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底怎么回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281字

    平南经开区的人事制度改革方案正式通过了市委常委会的审议,在最终的审议稿中,顾维城采纳了赵长明的意见,整体方案从明年的1月1日起开始执行,平南经开区享受县级非领导职级待遇的一律不调整,按原来的待遇标准实施,享受科级非领导职级待遇的一律按新标准执行;全市从现在开始调研员及以下的非领导职数不再增加,减少也不再递补。

    方案以市委办的名义正式下发,平南经开区又一次被悬在了舆论的最前沿。

    市委组织部设计出的一套复杂但可以具体实行的干部日常量化考核系统在平南经开区全面推行。平南经开区党工委新设立了一个新机构——干部日常量化考核办公室,私下里简称量考办,新机构的工作人员配备了4名,没有一名是平南经开区的干部,是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从全市遴选出的。

    平南经开区给市委打了一个请示,请求对全年目标任务进行重新核定,这是顾维城的意思,只是不想在全市造成太大影响,毕竟今年工作还有2个月就要结束了,他想经开区还是要走在前面,哪怕只有2个月也要给他们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人事是一部分,考核更是重中之重。

    平南经开区的请示对于经济指标调整的幅度并不大,几项主要经济指标上都还是按照年初的计划实施,只是请求减少固定资产投资、农村经济发展等与园区发展现状不符的指标。市委很快同意了经开区的请示,以市委督查办的名义下发了调整年度目标任务的通知。其他县市区、园区都在羡慕经开区可以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目标任务调整,也看到了在经开区搞的人事制度改革,但都只看着好的一面,忽略了险的一边,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官场莫不如此。

    而此时的天宁,郑和平在详细的看着从市委组织部得到的那份平南经开区人事制度改革方案,顾维城选择了天宁也作为试点单位,但并没有急于上马,因为把天宁的干部队伍整顿了才是首要之急。顾维城并没有给郑和平下达整顿干部的使命,毕竟他没有在组织系统从事过,也只是一个挂职的县委副书记,没有过多的权力去干涉县委的人事安排,顾维城给他的任务就是调研,一个顾维城很关心的课题。

    在郑和平到天宁后的第二个月,市委派来了新的县委书记,新书记原本应该和郑和平同一时间到任的,但县委书记的任命还需要省委常委会审议,因此被拖了一段时间,新的县委书记就是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钟永。

    天宁县委班子进行了大面积的调整,其中县长冯彪也因为严重渎职,受到了党纪处分,被降为副调研员,调整到市残联,在政治上也算走到了尽头;县纪委书记苏郭林被调回了市纪委,任了一个副县级的处室主任,虽说是平级调整,但这和打入冷宫没有什么区别,原因就是苏郭林没有履行好监督职责,有情况也不向组织汇报;县委组织部部长刘琨则调到平阳区委任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同样是平级调动,但从边远县到核心区,这是明显的同级重用的了,理由同样简单,他还算有政治良心的人,最后站出来为杨彬彬伸张正义。

    平阳区委副书记郭筱瑶任命为天宁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市纪委干部监督室主任曾友才空降任天宁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部务委员、干部二科科长林挚佑任天宁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这次给天宁县委配备的干部都是属于重量级的人物,按照官场的惯例,这些人都是要到发达的县市区去任职的,但天宁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市委首先要做好当地的稳定,没有经验和威望的人是很难办到的,所以顾维城才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把这些骨干和精英都派了下去。而这些人都是在钟永到的前一个月就全部就位了。

    郑和平在天宁的日子真不轻松,到了天宁之后就扎根到了基层去,钟永知道顾维城派郑和平过来是有目的的,他全力支持郑和平的工作,不是特别重要的会议就不让他参加,还把原来彭越留下的越野车提供给郑和平使用,郑和平对于这样的待遇并没有拒绝,因为很多地方路实在太难走,没有越野车真是只有靠步行了。

    郑和平在多西乡去了很多次,每次都会待上很长的时间,不是那里的风景有多么的美,而是那里最能体现天宁这个山区的特点,几乎在那里就能找到所有天宁乡镇的影子。

    郑和平知道很多的智慧都是藏在民间的,古语有云:山野出高人,但凡小说杂记里描写的与世无争的世外高人,莫不是深藏功与名,潜身于山间溪流旁。郑和平并不是真的想在这高山流水间寻找到这样一位,暗藏内力,洞晓天地的神仙,那真的只有小说和历史神话里才有的,不是每个诸葛亮都在茅庐等着伯乐来。郑和平的理解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不识庐山真面目”,太多的体制内的人习惯了体制内的工作流程,往往都是按图索骥,年轻人都是在执行着安排部署,没有多少独立开展工作的机会,如果年轻人有想法有闯劲,但违背了领导的意图,就会背上自作主张和不稳重的看法;当上领导之后,更多的是考虑政治前途,精力都用在了能让上面看到的面子上,创新又需要较长的时间来支撑,也要承担很大的政治风险,而政府工作最大的价值往往都潜藏在为人所看不到的地方,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立竿见影的工作里,这就是领导不愿触及或者说不愿创新的原因。而普通群众没有那么多的思考,他们把很多的问题都看得特别透彻,因为每件事可能都关切到他的切身利益,这些问题不能说明群众目光短浅,从一个侧面也证明了“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的真理,你做的工作到底怎么样,不是你在报告里吹嘘得多么美好就是真的,也许未来这项工作真的能带来很好的社会价值,但是你没有科学的理论依据,就很难获得群众的认可。

    郑和平就是到群众中去听平时顾维城听不到的声音,然后把这些声音整理好,提供给顾维城,这就是他的使命,一个政治上伙伴的责任。

    叮铃铃…叮铃铃,钟永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天宁县河子乡党委书记打过来的。

    “书记,不好了!”电话那头很焦急。

    “你慢慢讲,什么事?……啥?”钟永呆住了,电话掉在了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