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毒大法(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3本章字数:1340字

    树杈上的团子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差点惊叫起来,她反应过来迅速地用翅尖捂住自己的嘴:他们、他们俩个,是想在迷谷......光天化日之下配成对吗......他们是神仙之体啊,没化形的兽族也会找个洞穴啥的抱成团呢......再说现在也不是春日的求偶发qing季啊......‘发qing’?噢,不对,这种事儿应该叫‘动情’,河伯伯写的那些言情小书里:年轻公子偶遇美丽少女,总要故意掉个手绢丢个扇子,互相行个礼问个身世姓名啥的,如此来往几番才会‘动情’,然后再找个厢房脱下衣裳一起做运动啥的,下面这对男神女仙急不择地的,是动‘真’情了吧。

    灵猫妈妈说过小孩子不可以看成年禽受做这种事儿,据说看了眼睛会生疔子!团子用双翅蒙上自己的毛毛脸,可是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松开翅膀好奇地睁开一只眼......她想看看男女之间‘动情’到底是怎样一种光景。

    龙锦的视线从凤清两只穿着银白色短靴的小脚渐渐往上移动...... 她的小腿白白细细的......全身只剩一件护着肚脐的嫩黄色小衫......再往上看,那修长白xi的脖颈罩上一层粉色,脸蛋儿羞红得像要滴血一般......

    如此这般春意涨满眼帘,就算没中毒他也不可能没有反应啊!龙锦干干地咽了咽口水,此刻身体里有无数个声音叫嚣着兽类的本能!丹药的力量渐渐吞噬了他仅存的那丝理智:扑上去、‘吃’了她,身上这般难熬的痛苦就解脱了......

    龙锦想起他和凤清幼年时曾有过的婚约,若是四百年前凰歌不曾在凤清的成年礼上出现,凤清早就嫁他为妻了......也许,这就是天意?他一咬牙关扯下自己的白袍,“清儿,今天我们就以天为被、地为榻结为夫妇,龙锦会对公主负责任,明日便请司礼神官去青梧宫提亲!”

    凤清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她嘴里发出像哭又像笑的一声娇哼,如脱兔一般投进龙锦的怀抱,龙锦伸手一抄抱起凤清的纤腰,毫不犹豫地向林木茂密处奔去……

    两人落进柔ruan的草丛中,肌肤相接的温热令二人都发出惬意的哼叫。

    龙锦略略抬起身子,顾及凤清还是纯元之身,勉强忍耐着欲wang做了一下下礼节性的前戏,匆匆在凤清的脖颈左右两边各亲了一口,看看凤清一脸陶醉的表情,貌似也很急切想要那啥的样子,于是腾出右手去解自己下裳的带扣。忽然,他的手顿住:后背好似被虫子之类的东西咬了一口!

    先是一麻,随之是剧烈的刺痛!

    啊!呀!呀!这针扎似的痛楚是龙锦生平从未有过的,就像是要抽出他的龙筋一般,疼痛瞬间从后背放射到头ding和脚趾!

    神奇的是,这一痛之下,似有一丝凉气从背后督脉绵延直上百会,又有清凉的感觉自百会穴向四肢百骸舒展......龙锦试着深吸气引领那丝清凉走了几遍大周天,体nei的燥热不适竟然渐渐消失了!

    龙锦坐起身,返手mo到后背上有一根细长的木刺,扎得并不深,他捏在手中细看:好像是身边这株迷榖树嫩枝上生的刺呢!龙锦抬头向上望去,正看到一只雪鸮鸟的小脑袋飞快地缩进树荫里。

    不知方才那只雪鸮鸟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这根木刺甩到他背上的灵台穴,好巧不巧地解了他中的回春丹毒,哈!哈哈哈!

    “锦哥哥?”凤清满怀幸福地等了许久也不见龙锦有进一步的热情动作,她睁开迷迷濛濛的双眼,却见龙锦正拿着草枝之类的东西打量着,不知为何,他的呼吸竟然重新变得平静悠长起来。

    莫非是回春丹的药效过了?凤清心里开始惴惴不安:尧光那狐狸精还说此药性能维持三个时辰之久,莫非是那贱人欺骗了她?白费了父君赐给她的那只灵玉辟雷玦!日后定找那贱人算帐!

    “锦哥哥?想什么呢,莫耽搁了解毒的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