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否极泰来(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4本章字数:2042字

    在枝叶间飞得精疲力竭的团子,跃落到树下对着刚绽放的一丛迷榖花潸然泪下。泪眼朦胧绝望至极的时候,蓦地看到一个仙人放大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顿时忘了抽噎。

    “喂,小雪鸮,你也是在为这朵花的凋萎而伤感吗?”

    “伤感?呃,仙人叔叔,我……我找遍了迷谷的大树,也没找到青果子……没有果子就、就回不了……呃,回不了家、猫妈妈的家——”

    团子缩起脑袋,被眼泪噎得止不住地打着嗝儿。

    仙人伸手把团子托起来,另一只修长的手去触摸她头顶火红色的耳羽。团子抹干净眼泪,一抬头就愣住了,她吃惊的程度竟然盖过了擅闯离谷将会遭受雷火惩罚的恐惧!

    面前的仙人站在高大的迷榖树下,初春的阳光从背后打亮他的紫袍白发,整个人发着冷冽的光芒。精致的清俊眉眼中透着凛然的天地之气,仿佛冰峰之顶四季不变的,那抹冷到极致又洁净到极致的神光......别的仙人行动之间也自带光华,而这位男仙的气场,本人就是一团闪瞎鸟眼的极光啊啊啊。

    仙界的众生化形之后,在三界之中都称得上容貌上乘。面前这位仙人端的是眉目皎远、容光熠熠生辉,令她觉着多看一眼都是亵渎。团子慌忙低下头,连喘气声和打嗝也强压着轻悄些。

    团子垂着小眼皮儿瞅到仙人腕下的紫色衣袖,以及袖角的银纹飞凤图样,这才想起这位仙人正是鸣春大会那天坐在凤止仙君身边的......他是凤离上仙、是这个迷谷的主人!

    “时值初春,林中并无仙果。”

    凤离上仙好奇怪地触碰团子头顶那对火红耳羽,过了一瞬,眼中突然闪过巨大的惊喜,他呆了呆,忽地抬手做了个奇怪的结印,口中喃喃低语着什么。

    团子耳力上好,听到那低语声里好似念着‘师妹’

    ‘歌儿’什么的。

    上仙自言自语之后,对着团子上下左右地瞧来瞧去,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奇怪,团子甚至分不清这位上仙到底是哭还是在笑,登时吓得两爪抖抖,“仙人伯伯,你、你也想吃酸果子?别难过哦!我、我再去别处找找……”

    “好孩子,我现在不想吃什么果子——咳,我是你、我是居在此谷的仙修,名叫凤离,你是哪个族群的鸟儿,叫什么名字?“

    “回仙尊的话,我叫雪团子,是、是鸮族的。“

    “噢,对了,你是只雪鸮鸟嘛。本尊问你,可愿留在迷谷做我的女儿,啊不是……你可愿做本尊的徒儿?”

    “嘎?”团子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幼时她就听灵猫阿妈用仰慕的口气讲过这位仙界法力最强的凤离上仙。

    他是六合八荒为数不多的高逼格仙尊中性情极荒僻清高的一位,三界很少人(神)有颜面请他出谷喝喝小酒、叙叙无常什么的,除非是仙神或者魔族中发生覆灭性的大事件,一般他是不会轻易在仙神群里扎堆滴。

    据说这位上仙本该是天虞界的仙君,四千年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自愿把仙君之位让给堂弟凤止。凤离上仙有着远超凤止仙君和林蒙仙君的可怕战斗力,位列上仙之后只收过一个名叫凰歌的徒弟。

    可惜的是,那位身份尊贵的凰族公主已惨死在百年前的仙魔大战当中。

    离上仙为了给徒儿报仇,独自一人冲进冥界,重伤魔王轩辕朱穹并杀死魔将魔兵无数,令魔族元气大伤由此一厥不振......

    上仙刚才说收她做徒弟......她是不是在做梦欸?团子呆呆地站在凤离上仙的左掌心上,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好运砸得神魂颠倒不知所措。

    凤离瞧着团子圆瞪的黑豆眼儿,略一思索道,“也是,你还不足五十岁吧,是只未成年的雏鸟儿,本尊若收你为徒,论理得知会雪鸮族长。”

    “不用的!”团子终于相信凤离上仙是真的要收她为徒,“仙、仙尊,小禽自幼便因长相怪异……那个、八字太硬……被雪鸮族长驱逐出广松林,被兽族的灵猫妈妈收养,二十岁以后猫妈妈生下烈儿妹妹,我,我就独自住在松林外的一棵枯树上啦……也无家人可奉告......“

    “噢,要的!应该去灵猫妈妈那边报个喜的!烈妹儿不许我进她家,我就在门外说一声,好让猫妈妈高兴高兴……嘿嘿嘿!”

    “长相怪异?八字太硬?二十岁的幼鸟没有父母家人和族群的保护,独自在枯树上过活……雪鸮族长这只老蠢货、老废物!他简直不知所谓!”

    凤离上仙颤抖着双手握紧右拳,身上瞬间闪过一丝杀气,他在凤族、凰族的新生子里找了近百年,连鸾族鹤族等小群落都未放过,也常去阴界和人界寻迹,这两年几乎已经绝望了,就是没想到歌儿的残魂居然落在广松林的雪鸮族!

    团子不明白温文可亲的上仙为何瞬间变脸,一身杀意腾腾地,吓得后退一步险些从凤离的左掌上掉落。

    凤离看到团子的惧意,立刻收了周身的冰冷,伸手在树枝上摘下一朵迷縠花的花骨朵,别在团子红红的耳羽上,凤离低头端详一番之后满意地点点头,“嗯,不错,你的长相很是…..很是——喜庆、圆润。“

    以凤族的挑剔眼光,他想了一晌也没找到更好的词语来称赞团子的长相,”走罢,为师带你去青丘找那只灵猫知会一声。”

    “哦,仙尊!”团子素来不会打扮,但是也听爱美的鸟儿说过‘红配紫恶心死’这句话,不晓得自己红红的耳羽配上一朵紫花能好看到哪里去,显然上仙的眼光是独具一格的。

    但是离上仙心情很是不错,把团子放在自己的左肩头让她抓紧,“团子,不要总是呆呆地哦呀哦的,你现在应该回答:‘遵命,师父’。”

    “哦......遵命,师父!”

    ……

    现在想来,凤离上仙是从她对花流泪的场景之中发掘到她独特的文艺气质才收她为徒吧,不然为什么不教她一些厉害的法术,只让她学琴棋书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