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谷雪鸮(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3本章字数:1121字

    于是仙禽族各族长同时松了口气,一致认定迷谷里是缺了个烧丹炉做粗活的丫头,凤离仙尊以招徒为名选了这只可以整年里值夜班的雪鸮鸟做仆从,嗯嗯,那只呆鸟就是在迷谷做做打杂儿烧茶水的粗活儿,没啥好羡慕的......仙界好事者们渐渐地不再把视线总盯在迷谷。

    听说堂兄的高徒化形成仙体,凤止仙君派青梧宫仙使带了一份贵重的贺礼送到迷谷,可惜两位凤族老仙使跟龟仙人絮絮叨叨了半日,难得离上仙也屈尊出面陪他俩喝了三杯茶,老仙使们干笑得脸都硬了,就是不见离上仙让他那新徒儿出来露个脸儿。

    话说兵分两路,趁老仙使跟凤离他们唠嗑的当儿,凤止仙君念着隐身诀悄悄潜进迷谷里左寻右找,终于在一间书房里找到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女孩子,女孩大鼻子小眼睛,肤色黝黑,油亮亮的大脑门上长着一把数得过来的稀疏黄毛!

    这黄毛丫头此时正拿着一根毛笔在细帛上反反复复地写着大大的‘一’字,凤止仙君细瞧过来,嘿!能把‘一’字写成蚯蚓、树杈等各式形状,还真是让他叹为观止。

    细看女娃wa原身的确是只雪鸮鸟,再看她的长相和青灰色的微薄灵力......凤止仙君判定:她不可能是妻子凰烁或女儿凰歌的转世,凰族的女子就算投胎时被门板夹到脸,也不可能长成这种德性!凤止心情激越飘忽忽地灰来,失望忧伤地踉跄跄灰走。

    凤离送走仙使,回到书房见笨拙的团子把墨水抹得脸上手上都是,便拿了丝帕给她擦着,顺手摘下团子脑后的一朵粉色易颜花插回花瓶中。

    团子浑不知自己已从一个黑瘦丑丫头变回平时的可爱模样,抬起头来憨憨地对师父笑着,凤离叹口气把团子抱起来,“练了三天了,还不能写一个平整的一字么?”

    团子看看自己胖胖的两只小手,“它们以前只用来飞的,我的两只爪子......不,两只脚很灵巧的!我可不可以用脚练字,师父?”

    “荒唐!哪有用脚写字的?也罢,你慢慢习字,累了就在园子里玩,只要不出谷,做什么都可以。”凤离抱着团子走出房门,团子伸手去拨动房檐下的贝壳风铃,风铃的声音清脆悦耳,团子咯咯地笑起来。

    凤离上仙俊颜上的chong溺笑容顿时僵住,他模糊想起几百年前凰歌公主破壳时便是婴孩模样,他也曾这样抱着歌儿任她拨弄眼前的串串风铃......

    那时他总是催促着凰歌修炼法术,打算在她强大之后再告诉她的真实身份,他那时的计划是让歌儿以最完美的形像出现在青梧宫,当众揭穿凤止和鸽奴的罪行......到那时,师妹会认清凤止的虚情假意,和歌儿一起回到他的身边......不曾想,后来凰烁师妹居然宽恕了凤止的过错,再后来,竟会发生他无法操控的惨剧!“师父?“团子的手臂被凤离握得生疼,忍不住小声叫了起来。

    “哦。“凤离放下团子,”去膳房吧,江伯为你准备了蜜糕。“

    团子欢快地应着向厢房跑去,不太熟悉走路的两只小胖腿不时地趔趄一下,凤离走向迷谷大门,打算把四周的结界做得牢固一些,团子......无论长到多大,都一定要活在他的羽翼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