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禽男兽(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4本章字数:1446字

    龙锦的身影离她越来越近了,从青梧宫仙魔大战之后,龙锦再未踏足过青梧宫。自那之后百余年,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地面对龙锦呢!凤清眨眨眼,娇嗔地嘟着樱唇对龙锦道,“清儿方才奉父命,去九重天拜会神后她老人家,带去宫女从云树林新采下的花蜜,神后娘娘很是高兴......“

    她瞅着神太子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连忙把话题转向重点,“清儿正要向神后娘娘告辞回青梧宫,月神官伯伯从青丘参宴回来了,说殿下您参宴没有几刻,便说宫中有要紧事向林蒙仙君告辞回神宫......“

    “神后娘娘不知殿下宫中发生了何等要紧事,就派仙娥去太子宫询问殿下您,仙娥却回报说殿下您今日未回太子宫,神后娘娘担心殿下饮多了青丘的陈酿……呃,醉酒不知归路......娘娘便让清儿带着问踪玉蝶沿着青丘的出路来寻殿下,不曾想殿下竟是到了清儿的家界,殿下是来迷谷来寻我离伯父么?”

    好不容易听她罗哩罗嗦完来龙去脉,龙锦觉得太阳穴一抽一抽地痛,眼底几乎是一片赤红,更难熬的是身体某处涨痛得快要爆开,好在他灵台里还残存一分理智,“哦,我途经迷谷,心血来潮进来看看……请公主速去九重天,见到我母后捎话说我去东海找二叔父有事相谈,过几日便回宫——”

    “殿下,您怎么了?好像是热病的模样?!”凤清发觉龙锦神情不对,便着急地走近了询问,伸手就想去抚mo龙锦的额头,声音是掩藏不住的关切。

    淡淡的女儿香冲进龙锦的鼻腔,龙锦后退一步努力抵抗这美味的诱huo:凤清的真身虽然是树鸽,却是凤止仙君的女儿、凤族现在唯一的公主,不能像对待平常仙娥一样随便捉住做一做双修之事。更何况,百年前凰歌罹难一幕犹在眼前,每每见到凤清他都会想到凰歌临去时那种爱恨交织的眼神......

    而且,他此刻灵力全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是否会把元阳泄到她体中,若是不慎让她怀上龙子就麻烦大了!他可不想犯凤止仙君和神帝犯过的那种错误,大婚前就养了私生子…..

    “殿下神色不好,可是受了伤?还是——”

    “我中了狐族的媚毒!不要多言了,快帮我驾云赶去东海!”龙锦略弯着腰捂着呯呯乱跳的心房大声嘶吼,这会儿身上越来越难受,只能先要命不顾脸面地让凤清送他去东海 。

    “媚毒?!殿下莫不是误食狐族的秘药回春丹?据说这回春丹非男女双修不可解……”凤清小心地观察着龙锦的神情,看他似乎对自己如何知道回春丹的解毒之法并不感兴趣,便暗自里松了口气。

    团子藏在树叶之中,听不清树下这对男女的对话说,但是感觉这二人不是趁师父不在迷谷的机会,来这里搞破坏的,于是小心地收摄自己的气息,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凤清两手扭捏地握着袖角,没有依龙锦所言念咒唤云,而是一副下定决心视死如归的模样,眼泪汪汪地又向前一步两手紧紧攀住龙锦的手臂,“去东海做甚么?锦哥哥,清儿不是女人么?”

    龙锦惊诧地盯着缠住自己手臂的两只玉手,“清公主,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凤清闭上双眼,两颗晶莹的泪珠从颤颤的睫毛上滑下来,伤心地哽咽道,“清儿怎会不知道?没有一个女子......愿意这样主动、轻率地交出自己的初次,可是......我怎么能甘心就此把你带到别的女子身边?一想到殿下会和其它女人亲近痴缠,清儿我就心如刀绞割!“

    ”殿下,你我自幼相识,不足百岁便定下婚约,清儿自那便认定锦哥哥是我此生的依靠,不管何时何地,一颗真心只系于殿下shen上,从未曾有丝毫改变!锦哥哥!清儿的贞洁、清儿的身心,清儿的一切一切都是属于锦哥哥的,早一时晚一时交给你又有何区别?锦哥哥,你现在......就用我做解药吧......只要以后别负了清儿一片挚情——”

    她说不下去,用力咬着红唇,两只手抖抖索索地开始解自己的衣带;随着一条银白色衣带滑落到地上,粉色的羽裳也随之被风吹到不远处的草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