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仑神宫(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4本章字数:2048字

    修炼多年的妖和怨念极重的鬼都有灵力,它们的灵力相对神仙的本灵要污浊一些而已,夺取其妖丹化为已用可在短期内增加仙神的法力,但是上古仙神早就定下三界遵行的天地规则:

    凡人界万物生死轮回、繁衍不息是三界之本,神仙界包括魔族的灵力,全部来自凡界生灵的供养。众仙神不得擅自进入凡界挠乱人世的四季轮回、因果循环,若是仙修和魔族中人个个都去凡界抢修道人和妖物辛苦修炼的心丹,凡界再无充沛的元气供养九重天,三界可不就乱套了!

    “本尊管不了那许多,只要团子好好活着,替她母亲——做个无忧无虑的小仙子......师妹一世助神降魔又落了什么下场?“

    当年魔族重兵围攻天虞,九重天只来了龙锦和几个小喽啰来解围也就罢了,龙锦还眼睁睁地看着歌儿死于非命而不施援手!天道,这是什么狗屁的天道?只要歌儿能重生,本尊就算逆天行事悖了这天道又如何?!别说九重天那帮神官,哼,纵横六合八荒,他凤离又怕过谁?!

    从仙界进入凡界,若非经过神族把守的正规途径,就只能取道连通天地的支柱昆仑山。别家神仙可是不敢走这捷径,除非他不怕西王母把他埋到蟠桃树下当肥料。但是凤离仙人绝无这层担忧,因为镇守昆仑的西王母青鸟瑶广就是凤离上仙的授道恩师。

    所以,第二天一早凤离上仙和河伯带着团子离开迷谷,飘飘然径直往正西方飞行。

    凤止仙君听下属报来迷谷的动静,便暗地里隐身跟着他们飞了一大段,见堂兄主仆二人飘然往昆仑山的方向而去,显而易见是去青鸟宫探访恩师西王母,也就没有再跟踪的必要。堂兄的那个小徒儿应该还在迷谷,不知为何,凤止总想再见一面那个丑丑的小丫头。

    不料凤止仙君在迷谷上方回旋了整圈儿,也没找出结界的破绽在哪里,想要硬闯进去,又怕惹怒了凤离那个疯子,算了。凤止怏怏地返回云林。

    团子从河伯的衣袖小心探出头来,一片凉冰冰的雪花落在她鼻头上,团子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河伯伯,人界总是这么寒冷么?”

    盘坐在龟壳上缩成一团的河伯收收袖口,把变回到鸮鸟模样的团子裹得更紧,“唔,人界有时是冷的,有时也很温暖......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和我们仙界并无不同。”

    “团子,我们此刻还未出仙界呢!前面将至昆仑山,走出昆仑死亡谷才是凡人们生长繁衍的世界。”

    团子听到‘昆仑’二字,想起师父前日里说起昆仑西王母是她的师祖,正要细细问明河伯,忽觉两耳的风声大了许多,原来是河伯紧随凤离仙人破开脚底的积云向下方的山头落去。

    这里的天空似乎比天虞山还要清透,是极浅淡的水蓝色,云彩也不成朵,丝丝缕缕地像是蒲公英被风吹散了形状,是真正开阔极了的大世界。

    三人的落脚之处是白雪皑皑的山顶峰,远处连绵不断的山头也只有两种颜色——黑色的岩石和白茫茫的冰雪,既看不到草木生长也没有飞鸟野兽走过的痕迹。

    团子伸出头正想问河伯西王母为什么要住在这个苦寒之地,凤离上仙在他身边的一片巨岩上划了个奇怪的符印,然后指尖从自己的额头向下结了个手印。

    团子正奇怪的时候,眼前的积雪和黑石渐渐模糊起来,模糊成一片白茫茫不停旋转的雾气......团子听师父给她讲过几个简单的阵法,虽然她没学会,却也明白眼前的荒山积雪不过是某种阵术,凤离师父已用法术打开了阵门。

    果然,几个呼息的功夫眼前雾气就全部散开,他们眼前是一座宝塔形的秀丽山峰,半山上有晚霞般的桃林环绕,绿叶红花掩映之中隐现亭台楼阁的一角。

    一条宽阔的青石阶自山脚蜿蜒而上隐没在山石树木之中,团子此刻感觉身周的温度变得温暖宜人,立立时从河伯袖中跃下恢复女童模样,随上师父的脚步向登山的石阶上攀行,不多时他们就走上开阔而平坦的半山腰。

    半山处豁然开朗,白玉石桥之下是清可透底的水潭!这水潭在一片冰雪晶石的环绕当中寂静无波、如梦似幻。

    走下石拱桥,凤离和河伯顺着潭边的玉石阶向前走,看见白玉彻成的水池边长着几株清雅的花木,花朵娇小嫩黄却清香四溢,远望水潭的对岸却遍植艳红的桃树。

    桃林中繁花烂漫色若晚霞,林下水波荡漾隐有游鱼,花红水影交相辉映,色彩缤纷绚烂,有落英一瓣瓣、一团团地坠在水面随波漂流。

    团子正想伸手去捞水里的花瓣,那几片花瓣蓦然消失了,飘忽不定的水面上突然浮出一团漩涡,团子吃了吓慌忙缩回手,漩涡水流渐渐变缓,正中慢慢现出一张女人的面孔!

    那张脸先似一团轻淡的影子,随后变得清晰而真实......雪肤红唇的‘美人脸’对着团子甜甜地微微笑起来,黑亮的媚眼轻轻一眨美得像是蒙着迷雾的星星......团子呆呆地靠近水面,被蛊惑着一点点地贴进,两只小手就要被水下的女子握住.......

    “鬼魅无礼!“

    凤离转首间发现团子的异样,一挥手淡青色的灵力如飞镖刺向水面,“嘤嘤嘤‘的女孩啼哭声随后传来,美人脸儿不见了,涡流平复之后,水面瞬间变回花叶飘浮的模样,团子定睛细看:水波清澈直至水底玉石,哪里还有女子的踪迹?

    “师父,刚才的那位好看的姐姐呢?”

    “你们走这边,”凤离引着团子和河伯离开瑶池岸,“方才那个女子幻影是只未成形的魅,兴许见你灵力低微,惑你进水好抢占你的仙体。”

    “啊?!”

    团子吓得立时靠紧了河伯,揪住他的衣袖,自己从一只蠢鸟修成这个白白胖胖的仙体容易么?!可不能便宜了女鬼妖怪啥的,“师父,昆仑仙境有师祖镇守,怎么还会有鬼魅敢在这里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