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否极泰来(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4本章字数:2326字

    团子回想起和兔子蛇精的那段往事,再瞧瞧另外一个男蛇精留在她掌心的玉符,心情不免更加糟糕,连晚饭也懒得吃,怏怏地回房打坐去。

    青丘宴罢,凤离上仙和龟仙辞了林蒙仙君父女的再三挽留,径直回到迷谷。未进迷谷凤离就发觉他布点下的结界有被人闯入的痕迹。心头一紧他风一样地冲进庄园,看到团子正老老实实地在房里打坐诵咒,凤离心里才踏实下来。

    “团子,看这是什么?”凤离从一个紫色的乾坤袋里取出一串颗粒饱满的紫葡萄。这葡萄是九尾狐公主林尧光临别相赠的礼物之一。

    那狐妞儿大概知道他偏爱紫色,所以弄了不计其数的紫水晶、紫珠、紫花、紫葡萄、紫苹果、紫李子(还有两块紫薯?)装在乾坤袋里,说是送给还未见过面的团子师妹。凤离约摸着团子会喜欢这些小饰品小零食,就坦然收下了,只是尧光公主那一瞬的惊喜羞涩让他十分意外和迷惑。

    雪团子还沉浸在对兔子蛇精的回忆中,抬头看到师傅手中的水果,一下子想起小兔子蛇不辞而别的那天,她偷着跑进广桦林,采了一串圆嘟嘟的葡萄千辛万苦叼回树洞……却不曾料到兔去洞空,又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团子再也忍不住伤心,眼泪骨碌碌地滚落下来。

    凤离吃了一吓,把葡萄等物丢到地上,蹲下身扶住团子的肩头,“为何哭了?可是有人进谷欺负到你?!受伤没有?”

    团子怎敢把女孩家那种不见光的小心事讲给师傅听?可是又不能骗师父,她慌乱之余抹掉眼泪,“没有啦,师父,没有人欺负我……是青梧宫的凤清公主从迷谷上方经过……进谷来转了一圈儿,我躲到树杈上她并没见到我。我是、我是见人家长得那么美还能驾云飞得那么高……觉得自己好笨好没用……”

    “凤清......原来是她?她居然能破了本尊设下的结界?这些年倒是修为精进了不少......“

    无礼的贱丫头!想来迷谷寻死么?!凤离听到凤清的名字不屑地冷哼一声,瞧瞧团子红红的眼圈不免又十分心疼。

    但是他向来不会说安慰人的话儿,摸摸团子头上的圆髻子,从地上的乾坤袋里找出一串紫玉给团子缠在头上,“凤清算什么东西,树鸽贱种而已,为师的团子才是容颜最美的小仙子,三界之中无人可比。”

    团子破涕为笑,捡起地上的乾坤袋抱在怀里挑出她喜欢吃的果子,“师父,等我学会了腾云,你和河伯伯再去青丘做客的时候可以带着我么?我——我不说是您的徒儿,就说是、就说是您的丫鬟?不会给您丢脸的?”

    “傻孩子,师父不是怕丢脸,是怕——”

    他是怕团子被凤止和龙苍阳等人认出,怕团子被他们抢走,更怕......凤离看着团子胖胖的小脸上满是希冀,沉默了一会踱出房门。

    团子嘟起嘴:师父还是嫌她蠢笨,拿不出门么?

    河伯正在门口候着,见离上仙冷着脸出来不免吃了一惊,“仙尊,团子可说谁进了迷谷?”

    “是凤清那个贱女。”

    “她来做什么?难道是凤止仙君开始怀疑团子小姐的来历?”河伯跟在凤离上仙身边为仆不足百年,曾听上仙讲述过当年凰歌母女罹难的始终。

    “就算他疑心又怎样?这一世,团子和他们青梧宫的人不会有半点瓜葛。”

    凤离抬头望着迷縠树在月光幽幽摆动,叶片上流动着点点纯净的光斑,如同师妹凰烁殒灭那天化成的红莲业火:师妹在越来越弱的仙光中凄厉地大喊,‘师兄,救救歌儿……替我找回女儿——“

    师妹把歌儿的来生托付给他,并未给凤止留下只字片语,那就说明,在师妹的心里真正值得信任和依靠是他而不是凤止吧?那又怎样——师妹永远地寂灭了……凤离闭上眼,一股悲怆染红了双眸。

    ‘师妹,我并未辜负你的临终所托,歌儿的再生之身已经找到。她现在名叫团子,长得玉雪可爱,和歌儿幼年时的长相虽然不似,我却不敢让她走出迷谷一步。’

    谁又能料到,前世惊才绝艳的火凰公主,转世竟然会是一只灵力微薄的雪鸮鸟?而且团子的三魂中只有凰歌的天魂和地魂,其命魂居然被一缕魔魂替代。命魂是人身之主魂,主其一生之命运。

    天意弄人,这一世的歌儿何其命苦!生而克其父母,六情淡薄,孤苦无依,全因这缕离奇入体的魔魂戾气所致啊。

    凤离长叹一口气:这些年他不肯让化形后的团子在众仙面前露面,就怕被有心之人发现团子的半魔之身,在没找到团子的本命仙魂取代现在的这缕魔魂之前,他不敢冒险教团子修行高强的法术......

    方才看到团子泪眼汪汪可怜模样,他的心意变了,纵然她修行不慎将入魔道又如何?这是师妹的生命留在世间唯一的延续,不管团子命格如何,他都要护她此生周全,方不辜负师妹的托付……

    “仙尊?”河伯辨不明凤离上仙皱眉在想些什么,他瞅瞅团子的房门,小心地压低嗓音,“团子的本体……也太弱了些,上次从西昆仑求来那颗蟠桃也只助能她化形而已。”

    “仙尊,不若我们再去昆仑求西王母赐颗蟠桃吧,以团子的天生灵力,恐怕扛不住百岁的命劫啊……”

    凤离摇头,“蟠桃五百年一成,是昆仑界灵气所凝,九重天各神族向来视之为度劫保命之物。桃子成熟即离枝,离枝一日之后若不及时服用,过时即刻化为无形。五年前,我掐算好那一天是蟠桃成熟的时候,一早就飞去昆仑青鸟宫求见师父,师父把本该她自己服食的那颗给了我……咳,就算我想厚着颜面再去求师父赐下,也得等到四百九十多年以后啊。”凤离叹息。

    “那……可有法子将老奴的灵力注入团子小姐的本体?”龟仙人急得挠头,把本来就不多的白头发挠掉两根。

    “这个我早就想过,可仙界如你我,多是天生水性或金性灵力,团子和她母亲一样......是天地间罕有的火性本灵,我们的灵力对她无半点助益。你也勿忧,我已想好了,近日我们就带团子到凡世修行。”

    “去凡人界?仙尊,您是想——”

    “不错,去凡界捉妖……妖物的内丹虽然粗劣,却不乏火性之属。以前我总怕凤止他们见到团子,所以拘着团子不让她出谷,但是今日里凤清等人或许已经发现她了,命里要面对的总是躲不过……如此,要尽快恢复她法力才成。于她而言服食妖物的内丹是提升灵力的最佳方式。”

    “夺食他人内丹,岂不是......“河伯一惊,那可是人神共愤的‘邪修’才做得出的事情,”若是被九重天的那些神官知晓,仙尊您会受重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