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补救

    更新时间:2018-08-09 12:56:40本章字数:2171字

    黄大川并没有理会12319接线员的解释,他想有必要为这个城市再次贡献自己应尽的义务了,他将用自己手中的武器给予他们最强的一次教训。

    城市建设一直是城市管理中的难题,并不是说城市管理本身有多难,而是政府的行政能力与时代的发展出现了理念滞后的问题。城市管理者始终把自己作为管理者自居,而忽视了最好的管理其实就是服务,政府的本职更应该立足于服务员的角色。

    城市道路的维修就是城市管理最明显的外在表现,可以说一个城市管理水平高低,就体现在一处处细小的维修细节中,很多行政单位并不重视细节,并不是他们不懂细节,而是他们忽视了细节对于形象塑造和提升效率的重要性,很多政府执政者都是把自己放在管理者的地位上,甚至在法律的边缘游走,漠视了群众最直接的关切。

    黄大川深受这次爆胎事件的影响,一是自己确实被城市管理者所伤,伤的是他的利益,二是对城市管理者的行为所伤,被无尽的推诿伤透了心,他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市民面对行政权力的无奈和无助,如果再不站出来,更多的人都只有打碎牙齿往肚里咽,他咽不下这口气,这是他的骨气。

    黄大川亲自写好了诉状,把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市交通局、市交警支队、市道路维修管理处四家单位告上了平阳区人民法院,状告的原因就是行政不作为,诉讼要求有两条,一是要赔偿自己的汽车维修费用680元,二是就他们的行政不作为在日报、晚报上公开向社会道歉。

    黄大川在平阳区人民法院立案庭的立案并没有受到多少阻碍,四家单位也很快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立案后,黄大川的手机被不尽的电话打爆,四家单位的分管领导向黄大川打来电话,表达的无外乎三层意思,一是这件事和自己单位并没有多少直接关系,路面维修都是其他单位负责的事情,自己单位并没有实际参与;二是想和黄大川进行私下调解,他的车辆维修费用并不是问题,可以帮助黄大川协调其他单位出这笔钱化解;三是希望黄大川尽快撤诉,如果实在不撤诉,能不能把自己单位从被告中取下来。

    黄大川并没有理会他们,他很委婉的告诉了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领导,说自己的官司并不直接针对某个人,他是针对的这种现象,钱也不是大问题,只是自己想要真正的责任人能站出来,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

    被拒绝的领导非常气愤,但是如果走上了法庭将使一个单位都抬不起头来,虽然前面黄大川代理的梅荣状告市城管执法局的案子在全市引起了轰动,但谁都不想真正站在法庭上,和一个普通群众面对面的辩护来辩护去,这是对他们的权威一种打击,对他们单位形象的一种破坏。

    更大的领导打来了电话,部门的一把手亲自和黄大川进行沟通,说只要撤诉,一切都可以谈,毕竟维修费用并不是一笔天文要价,黄大川的要求不过分。法院的领导也来做黄大川的工作,告诉他如果真的这样做,会在平南的法律界留下不好的印象,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刺头,这对他以后的业务是有影响的。黄大川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主任也亲自找到他,告诉他现在事务所受到的压力特别大,希望他能尽快撤诉,否则很多黄大川接手的案子就需要转交给别的律师处理。软硬兼施下,黄大川的心里有一点点动摇了,毕竟钱也不是多少,自己不是不能给,再说也有人愿意为他付这笔钱,可能比实际支出的还要多,他到底该怎么办,自己也有一点怀疑和犹豫了。黄大川突然想到了顾维城,上次召开的法律工作座谈会上,黄大川重新认识了这个尊重法律的市委书记,在会议上他还特别记下了顾维城的电话。

    “顾书记,您好,我是平南市的律师黄大川,上次参加了您主持的座谈会,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向您汇报一个事。”黄大川并没有贸然给顾维城打过电话去,而是先向顾维城发去了短信,试探性的问了问。

    一分钟后,黄大川的电话响了,手机显示屏上显示来电者正是顾维城。

    “黄律师你好,我是顾维城。”顾维城自报家门。

    “顾书记,您好,没想到您还真能回一个电话”

    “你不是说有事要讲吗?所以我就第一时间给你打过来了,我不能耽误你的时间啊。”顾维城显得特别的谦逊,这一点让黄大川也感觉到了一种异样,一种有别于过去的市委书记做派。

    黄大川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向顾维城做了汇报,把自己面对的多重压力,特别是政府机关的威胁他着重强调了一下。顾维城说让黄大川坚定的走自己的路,其他的不用再考虑了。

    黄大川明白顾维城所说的不用再考虑,也就是他会出面去协调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自己不会再腹背受敌了。

    威胁的确没有了,登门拜访的却猛然增加了许多。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一把手戴蒙找到了黄大川,希望能和他一起共进晚餐,黄大川委婉的拒绝了,说他们现在的法律关系不方便一起吃饭,这样会给别人留下闲话。

    “黄律师,你就不要太执着了,这点钱又不是太多,不行的话我个人出钱,如果你真的需要,我把四个轮子都给你换套新的,你看怎么样?”

    “戴局长,这还真不是钱的事。”

    “我说黄兄弟,你开个价,只要你从法院撤诉,什么价我们都好商量。”

    “戴局长,我想跟你说,这真不是钱的事,我也不想用这件事来裹挟你们,我觉得你们应该明白我需要什么。”

    “你这个年轻人啊,真是固执,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啊?非得走到法院去,你看我都来亲自拜访你了,你也还是要给点面子吧,再说顾书记也给我打了电话,你看我不就来找你商量了嘛!”戴蒙是明显误解了顾维城的意思,这样的思维能力怎么能坐上局长的位置,黄大川显得有些不可理解。

    黄大川依旧在忙碌着准备自己的出庭材料,而心不死的几个部门一把手还在找关系,希望最后时刻能让自己不站到法庭上,黄大川始终没有把这个口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