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仑神宫(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4本章字数:2170字

    凤离上仙望着不远处直入云霄的宫阁楼台,狭长的冰眸难得地闪过一丝笑意,“万年之前,还有为师和师妹陪着你师祖在昆仑宫修行……现在啊,昆仑仙境除了未化形的仙禽灵兽,也只有这些成形的‘魅‘与你师祖为伴了!“

    见团子仰脸呆呆地望着他,两只圆亮的大眼急切地等他解释,凤离弯腰把团子抱在臂上继续往前走,“是该让你知晓师门的一些事情。自三界分明之后,神帝任命西王母主管阴间的神官十殿阎罗......唔,也无须任命,自古便是如此。“

    “昆仑墟乃支撑天地之柱,上可及九重天,下可达无间地狱。阴界就在昆仑死亡谷之下,是凡世生死轮回之所。这种往生之地,时常驻留一些执念深重、不愿意忘记前尘再生为人的鬼魂,若逢其中有未造杀孽且有修仙慧根的,阎罗们便将其拘来进献青鸟宫,这类鬼魂经瑶池之水洗炼,有的就能修成魅......“

    “修不成的呢?“

    “修不成的自然就化去了!“

    不然瑶池滋养的蟠桃怎会有如此的神力,”你看,行过来的这个童仆就是一只修了两千年的魅。”

    有个红衣束髻的孩童正向他们迎过来,五官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其天真可爱程度和团子有得一比。团子无法相信他居然是修成人形的鬼魅。但是用灵力探视他的元神:并不成任何形状,是一团灰蒙蒙的雾气,既无金丹更非元婴。

    “离公子,您好久没回青鸟宫了,娘娘她老人家可惦记您呢!”童子笑眯眯地给凤离三人行了礼,“小奴浮语见过河老伯,这位漂亮可爱的小姐姐是谁呀?”

    被一只两千岁的魅称作姐姐,团子未免有些赧然,从凤离上仙怀里挣开,向浮语弯腰回礼,“你好......我是雪鸮族的团子,是师父在迷谷收的徒弟,才化形五年。”

    “您就是离公子新收的高徒啊,果然是,呃,仙姿不凡、气度出众,天真灵秀!离公子,娘娘已知您携徒而来,请随小奴去长乐殿。”

    进入高大厚重的宫门,头顶的天空也变成淡淡的暖粉色,洁白的云朵被风轻拂,好似层层流动的水波,灵动且无比美妙。团子多看了几眼翻滚不定的云波,顿时觉得心动神摇、几乎站立不稳,心里暗道师祖果然是师祖,单是半空中的小结界就做得如此厉害。

    走过宽阔的白石甬道、踏进绘有精美彩绘的朱木长廊,远望亭台楼阁浮于云间,近看奇石香丘之下各种未化形的奇花异草、仙禽灵兽多不胜数。

    团子不住地打量守在门口的持枪卫兵、面带微笑缓步而过的彩衣宫娥,感觉就像在看河伯写的人界话本里的皇宫场景。她很难相信这些五官或精致秀美、或俊朗威猛的宫人都是鬼魅幻化而成的。

    走过一个刻有团形鸟纹的石拱门,就听到一阵悠扬曲折又极致缠绵的乐声,出了抄手游廊,果然看到数十个白衣少年盘坐在宫墙边的花荫下手持各种乐器正在奏乐吹曲。

    浮语引着他们进得殿门,那光可鉴人的朱色昆仑玉阶上铺着雪白的厚毯,殿内正中坐着一位羽冠雪衣的年轻女子,她身穿薄薄的天蚕丝裙裳,衣领开得很低,几乎露出一边玉白的肩头,正舒适地斜靠在一位俊美少年的怀里,唇角微微嘟着,似乎在等着身侧的另一位少年往她口中喂酒。

    凤离自幼在昆仑长大,早就习惯了西王母的这种极尽奢华的作派,可是在年幼的小徒儿面前他还是忍不住有几分尴尬,凤离干咳了两声,“徒儿凤离拜见师父!”

    团子大吃一惊,在她想像中,师父的师父应该是一位面目慈祥的白发婆婆,就算西王母瑶广上神法力高深,修得容颜不老,也该是凤离师父那种淡漠超然高山仰止的风采,不该是如此地——娇媚。

    团子看清了瑶广上神的面目,垂下眼帘仔细一想又好像什么也没看清,记不得她的五官是怎样的,脑海里只剩下‘春水初盛’一词。

    西王母的一只纤纤玉手向上抬起,微微一挑洁白如玉的指尖,示意凤离免了礼,“阿离,这次你又为什么大事来见为师啊?”

    凤离微觉羞愧,出师门几千年来,他回昆仑探望师父的次数曲指可数,上次来还是为团子求五百年一熟的蟠桃,上上次是他在冥界大开杀戮,差点死在魔族兵将围攻之下,幸好被西王母带领十殿阎罗救回昆仑,这次进昆仑为的是......

    西王母瑶广斜睨徒儿一眼微微浅笑:凤离和凰烁二人是她亲自从天虞界挑选出来,自小养育传道的嫡亲徒儿,却没一个随了她洒脱不羁的性子。阿离冷清呆板,阿烁纯真良善,结果二人都是情劫难渡......想到魂飞魄散的爱徒凰烁,瑶广微叹一气坐正了身子。

    “这小丫头就是你新收的徒儿?”

    凤离赶紧把呆怔怔的团子推到瑶广面前,“她名叫雪团子......团子来,拜见师祖——“

    ”叫什么师祖呀,平白地把年少美貌的本尊给叫老了......嚯,你居然是只小雪鸮!“

    瑶广本体是上古神族血脉——青鸟,她收养的两个徒儿也来自仙界尊贵的凤凰一族,从不想大徒弟会收一只资质低下的猫头鹰为徒!

    团子正要叫师祖,听了西王母这句嫌弃的话登时不敢开口了。西王母扶着身侧少年的手臂缓缓站了起来,一双赤祼白嫩的脚探出冰蚕丝绣金色卷纹的裙裾向团子走近,脚趾上还染着朱红的蔻丹。

    西王母瑶广伸手轻按在团子的发顶,感应片刻之后用一食指抬起团子的下巴,团子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见西王母的一双美目竟是深碧色的,这双碧眸像是古潭一般吸引她的心神,团子的脑海先是浮现无限的草原、巍峨的雪山,而后是自己出世睁开眼的一幕,寒风入骨的雪地……鸟儿们的嘲笑......小兔子蛇失去行迹的悲伤……

    瑶广闭目放开团子,“是一只小可怜儿呢!这可如何是好......浮语,带她去偏殿吃些果子。“又向身后挥手让少年魅仆们退下。

    她这反应和五百年前第一次见凰歌时可大不一样,凤离不安地上前解释,“师父,她是歌儿的......”

    瑶广横了凤离一眼,“小子,莫想瞒我,她不是歌儿的转世!歌儿天生火凰之体尊贵无比,这丫头明明是半魔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