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迷谷雪鸮(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3本章字数:1429字

    五年后。

    这天午后的阳光晴好,团子提壶清泉浇了一遍树下埋了五年至今未生芽的蟠桃种子,想起五年前从凤离师父手里看到仙桃之时,鼻间闻到那股芳香迷人沁入心脾的气味,爪子轻触之后那软硬适中宜捏宜揉的美妙手(爪)感,口水又差点狂涌出嘴角,她咂咂嘴蹲下shen子——

    “团子!”凤离上仙走过来,制止她把桃核第一百零一次挖出来审查的愚蠢举动,“为师与河伯去青丘一行,你自个在谷里......”

    “又让我自个待在谷里?师傅,您带我去嘛!您带我去嘛!我就充当服侍你的茶水丫头,不乱跑也不乱讲话,您带我出去一次好不好?”团子仰着白胖的小脸,揪住凤离的袖角左右摇晃。

    她化形前的年岁就已不小,所以现在已是七八岁左右的凡界女童模样,生着大而黑亮的一对杏眼,小脸圆圆身量娇小,肌肤粉嘟嘟地很可爱。唯一与其他仙童不一样的地方是,她耳后的黑发之中有两缕是紫红色的,长发垂下来时就像是系了两条艳丽的流苏。

    自打她五年前化形,师父就不许她踏出迷谷一步,连去青丘探望灵猫阿妈和烈儿妹妹也不可以!虽说迷谷的修仙日子逍遥自在,可是来来去去就她和师父、河伯三人,也太冷清了些。

    “呃,仙尊......“龟仙河伯正要帮团子开口求情,凤离上仙一抬手止住他,低下头冷冷地盯着团子,”为师的话也不听了吗?!若是觉着这迷谷容不下你,大可一走了之,但是,走了之后别想再回来!“

    虽然凤离上仙向来就是难以亲近的冷清性子,但是团子还是第一次被师父这样严厉地训斥,她慌忙松了手缩着脑袋退到一边。

    凤离瞧着团子惶惶的眼神,又有几分心疼,“师父如此......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量,安心在谷里诵经习字,为师归时给你带些美味的吃食来。”

    “哦,“听到好吃的,团子眼前一亮,“师父会带蟠桃来么?以前吃的那种红红软软的、桃核会发亮的那种......”

    “这孩子!”凤离不觉微笑,“你上次吃的那颗蟠桃只在昆仑青鸟宫才有,那蟠桃五百年一成,每次也只结寥寥几颗,是神族历劫保命的圣物,若非你是......呃,是我新收的徒儿,昆仑西王母也不会赐你那颗桃儿助你化形。”

    “哦,西王母和师父是好朋友么?”团子听说那颗桃子来得这么不易,很懊悔当时吃得太快。

    “非也,昆仑西王母是为师的师尊,你应称她为师祖。“

    “师祖?师傅为何从未提起过她老人家?我何时可以去昆仑山拜见师祖?师父——“团子还是第一次听凤离讲到师门的事情。

    凤离上仙怕团子再追问下去,“好了,再耽误下去,恐误了青丘林仙君的寿宴,这山谷四面为师都施法做了结界,你切勿擅自跑出谷门。“

    话音未落,凤离上仙念起咒语,一朵凤羽形状的祥云在空中渐渐显形,从半透明变成乳白色之后才落在他脚下,载起凤离上仙冉冉飞远。

    龟仙河伯安慰地拍拍团子的脑袋,从袖中掷出一片龟甲,那龟甲见风长大,变成小船般大小飘浮在空中,河伯跃在龟甲上面冲团子挥挥手也飞走了。

    河伯成仙尚早,还不能像离上仙那样随便凝水成云就能当坐骑,用的是自己在凡界修行万年的法宝龟甲做载体飞行。

    但就是这样,也让团子羡慕不已: 她进谷三十年,,凤离师父只教她认字诵经,五年前化形后开始教她琴棋书画种菜养花,唯独不教她任何修仙的法术,仅会的一点点缩地移物之法,也是河伯私下里偷着教她的。

    团子怏怏地回到房里,练了一阵子琴曲,又读了几页河伯新创作的人界言情话本,她伸伸懒腰,到菜地里摘了一个甜瓜做午餐。

    吃完小瓜,她把所有的房间都清理了一遍,师父和河伯还没回来!看看天色,离做晚课背经咒的时间还有那么一阵子,她一个人在诺大的迷谷里未免有些无聊,团子打了个呵欠瞬间变回雪鸮鸟的本身,飞到迷榖树上找了个叶片浓密的树杈儿趴下准备眯个下午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