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子:命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4本章字数:2010字

    天虞山界的丹穴峰上终年冰雪不化、雾气缭绕,据说有一位上古太仙在这里魂归太虚、朱雀真身化为清气护佑在这座山峰的云林之中,所以此地的灵气分外厚重,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丹穴峰向来被历代仙界君主占据着做为静修之地。

    入夜后,丹穴峰青梧宫里一片安谧,泛着莹光的白玉石墙之内,梧桐树的叶子正在月光下沐风微微摆动,这里的桐树大约都有几十尺高,树干连著叶子全是翠青色,犹如用上好的碧玉雕刻成,树桠之间盛开着一朵朵碗口般大小紫蓝色的花朵,这些花朵千层万瓣像是堆着一层层冰雪,在月华下吐露着芬芳而冰冷的气息。

    平常里清纯干净、环绕着浓郁灵气像是琉璃宝界的青梧仙宫,今天的气氛却有些异样,护界的仙气比平时要黯淡许多,从午后起,山间回旋的雾霭就格外低靡沉重。在宫人们相继入定歇息之后,有丝丝缕缕的暗黑之气像毒蛇一般,从梧桐树下的几丛扶桑花之间钻出来,然后吞吐移动,渐渐地向着正殿方向蜿蜒游离......

    仙宫正殿的内房里,凤止仙君和凤离上仙兄弟二人,还有凤止的两个女儿凰歌、凤清,一起守在一座晶莹如雪的白玉榻边,不眨眼地盯着榻上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的女子。

    玉榻上躺着的纤弱美丽女子是凤止仙君的妻子——凰烁仙后。

    今天正是凰烁的三千岁命劫的难日,一个时辰前,她在天虞之颠整整受了八十一道雷电鞭击!以凰烁上古凰鸟嫡传之身的清纯灵力,原本不惧怕这几十道雷电的冲击,奈何三百年前她孕育女儿凰歌的时候,正逢上神魔两族大战,她在混战中受了重伤,昏迷之中生下凰歌公主,从那之后,凰烁的灵力损伤过半,以致于今天差点死在天劫之中。

    凤离凤止二位上仙虽然法力高深,碍于天道之威却不能为她分担丝毫的刑苦。他们连同凰歌、凤清两位公主在结界外眼睁睁地看着凰烁仙后被雷火劈得血肉模糊惨叫声声,直到傍晚时分,雷劫天像在上空慢慢消失了,凤止才得以冲到妻子身边将丹药给她服下去,一众仙人飞快地返回青梧宫。

    “歌儿……”

    凰烁一睁眼,先看到的是女儿凰歌满面担忧的苍白小脸,不由得欣喜地笑了,“歌儿……你担心母亲?”

    凰歌公主红着眼圈抿抿嘴,“母亲,您觉得怎样?伤口很痛吗?”

    凰歌一出生就被鸽奴推入蛇沼,幸得外壳有来自母体的一缕仙气护着,没被蟒蛇吃掉。三年后凤离上仙把她找回并抚养至化形成仙,虽然化形后凤离带她回青梧宫和父母相认,但是她心有怨恨,对凤止和凰烁的态度一直是冷冷淡淡地,这声颤颤的‘母亲’,凰烁仙后还是第一次听到,此时她高兴得连身上的伤痛都觉察不到了,竭力坐起身来,想抱一抱自己的女儿。

    “夫君,你听到了吗?歌儿叫我母亲!她叫我母亲啦!“凰烁被凤止仙君扶住靠在身前,凤止满怀希望地看着凰歌,希望此刻他也能听到期望已久的那声‘父亲’,但是凰歌咬咬嘴唇低下头避开凤止仙君的视线:她始终不能原谅父亲对母亲的背叛对她的伤害,若不是师父凤离救她出毒蛇窟,她就算不会变成毒蛇的食物,也会是一个孤苦无依的野鸟。

    ‘父亲’两个字太沉重,她叫不出口。

    凤离上仙看到凤止仙君黑沉的脸色,心里十分快意。凰烁师妹是天地间仅存的一只金羽凤凰,化形后被众神仙称为三界第一美人。小师妹和他自幼一起投入昆仑西王母门下修炼,本应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神仙眷侣。

    只可惜凰烁师妹偶然与他的堂弟凤止相遇相识,被凤止种种温柔手段所迷惑,最后投进凤止的怀抱,他心灰意冷之下把仙君之位也让给凤止,独自一人在三界漂泊游历……若不是今日正逢师妹命劫,他才不会踏进这青梧宫一步。

    凤清公主安静地站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满眼嫉恨地看着凰烁与凰歌母女情深这一幕,自从凤离上仙带回凰歌公主,她的人生就完全改变了!就像从天堂跌落到地狱!母后不再是她亲亲的母后,对她悉心照料的鸽奴月婉竟然是她的亲生母亲!侍女月婉因为意图杀害刚出生的凰歌公主,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凤清取而代之,被凤止仙君处以极刑魂飞魄散,凤清的身份也从嫡公主变成了庶女!

    甚至,因为她不是仙后所生的公主,连‘凰清’这个名字也不配拥有!凤凰一族,男子继承父亲血缘,随父姓;女子继承母系血缘,随母姓。她不愿改姓生母鸽奴的月姓,父亲只得为她更名凤清。可是,就算姓‘凤’也改变不了她出身自低贱的鸽族啊。

    凤清永远无法忘记:父亲凤止仙君为她举办成年礼那一天,凤离上仙请来华原镜破去凤止施在她身上的仙术,神光照耀之下她无比屈辱地现出树鸽的本体;前来参礼的仙神们一片哗然......神帝当众宣布她与神太子龙锦的婚约解除,取而代之的是大难不死的凰歌公主......所有的人都在嘲笑她,她恨不得立刻去死!那时,是龙锦哥哥的一句安慰,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凤清公主正在用指甲掐着掌心的时候,凤离上仙为凰烁诊完脉,皱起眉头开口,“师妹心脉受损太重,阿止,你我轮流运气,先为她通开体内血淤。”

    “你们母亲已无大碍,快回房歇息吧。”凤止挥手让凰歌和凤清回后殿。凰歌看着母亲含笑冲她点头,便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凤清默然向凰烁仙后屈膝一礼,也悄声离开大殿。凰烁望着凤清的背影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娇养疼爱了二百年的孩子,就算后来知道是她是凤止和鸽奴的孽种,也无法彻底地对她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