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敢面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450字

    城市管理,特别是市场规范一直是平南市的行政管理难点,这不是平南市的一地特色,在全国范围内,城市管理者的负面形象都被媒体无限放大,在老百姓中城市管理执法者,也就是俗称的城管成为了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之一。元旦刚过不久,法院重新接受新一年的案件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提交到了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里,这次的被告就是平南市城管执法局,而原告则是一名被没收了经营工具的小贩梅荣,他被告知在某个区域内违法经商,他烤红薯用的自改汽油桶和三轮车被城管人员没收了,他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而他的代理律师则是本市一名刚加入律师队伍不久的新人黄大川。

    本来没收一个汽油桶和三轮车不值多少钱,但梅荣是一个下岗工人,这点点小买卖却是他所有家庭收入的来源,而黄大川则是一个想出名的小律师,两个都想为自己利益争取一把的人,把市城管执法局告上了法庭。市中院对于这个案子有点犯难,不立案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的规定,立案了这可是告的市城管执法局,这样的事例在平南市里太常见了,中院怕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敢擅自立案,给梅荣找了点理由,拖延了一天,就把这件事紧急报告给了市政法委。

    顾维城在召集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几个部门研究前一段时间发生的那起围堵市委的群体性事件时,得知了这个市中院报来的紧急报告。

    顾维城听了市中院的汇报,对市中院院长权斯溢问道“这个案子符不符合立案要求?”

    权斯溢向顾维城报告道“立案的标准是达到了的,但被告却是我们的市城管执法局,这个事情如果我们立案了,就会在全市引起连锁反应啊,我们有些拿不准。”

    “那这个小贩的起诉就是合法合理的,对不对?”

    “法理上讲是这样的”

    “那你们就大胆的立案,如果你们不立案,你们就是违法了,而且是知法犯法。我想你们不仅要立案,还要公正的来处理,不要过多的思考政府的顾虑,你们做好法律者的本分就行了。”顾维城向权斯溢讲道。

    “顾书记,这……”

    “没有什么这不这、那不那的了,你们要按法律程序去办理,我希望城管执法局的柳林彬同志要亲自出庭应诉,这是他一个行政执法者应该履行的职责。”顾维城再次强调了自己的观点。

    这个小贩告城管的案子被正式立案了,在平南市里也广为流传,人们都在观望着这起民告官的案子到底会走向何方。

    三天后,顾维城亲自组织的法律工作座谈会在市委的一号会议厅举行了,参加的人有市政法委、市中院、市检察院、市司法局和部分县市区司法单位的干部,还有很大一部分的人民法院陪审员、人民检察院监督员、律师、法律工作者参加。黄大川有幸成为了这里面的一份子,当然也有市城管执法局的局长柳林彬,黄大川和柳林彬则是顾维城亲点的。

    “黄律师,你看你对面坐着的就是平南市城管执法局的局长柳林彬同志,我想你并不认识他吧,柳局长,你也没见过这位黄大川律师吧。”顾维城的开场白让在场的人都很不解,黄大川和柳林彬都摇了摇头,确实这两个人在生活中几乎没有一点交集,但他们即将成为法庭上的两个对立面。

    “黄律师,你要起诉的就是这位柳局长,柳局长,这位就是起诉你的黄律师,这算我把你们相互介绍认识了吧!今天市委把很多从事法律工作的同志都请过来,不是给二位搞庭下调解的,这也是行政诉讼法所不允许的。请大家来,我想主要的目的是想和大家聊一聊法治的一些问题,也就是依法治市的工作。请大家畅所欲言,放开了讲,我这个市委书记更多的是一个召集人,所以今天我就只带着一对耳朵来的,希望不要影响了大家的发挥。”顾维城让两位特殊露面的人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顾书记,你给我这个机会,我就先来抛砖引玉,想给你讲一讲我们当律师的一些感受”黄大川自告奋勇的第一个站了起来,顾维城示以微笑和点头,表示他继续讲下去。

    “在国外律师是非常受人尊重的一个职业,而在我看来,中国的律师根本谈不上什么体面,充其量只能说是一个吃饭的家伙事,有的人看律师代理一个案子能挣多少代理费,其实一年到底,我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结余。当律师要不你就打成知名律师,打成知名律师前期无非就是打刑事和打行政两类,这两类的辩护难度大,能够成功的几率低,但是只要成功的打赢了一次,在这个圈子里你就是名人了,之后你才能自由选择性的去代理价值高的民商事案子,这就是一场赌博,为什么?因为在法律下的地位不对等,信息不对称,在打刑事和行政的案子里,几乎是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司法体系,想要赢下来,或者说办两个“辛普森案”,比登天还难。顾书记,你肯定也看到过媒体报道的冤假错案,这些被告的背后都还是有律师在辩护啊,而且这些关键性的证据很多人都是能举证出来的,但是为什么最后还是办成了冤假错案?就是个人的力量太单薄,你举出的证据再有说服力,法庭不认可就什么招都使不出来,本来无罪的也只能往罪轻的方向去辩,你让这些律师怎么去维护正义?最简单的一件事,我代理的一件刑事案子,从始至终到开庭前,我都不能和我的代理人见上两面,更别说检察院、公安局那边的案卷了,几乎一点法律地位都没有。”黄大川连珠炮似的在发着牢骚,顾维城却没有什么反对。

    “书记,要我说,还是政府的手伸太长了,特别是那两只隐形的手,几乎就把司法的脖子掐断,法律快要出不了气了。”另外一名律师说道。

    “你不要乱讲啊!什么手不手的?你不就是说政府在阻挠司法独立嘛!毫无根据的乱讲,你们律师不是讲公正吗?你这就公正了?”认识这位律师的一名政法委干部在提醒他。

    “看,不用我说就站出来了吧,我又没点名,你们自己跳出来的!”律师显得很不高兴,这个律师也曾经代理过一些刑事案件,还有一些比较大的刑事案件,最后政法委牵头组织研究了,律师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到,因为他口无遮拦,就成为了平南市律师队伍里的一个怪人。

    “你不要讲了,还是请这位律师发表他的观点!”顾维城显得有些严厉的对政法委的干部批评到。

    “顾书记,法律维护的是什么?是社会的道德良知下的公平正义,而不是你们政府的利益!法律是为所有公民服务的,不是给某些政府组织或者个人服务的!”律师有些情绪激昂了。

    “你讲得很好!我就是请大家来谈一谈怎么维护法律的正义!我想你们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了,我洗耳恭听!”顾维城又要做一次小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