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标就在眼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092字

    顾维城看了看表,但并没有散会的意思,他今天就是要统一市委几个主要领导的意见,否则这个消息在会后会很快传出去,后面的事就更难说了。顾维城慢慢说道:“刚才你们的话很有道理,我也思考过这些问题,但是我想这些才是治本的方法,我看来,基层干部没有干劲,缺乏的就是上升的空间和渠道,他们不认识上边的大领导,一辈子也许都干不到一个小科级,而市级部门的同志本身就占据很好的政治资源,年纪轻轻都能当上科级甚至是县级,这对基层的同志很不公平。还有我经常在谈到,选拔用人不能凭我们的一种印象,有的时候看到的和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实的,哪些人能干事,只有他们服务过的人心里最清楚,我们只有一部分的发言权,而非所有决定权。刚才大家也谈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党要管党的问题,其实这里面还有一句话就是从严治党、从严治吏,严才是核心啊。对我们的干部要严,怎么办?只有对他们进行全方位的监督考核,让他们没有随意随性使用权力的机会。我想这些道理你们都会理解的,如果还是老路子老办法,你们想象彭越,在天宁,彭越说用哪个干部就用哪个干部,这次市纪委在天宁一下抓了十几个科级以上的干部,这些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顾维城仔细把自己的思考与市委班子成员进行了交流。

    杜德平和李季等人的观点也有了一些松懈,不再过于坚持,毕竟这是市委书记做出的决断,顾维城的行事作风是不做则罢,一做到底,从他这8、9个月的时间来看,他是下定了决心就要干成事的人,阻挠有的时候会很被动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就可以了,真正出了问题时自己也能说得清楚。

    “刚才这还只是平南经开区提出的一些建议,我想在经开区搞了这次试点之后,我们市委也要有所行动,那就是重新制定对基层的考核办法,不能再下那些指标了,这样基层会丧失很多的工作动力的,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特点和特色,给他们空间和时间,来换科学持久的发展,不能用这些指标来束缚他们。你说经开区都已经没有农村地区了,都变成了城市,我们还考核他们农业指标作什么?这不是瞎搞嘛,但经开区都全部转换成了城市,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村不及时转为城市社区,这也是我们上面出现的问题,所以才会搞有农村名字的就要搞农业考核,这是不客观、不恰当的,考核必须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目标他们自己定,自己下多少目标必须说出个子曰,也不能随口乱报,明明实现得了的要报低,明明实现不了的要报高,给自己定目标就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给自己以动力。这是市委马上要跟进的事。”

    顾维城的第一步已经得到了基本同意,邓光和张凯感受最为深刻,这是赋予他们的权力,也是他们为平南做出的一份贡献。

    顾维城并不认为杜德平和李季的妥协就代表事情会顺利推进,阻碍必然存在,他思考再三觉得还是要到省委去,做好上面的工作,争取省委组织部的同意,这样政策性障碍就会减少很多。

    顾维城和省委组织部赵长明部长联系好了,想当面汇报一下平南经开区的人事制度改革问题,赵长明说刚好明天早上没有安排, 顾维城可以过去一趟。顾维城和邓光7点不到就从平南出发了,到省委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但省城里的拥堵顾维城是知道的,他想在9点钟之前赶到,省委领导的时间一般都很宝贵的。

    赵长明在办公室等候着,秘书小梁通报之后,把顾维城和邓光带进了办公室,一会又端过来两杯茶,端放在顾维城和邓光的面前。

    赵长明认真看了平南经开区的人事制度改革方案,摘下眼镜放在材料上面,对顾维城说道:“维城啊,你的想法很好,我个人是非常支持你的,你们抓问题抓到点子上了,这是你在平南的第一步啊,你一定要走稳、走好,千万不能在这上面出问题。要多思考细节上的问题,在实施的过程中也还是要维护干部队伍的整体稳定,我只提一点小建议,供你们参考,就是能不能分类处理,划个时间段,退休了的和还有几年就退休的是不是单独拿一个处理意见,老同志的情绪也还是要照顾的,搞一刀切有时候不一定能达到既定的效果啊。”赵长明很委婉了指出了顾维城背后的隐忧,毕竟在职干部好管理,这些老同志确实是个问题。

    “感谢部长,我们回去再研究细化一下。”得到了赵长明的认可,更加坚定了顾维城的变革之心。

    “希望你们能取得成功,成功之后,我一定到平南来看望你们。”赵长明给了两人最大的鼓励。

    从赵长明办公室出来,邓光跟顾维城说,他到赵长明秘书小梁那去一下,请顾维城稍等片刻。在小梁的办公室门前,邓光从提着的大公文包里悄悄拿出两条白盒烟,放到小梁的桌子上,说道:“小梁兄弟,这里带了一点平南的小特产,你收下,以后有时间到平南来检查视察啊。”小梁是认识邓光的,作为地级市的市委组织部长经常到赵长明这里来汇报也是常有的,每次来都要带一点小东西,拉近拉近关系,这也是官场里的不成文规矩,小梁并没有太拒绝,只是说了句“邓部长客气了,有事您吩咐。”

    在上级领导的秘书面前,下级干部都只能放低身段,这些人虽然没有多少实权,但他们身上有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信息,现在的社会信息是最有价值的产物,也许一句话或者是一个眼神,就能为你下一步的行动提前做好准备,打下埋伏,这就是信息的价值,决策者需要掌握最多的信息才能为自己的施政提供更多的便利条件,而执行者掌握最多的信息才能有助于他们朝着组织需要的方向推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