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丘宴(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3本章字数:1079字

    凤离上仙和龟仙河伯自是被安置到上头的贵宾席,而且不会和凤止仙君同桌,这是百年来神仙两界都晓得的规距。凤止仙君早到一步,正在和句余山的长佑上仙叙旧,他见兄长凤离依旧对他视而不见,只得苦笑着把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没消一刻,九重天的嘉宾也到了,神太子龙锦携两位神官前来青丘向林蒙仙君道贺,林蒙对着龙锦带来的贵重贺礼眉开眼笑,险些乐得九条尾巴都露出来晃上一晃,尧光公主揪着父君的袖子咳了两声,林蒙立刻会意地把龙锦引到殿里,且请太子到贵宾席就坐。

    龙锦先与凤止凤离等几位上仙打了招呼,行了礼才挨着林蒙坐下来。酒水未过三巡,却见林尧光在林蒙仙君的眼神示意下,亲自执玉壶过来为他斟酒;众仙神们多数放下杯子,意味深长且极八卦地瞅瞅狐公主端起的酒杯,再瞧瞧龙锦是何种态度应对。

    “小仙尧光敬太子殿下。”林尧光眉眼含笑,两手捧着白玉樽送到龙锦面前。

    龙锦微怔:他鲜少见到林尧光对他这等好脸色。三百年前,他曾和凰歌、凤清、尧光以及东海南海的龙子公主们一起在东君的神殿学习礼乐,尧光和凰歌性情较为投契,两人似乎经常合伙捉弄凤清妹妹。

    有一次瞧见凤清躲在偏殿角落里委屈落泪,他实在忍不住代凤清出头,斥责凰歌无端欺辱同胞姐姐,实是是德行有失不配做未来的太子妃!凰歌当即把订亲信物扔给他,然后冷笑而去。尧光公主气得跳脚,骂他才是有眼无珠不配做凰歌的未婚夫,从此对他没有半点好脸色......

    这杯酒算是求和罗?龙锦瞅着尧光不明意味的笑脸,接过酒一仰头就喝了个一干二净,他来青丘之前听神后交待的话里话外,似乎有让他娶白狐尧光为侧妃的想法,这意图从神官带去青丘的贺礼之隆重也可见一斑。

    龙锦本身倒是没有什么可与不可。他命定的太子妃凰歌还未过门便在百年前殒命于魔族少君之手,仅有一魂藏在女娲石里,另外两魂七魄不知落于何处,司命神官至今未排算出公主何年何月才能重生于仙界…..鉴于此事,神后想为六百八十二岁的光棍儿子先纳两位美貌的侧妃排解寂寥也不是不道德的。

    众仙见龙锦喝得痛快,不约而同地“嘁——”了一声,觉得龙太子和狐公主结亲的事情没了悬念,实在是无聊得很,于是各自找了由头劝同桌的嘉宾饮酒。凤离上仙目光冷冷地扫过龙锦和林尧光,想起惨死的凰烁凰歌母女,心里恨意重重。

    龙锦被尧光连灌了三杯百花陈酿,刚放下杯子伸筷去戳一盘烤得香喷喷的烤山鸡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不对劲儿!公主身上的女儿香丝丝缕缕地往他鼻腔里飘,飘得他肚子热心尖儿痒,直恨不得和身边的美人儿抱在一起解解这份难熬的心痒!

    不对......这酒有问题!龙锦看看席中的其他宾客都是神色如常,再看清楚林尧光眼里的戏谑之意,明白是自己中招了,林蒙父女竟敢用这种低劣的手法引他入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