他一次都没有参加过女儿的家长会,他也觉得心里有愧,所以回到家里自己能多干的就多干一点,并没有把市委书记的感觉带回家里。廖莉莉经常单独行动,所以顾维城也习惯了。

    顾维城给郑和平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安排,没有事的话想到基层去看一看。郑和平显得有些无奈的回答说,自己这周有个特殊安排,实在不能推掉,真的没有办法陪顾维城去调研了,还说这个事是个大人物安排的,他推不掉,而且也不敢推,希望顾维城能理解。

    顾维城心里很纳闷,郑和平当了政研室副主任没几天,结交了多大的一个领导,居然可以这样拒绝自己的工作安排?管他的,毕竟也是周末,不好让属下天天的陪着。

    殷士立走进了顾维城的办公室,他是来给顾维城请假的,说周末有个重要接待,如果没有什么事,周末想请一天假。顾维城真的纳闷了,怎么身边的人都有事,感觉就自己孤零零的了,老婆突然造访平南但不带自己,属下郑和平和殷士立又都要接待什么大人物,何建新因为家中老人生病也告了假,真是奇了怪了!堂堂市委书记难道周末就这么被挂起来了?

    廖莉莉的一个短信发到了顾维城的手机上,手机显示了这样一句话“明天中午允许你参加我和朋友的午宴,其他时间自行安排”,这根本就是一种命令,没有给顾维城半点犹豫的空间,这个“允许”在顾维城和廖莉莉之间就是“必须”的含义,也就是说顾维城周末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但中午吃饭的时间必须留给廖莉莉,是必须!

    廖莉莉当天晚上赶到了平南的家里,和顾维城小聚了一晚,顾维城想问一问她的安排,但廖莉莉都搪塞过去了,两人洗完澡早早的睡去了。第二天一早就早早出门去了,连早饭都没有给顾维城做,顾维城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屋里已经空荡荡的了。

    平南市中心的时代大厦顶层的一家格调很好的咖啡馆里,廖莉莉等着她的朋友,也是她的小妹妹殷世娜。殷世娜是在一次省上组织的培训时认识的廖莉莉,廖莉莉是当时的讲课老师,殷世娜对于廖莉莉的讲课很感兴趣,听得最认真,下来还主动和廖莉莉沟通,廖莉莉觉得殷世娜这个人很上进,在培训期间两个人走得很近,聊了很多,慢慢成为了朋友。廖莉莉并没有告诉殷世娜自己的丈夫是顾维城,当时顾维城还没有到平南上任,廖莉莉还了解到殷世娜35岁了还没有结婚,只是谈过一段恋爱,后来因为分隔两地就没有了下文。

    廖莉莉和顾维城、郑和平都是大学的同学,廖莉莉知道顾维城这个人平时只关心工作,身边人的家庭生活情况不会太多过问,郑和平离了婚一直一个人生活着,顾维城肯定不会帮忙去张罗,再者说顾维城的工作作风她是最了解的,在他身边工作的人又哪有时间去谈恋爱相亲的。廖莉莉这次来平南就是给郑和平介绍对象的,这个女孩就是殷世娜。

    殷世娜知道廖莉莉是想给自己介绍对象,所以特地叫上了弟弟殷士立,希望弟弟能帮忙参考下,毕竟35岁还没有结婚,她也是有自己的考虑的,她不希望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太草率,毕竟自己已经过了疯狂的年龄,追求稳定才是第一位的。

    殷世娜和殷士立见到了廖莉莉,而廖莉莉并没有等待多长的时间,也就刚刚坐下,服务员连她点的咖啡都还没有端上。殷世娜向廖莉莉介绍了自己的弟弟,说在平南市委工作,廖莉莉则问道“是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吧?”,殷世娜和殷士立很疑惑的对望了一眼,殷士立显得有些茫然的点点头,殷士立和姐姐有过约定,在外面不要说自己的工作,他觉得这样不好,但今天初次见面的这位女人怎么一下就说出了自己的工作,他显得特别的不可思议。廖莉莉也没有想到殷士立就是殷世娜的弟弟,她也只是和丈夫的交流中知道,他有位秘书叫殷士立,她如此问也就是试探性的询问,没有想到这个世界这么小,她想待会也许有人会很尴尬的。

    “要喝点什么自己点”廖莉莉一直面带微笑的说。

    郑和平走进了约定好的咖啡馆,进门之后东张西望的找寻着廖莉莉的位置,廖莉莉先看到了郑和平,站起身向他挥挥手招呼着。

    郑和平走近了才发现这里都是熟人啊,“世娜、士立,怎么你们也在这?”他向两位老朋友打了招呼。

    “郑主任,你怎么也有空来喝茶啊?”殷士立站了起来,和郑和平打着招呼。

    “你们都是认识的,也就不用我再介绍了吧,我就说这个世界很小吧。”廖莉莉想这次的见面双方都已经明白了含义,也就没有必要把事情捅破,给两个人以更多的自由空间吧。廖莉莉拉着殷世娜的手说“妹子,跟姐坐,让他们两个同事坐一起吧。”这样的安排不会太唐突,也让两个人能面对面的多看几眼,这是廖莉莉的想法。

    “莉莉,我可按你的要求,没给顾书记说啊,他本来今天要我陪他去调研的,我可是拒绝了。”郑和平向廖莉莉汇报到。

    “顾书记?”殷士立显得更茫然了。

    “士立,你不知道?这是维城书记的爱人啊,我们三个是大学的同学。”郑和平以为殷世娜、殷士立姐弟知道了廖莉莉的身份。

    “我还真不知道廖姐就是书记的爱人啊”何止殷士立不知道,连殷世娜也不知道,给自己介绍对象的人居然就是平南市委书记的爱人,而相亲的对象居然是市委书记的同学,现在的市委政研室副主任,自己的弟弟能当到市委书记秘书,也都全靠这位相亲的对象呢。

    “人我就不介绍了,这样吧,我出去逛逛,你们聊着,士立,我给维城打个电话,你去把他接过来,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廖莉莉安排着这一切,既然都熟悉,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的了,他支开殷士立也就是给郑和平和殷世娜一些单独相处的空间。

    “维城,我这里有你的几位朋友,你收拾下,待会有人来接你,就这样。”在顾维城面前,廖莉莉依旧的强势,顾维城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廖莉莉已经挂掉了电话。

    殷士立很快赶到了顾维城的家,顾维城看到殷士立的赶到也很诧异,就问道“你不是说有很重要的接待吗?怎么跑过来接我了?”

    “书记,没想到接待的是您的爱人。”殷士立很无奈的说道。

    “还有谁啊?”顾维城感觉有点明白了什么,继续问道。

    “郑主任和我姐”

    “行,我大概明白了,走吧”顾维城知道了郑和平和殷士立所说的大人物,在他心里,这确实是位大人物。

    顾维城参加这样一个尴尬而又熟悉的聚会,自己的市委书记形象在下属面前又有了新的变化,不再那么高大了,他感觉到。

    郑和平和殷世娜本来就比较熟悉,加之廖莉莉的撮合,两人本来就有的一层好感又上升了一层,殷世娜在平南不能算上排的上号的美女,但也还不错,很有气质,中等的身材显示出了一种干练,郑和平单身了很久,对于面前这位也有点动心,发自内心的。对于郑和平,殷世娜通过自己的观察和弟弟的介绍,虽然郑和平年龄大一点,又离过婚,但还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很正派,不像其他的人,有的看着特别庸俗。

    郑和平和殷世娜走得很近,很快就确立了关系,这段时间顾维城给了郑和平很多的时间,让他多关心关心自己的生活,一个人太久了也不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