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欺骗的代价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081字

    顾维城在文山县又走访了十几个接收挂职干部的单位,顾维城看到有七、八位干部就住在工作单位所在地,有的在县城里面,有的则在乡镇上,但也有几位干部是住在平南城里。在文山县检查过程中,顾维城发现很多的单位都没有值班的工作人员,都是些守门的老大爷替他们在履行着值班的责任,问起来都是到基层去检查工作了。

    到了晚上十点半的时候,顾维城返回到文山县委、县政府办公楼区,径直走到了县委值班室,查看到今天带班的领导是文山县委副书记于双全。邓光很快打通了于双全的电话,于双全说自己就在办公室里,一分钟后,他迅速赶到了县委值班室,见到了顾维城带领的检查组。

    “顾书记、吕书记、邓部长、何秘书长,你们好。”于双全挨个跟面前的市委领导握手,顾维城看到于双全的脚下鞋子都还没有完全穿好,有半个脚后跟都还踩在鞋上。

    “双全同志还在坚守岗位啊。”顾维城说道。

    “报告顾书记,今天县委是我带班,文山这边出了规定的,夜间值班领导都必须在岗,工作日期间两个一把手都不能离开文山县。刚才下来太急了,所以鞋都还没有穿好,让书记见笑了。”说着,于双全把鞋子拉了起来。

    “刚才没有通知你们,我和几位领导到文山下面的几个地方走了走,看了下,现在又来打搅你的休息了。”

    “书记,你太客气了。”

    “请你通知县委书记、县长、纪委书记、组织部长马上回来,我们半个小时后开个会。”顾维城向于双全下达了安排。

    很快文山县委书记姜坪军、县长鲁典昌、纪委书记王梅香、组织部长周楠希赶到了文山县委。在来的路上,其实很多人都接到了基层单位打来的电话,说市委书记在文山县暗访,姜坪军当时就安排了还没有被检查的单位做好值班工作,不能出纰漏,但是他们又不好出面,因为市委书记在暗访,突然跳出来就会弄巧成拙,但所有县委常委班子都已经在县里等待了,他们准备着如果顾维城召集开会,能第一时间赶到。

    于双全其实刚从家里跑到了办公室,刚到一会就接到了顾维城的电话,他暗中还庆幸自己来的是时候啊。

    在文山县委的会议室里,平南市委和文山县委的领导们坐在一趟,市委组织部部长邓光把晚上的检查情况作了简要通报,顾维城要求文山县委必须把今天晚上的各单位值班情况进行统计,明天下班前直接送市委组织部。邓光在通报的时候并没有讲走访了那些单位,也没有专门提挂职干部的事,所以给文山县委的可用信息就只有基层被检查到的单位领导的汇报,怎么去处理就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了,顾维城到底掌握了多少,文山县委心里一点数都没有。

    第二天一早,文山县委忙活了起来,各单位值班情况陆续报到了县委组织部,县委组织部把每条信息都认真汇总,在中午下班前形成了报告,交到了县委书记姜坪军的手里。

    姜坪军把昨天晚上一起开会的县委常委都召集起来,对于报告进行了认真研究,逐条逐句的再次论证,害怕还有没说清楚的地方会让市委领导抓住辫子。至于马前山,县委组织部的解释是马前山在柳树垭村下村检查工作,和村干部一起用餐,晚上7点半就赶回了镇政府继续值班。

    市纪委和市委组织部安排了两组工作人员分别赶到了清泉镇和市林业局,悄悄去了解马前山的工作情况。下午下班的时候,两个调查组把调查意见汇总反馈给了顾维城。

    马前山除了第一天到清泉镇报到之后,就再也没有到清泉去上过一天的班,因为在第一天上班的时候,马前山感觉到这里条件太艰苦了,还要长期在镇上住勤,每天都不能回自己的家,马前山这是在机关工作了这么多年,这些苦是他没有受过的,也不想去受的,在跟蒋忠顺沟通了之后,马前山就回到了市林业局上班,并没有真正下去挂职。

    而文山县委组织部根本没有去过多了解事实的真相,觉得这是市上的挂职干部,自己的干部都还好说,就是不能得罪上级机关的领导,这些都得不偿失,所以在报告里也就为马前山找了很多很好的理由。

    市纪委很快把文山县纪委书记、安排在文山县挂职的市级部门纪检组长召集了起来,市纪委传达了顾维城的意见,一是对文山县委书记姜坪军、组织部长周楠希、市林业局局长黄伟进行组织诫勉谈话;二是对于文山县委当日值班中脱岗、离岗的人员,按照干部管理权限进行立案调查,按规定给予相应的处理意见;三是建议由文山县纪委对于弄虚作假的文山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卢代文、清泉镇党委书记蒋忠顺进行组织调整,调离现岗位,给予相应的党纪处分;四是对马前山违反劳动纪律的事进行严肃处理,由市林业局和文山县委分别提出处理意见,马前山的挂职锻炼就此结束;五是市纪委把处理文山县的事情在全市进行了通报。

    文山县委没有想到自己“好意”却把火引到自己的身上,一帮人莫名其妙的挨了处分。市委组织部对全市的上挂下派干部进行了专项督查和检查,也查出了一批不到岗到位的干部,这些人很快都受到了和马前山一样的处理意见。

    顾维城并不是觉得这些人把自己的“重要讲话”当做耳边风,不尊重这个市委书记的意见,而是觉得这样阳奉阴违、害怕吃苦的干部,面对组织尚且如此,对于群众他们又能有多少真情实感,他说过的那句“如果对不起组织的信任,组织也就没有必要信任这些干部”,并不是空话,这些人被列入了干部选拔黑名单,彻底从后备变成了背后,至少在顾维城任职的时间里,他们是没有一点上升的空间了,但凡事也都有例外,这里面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