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挖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092字

    黄大川在平南市富安河一号桥上遇到了一起奇怪的车祸,这从车祸的事故当事人只有一个,就是黄大川本人,他驾驶的本田雅阁车在一号桥上爆胎了,车子停在了大桥正中间,导致了整个桥面交通突然拥堵了起来,一个小时候,在交警和救援车的帮助下,他才修理好车辆,从现场离开。

    黄大川驾驶自己的本田雅阁车到平阳区人民法院去处理一起代理的案子,当天的阳光格外明媚,亮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在驾驶时,黄大川猛的发现桥面中有连续的三个小黑影,应激反应下,他把车子往一侧靠了靠,试图躲避面前突然出现的不明物体,但是刺眼的阳光让他并没有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嘭、嘭”两声响起,黄大川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右前轮发生了猛烈的撞击,车子的方向感瞬间发生了偏移,可能是发生了爆胎,这是他的第一直觉。他稳稳握住方向盘,按照驾校里教的处理爆胎时的应急处理原则,缓踩刹车,车辆在20米远的地方终于停住了。黄大川马上打开了车辆的应急尾灯,两侧双闪的黄灯警示着后面的车辆,这里出现了事故。

    黄大川下了车,在确定前后没有来车的情况下,赶忙绕到车的右侧,仔细的看了看,右前轮已经彻底没气了,瘪瘪的斜趴在路上。黄大川第一时间从后备箱里取出了三角警示架,放在车后20米的地方,也就是他发现黑影的地方。

    让黄大川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小黑影居然是有50多厘米宽,80多厘米长,20多厘米深的坑,仔细观察下不难发现,这些深坑都是人为挖出的,坑的边缘露出了规整的机器切割痕迹,这根本不是路面自身造成的坑陷,黄大川第一时间作出了自己的判断。

    环顾四周,这样的深坑并不是单一存在的,桥面上每隔不远都会有这样几个小坑,这个城市里经常会有这样的坑出现,原因很简单,当路面出现了破损时,有关部门就要组织队伍对路面进行修补,这样的事在这个城市里太普遍了,这些坑造成的车辆损失也不是少数了。

    黄大川的车就停在桥面上,一直等待着救援车前来救援,自己并不知道车辆除了爆胎以外还有没有受到更严重的损失,所以没有盲目的进行自我解决,当然黄大川也有自己的思考。20分钟后,在拥堵的车队里,交警和救援车几乎同时赶到了,在救援车的帮助下,黄大川的车更换了新轮胎,现场很快也就被清理完毕了。交警说这就是一起简单的事故,责任当然是黄大川自己的,作为驾驶员应该自己更换轮胎就撤离现场,黄大川解释道没有备胎所以才耽误了这么久,交警也就没有在深究,只是告知黄大川要注意在车里准备好备胎,这是驾驶的一个基本常识。救援人员把拆卸下的受损轮胎放到了黄大川的面前,请他仔细看一下,并告诉了他发生事故的根本原因,轮胎里的钢盆的一个边缘发生了严重的变形,正是这个变形导致了轮胎内的气体泄漏,也就造成了爆胎的现象,其实轮胎的表面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和损失。

    黄大川仔细问了救援人员,什么情况会造成这样的现象,救援人员用专业的知识告诉黄大川,除非是遇到路面崎岖不平,受坚硬的物体硬性撞击,否则是不会造成钢盆的弯曲变形的,在城市中紧急状态下车辆轮胎掉进不平整的坑洼或者是通过高度异常的减速带,都可能发生类似的情况。

    黄大川并没有就此罢休,自己的车无缘无故受到了损失,作为律师,他的职业习惯让他不得不对事件的经过再次回忆和思考,黄大川在现场对所有的路面情况进行了照相,固定了他所想要的东西。

    12319的热线电话被黄大川打通了,接线员是个女人,声音很甜美,感觉得到应该是很年轻的小姑娘,黄大川在电话里仔细把事件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接线员,接线员很热情的表示把事情已经记录下来了,会很快转交相关部门去处理,在查清事情后,会有人和黄大川进行联系,黄大川感觉到这个事处理起来可能不会太麻烦。

    一天之后,黄大川接到了一个尾号是319的本地座机电话,电话接通后,依旧是一个很甜美的女声,她主动问道“黄先生,你好,请问昨天你所反映的问题,有没有人找过你解决?”

    “你是昨天我投诉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如果你愿意来解决的话,我没有意见。”黄大川的话语有些戏谑,但却是实话,从昨天拨打了12319之后,确实没有任何人来主动找过他协商这些事情。

    “哦,这样的啊,那你能确定你所说的路面维修的具体施工单位了吗?”接线员继续问道。

    “我说美女,这好像不应该是我的责任吧,寻找责任主体应该是你们的事情吧,你们作为建设和维修的主管单位和业主单位,这件事的责任主体认定的举证义务应该是你们,而不应该是我吧。”

    “先生,是这样的,你昨天我们详细记录了你所反映的情况,我们一直和市级部门沟通,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任何的施工单位,你能确定是在富安河一号桥上发生的事故,你能确定是城市建设管理单位在维修造成的路面破损吗?”

    “美女,我想你问的这些问题很不聪明,我只希望你能把我们今天的对话记录下来,因为我已经录了我们全部的对话内容,我想有些事你也说不清楚,在法庭上会有人站出来说清楚的。”对于这种敷衍式的电话,黄大川感觉到十分的气愤,他想自己还是该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为自己维权最有说服力。

    “先生,请听我讲,我只是想再核实一下,请你冷静一下,我马上在联系一下,尽快为你解决。”接线员感觉到这个人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自己想说得话几乎都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被他推回了,仿佛自己都是被他牵着鼻子走,这和以往处理的投诉情况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