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的威严和温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103字

    市委政法委书记唐炼彬在市公安局信访接待大厅亲自主持了与市委群访人员代表的见面会,这次的见面会上,死者代表依然气势汹汹,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感觉。

    市公安局局长嘉义向群众把联合调查组做出的最终结论,当结论一出时,有人立即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嘉义的鼻子骂道“狗官,你们这是包庇”,更多的人站了起来,大声叫嚷着说不听这个结论,要和市委书记见面,有个年近60的女人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喊道“政府草菅人命了,政府杀人了”,这群人做出了要离开信访接待大厅的架势,要冲向市委去。

    嘉义并没有生气,早已安排好的工作人员已经把大门关上了,这群人又叫喊出说政府绑架老百姓了,公安要抓好人了之类的言语。嘉义咳了两声,大声喊道“请大家坐下,我们好好谈谈”。

    带头的人率先回到了位子上,他想政府终究是会妥协的,他招呼了身后的人和他一起回来,他们摆开了谈判的架势。

    “你叫李拐子是吧?”嘉义问着带头的中年人。

    带头的人觉得有一点点奇怪,但并没有太多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呢?”嘉义继续问道。

    “我,我,我和他是老乡,朋友,我替他打抱不平,怎么了?”李拐子声音有些强硬,想要压过嘉义的声音。

    “据我所知,你是平阳人,而死者是文山人,你们几时成了老乡了?”

    “这,这不用你管,你不要岔开话题,你们到底解不解决问题,不解决我要去见顾维城,请他出来主持公道。”李拐子明显感觉出了一丝异样。

    “李拐子!何老六!苏麻子!单大姑!……你们给我老实点!”嘉义怒拍桌子,一下叫出了这几个人的外号,下面的人一下安静了,被叫到名字的人齐刷刷的望着嘉义。

    “你们安的什么心,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和死者谈好了,要到钱了三七开是不是?你们和死者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明确告诉你们,你们这是寻衅滋事!已经构成犯罪了!”嘉义的言辞十分肯定,下面的人顿时没了任何声音,嘉义说完拍了一下桌子。

    十几名警察瞬间冲了进来,对照着这些已经勾画好的名单,把这伙组织和参与围堵市委办公楼的人全部控制起来,气氛完全被控制了,这群人都埋着头,不敢抬起来。李拐子这伙人是长期从事医闹、围堵政府办公楼的职业群体,他们往往是发现了某些和政府以及公务员相关联的社会事件,就主动联系和参与,每次都提出“风险代理”,要到了钱就按比分成,这次市公安局组织的见面会把这伙人一网打尽。

    李拐子被带走了,留下了死者的六名亲属,真正的亲属。

    “我们很同情你们的家人,但这个事件的本身是他违法了,而市农业局的科长没有一点责任,他不仅及时参与了抢救,还给了你们两万块钱,以示人道主义慰问,希望你们要尊重法律、尊重政府。”嘉义向死者亲属作了说明,语言也没有之前的强硬。

    “我们都是被他们骗了的,他们说只要是有政府人员在里面,闹一闹就能有更多的钱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家里太穷了,我们根本连丧葬费都付不起,而且他的孩子还不满6岁啊,出了这个事,家就全毁了。”亲属哭着向嘉义说清了事实的真相。

    “我们都知道了,但你们的家人违法在先啊!你们要遵守法律就不会有这样的惨剧了,你们这次围堵更是触犯了法律,是犯罪啊!”死者家属这才明白自己已经在法律规定下越走越偏远了。

    “但是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已经请示了相关部门,你们不知法,是被李拐子一伙人利用了,围堵市委中你们也没有积极参与,只是在背后听他们安排,这次就不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了,但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这样触犯法律了。”嘉义化解了他们心中的另外一层担忧。

    “这里有5万块钱,是那天晚上和你们家人一起喝酒的人出的,他们没有劝阻你的家人酒后不要驾车是有一定责任的,我们找了他们,他们共同出了这笔钱,也算对死者的一种补偿了。这里还有1万块钱,是农业局的那个科长,他知道了你们的情况,又拿了一点钱给你们,希望能帮助你们一下。市民政局和你们县民政局沟通了,民政上会给一些补助,孩子上学的问题不用担心,到孩子上高中的学费政府都给你们免了。你们要好好遵守法律,有些事不能背着法律去干,法律会公正的裁决,至于你们的客观问题,你们可以申请各种的援助和帮扶,但这些都不是你们绑架和要挟政府的理由。”唐炼彬向死者家属介绍了更多的事和道理,这也是顾维城想要表达的东西。

    死者家属抱着钱离开了,他们走的时候不停的向唐炼彬和嘉义鞠躬敬礼,他们走一走又停下,反身再鞠躬,唐炼彬和嘉义则把他们送到了公安局的门口。

    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事,引起了顾维城的深深思考,他想是时候开一个座谈会了。

    这个时候郑和平醒了。

    殷世娜向郑和平说了季三儿的事,他醒来就给顾维城打了电话。

    “顾书记”郑和平的话有些虚弱。

    “和平,你醒了!太好了!”顾维城显得特别兴奋,因为他的同学跑过了死神。

    “顾书记,季三儿的事都惊动到你了,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郑和平和顾维城说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季三儿的事,这让顾维城有些没有想到。

    “没什么,你安心养病,他触犯了法律谁都救不了他,即使是为了你的名声,这也不是理由!他的孩子我已经委托钟永同志照看了,等他出来后,也请钟永帮他再找一份工作,我作为市委书记只能做到这点了,法律的审判我不希望有人去干涉。”顾维城说出了他的想法和要求。

    “谢谢,谢谢书记。”

    “你好好养病,过几天我来看你。”

    郑和平对顾维城从心底里发出了一种敬佩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