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丘宴(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3本章字数:1469字

    他是神族几千年难得一见的对男女之情淡漠的少年神修,至今从未在女子身上失过元阳,只把近身的女子当做修行的炉鼎来用,可谓是‘百花丛中过片叶未沾身’,以他惯常对美人儿的礼节和怜惜,与这位大胸细腰的狐女喝喝小酒、做一做双修之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气的是可以明说明商量的事非要弄成暗算,被女人下药强上了,传出去不要丢光脸面噢?这种手段真是令他反感!

    于是林蒙仙君一万九千岁的生辰宴才刚开始,龙锦不等林蒙举杯表达完致谢词,就突兀地起身向林蒙仙君开口告辞(实在是药效发作无以忍受下去)。

    “多谢仙君今日盛情款待,晚辈另有要事前往东海龙宫,就此与众位拜别。”龙锦连随从仙官也不唤,念起仙咒黑着脸腾云而去。

    素来行事斯文有礼的神太子这一举动,倒是给神仙两界的众宾客一个下酒的好话题,凤离和月老、司星官等仙神纷纷举杯借着林蒙仙君难看的脸色下酒,那些曾对林尧光求而不得好脸的少年仙神暗暗爽快,当然也有两眼灼灼如贼,打算着趁美人此刻心情黯然近前安慰以求关系再进一步的……

    林蒙仙君瞪着爱女,示意她快些跟上太子去‘救火’,

    尧光却不以为意地摇摇头,挽起袖子撕下一条肥大的烤鸡腿递给弟di林楚阑,楚阑刚满百岁,是只出生百日就能化仙形的白色九尾狐,狐族一百二十岁才算成年,他现过还是个白嫩少年的模样,“姐,你就这么让龙锦走了,岂不白费了一粒上品还春丹?”

    “呶,“尧光撇撇红唇,从内袋里取出一块透明的玉玦,”用一粒还春丹换一块上品辟雷玦,满划算的!等你满二百岁历劫的时候用得上。“

    “哦,的确够划算……这玉玦谁给的?”楚阑接过玉玦把玩,压低了嗓音问。

    “一个爱装纯的贱女人,她想爬龙锦的chuang想了几百年了,今儿个姐成全她。“尧光鄙夷道。她料想凤清此时应该候到了龙锦,兴许好事已成......

    “你不是说神太子是害死凰歌姐姐的男人吗?干嘛要帮他免费把妹?”楚阑大口撕着烤鸡肉,含含糊糊地问尧光。

    尧光压低嗓音,“哪能这么便宜这对狗男女,姐姐我啊,在还春丹里另加了一味药......让他们越做越高兴,越做越起劲,非死一方才罢休!那贱女人若是死于野......合之事,龙锦的‘美’名传遍三界,这辈子他休想娶个像样的妻子,嘿嘿嘿呵呵呵……”

    “老姐威武!嘿嘿嘿呵呵呵......”

    尧光公主和楚阑少君想着龙锦此时大约和那贱女好事已经......不由兴奋得差点露出狐狸原形,众仙不知道她们在密谋什么,只是看这姐弟俩对着一只烤山鸡两眼放光吃吃低笑,多数瞪一眼林蒙仙君,再同情地对尧光和楚阑叹息一声:狐公主和少君吃上一回烤鸡就激动成这样,原来青丘的日子如此清苦啊。

    迷谷的西方天空斜阳纯美,映着四周的云霞流光溢彩,趴上树杈上的团子,打了个呵欠抬头看看天时,忽然发觉有朵色重的绵花云似是要滴落下来,急坠而来在天空划过一道耀眼的红线!细看那光线的行轨还左扭右扭的,像雪团子初习大字时手下的墨痕一般毫无章法可言。

    团子睁开一只眼虚瞄着:莫不是哪个神殿的学徒初学驾云咒?想到自己也不曾学成腾云驾雾之术,立时断了看热闹的心思,胖胖的脸搁回翅膀里挡住日光继续碎觉。

    还春丹的威力实在不小,龙锦刚飞出青丘界,便觉灵力渐失,shen子像是炼丹的炉鼎一般热浪一波大过波,连云头都快驾驭不住了!

    好在青丘离东海不远,眼瞅着东海那看不到边的碧波就在眼前,龙锦大松口气,踢飞脚下的红头云用尽余力撕开水面上的结界,一头就扎向水面!从几十米的半空里他就卸了法力,这俯冲下来的力道实在是不小,龙锦竟然一下子冲到潭底的白玉石上,差点把额角撞出第三只犄角来!

    这一痛他的灵台倒清醒了三分,看清身周潭水清浅、远处紫花如毯。原来自己并没跳进三叔管辖的东海,而是落到凤族掌管的丹穴山,而且好巧不巧地闯进凤离上仙的迷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