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蔷薇妖丹(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5本章字数:2011字

    不出所料,这个小村落已经荒废了,没有山民和家畜的踪影,只有偶尔蹿过的野鼠引起草叶的抖动。

    “今晚就在这里安歇。”凤离上仙推开一间石屋的门,打量了一下里面的陈设还算干净,招手让团子和河伯进来。

    河伯为难地四顾一番,“仙尊,这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们几餐不食不饮也没关系,团子小姐是耐不得饥的!刚才那只花妖提醒我们……”

    “屋后的竹篱笆里像是种的山芋土薯,你挖几个来给团子烤了吃。”

    团子自小是吃过苦的,自然不在乎晚上住在什么地方,听到师父的吩咐,高高兴兴地跟着河伯去屋后挖山芋。河伯在门后找了个生锈的铁锄头递给团子,一边趁团子没注意,把门口的一段人腿骨踢进杂草丛里。

    入夜,月圆时分,正在入定的凤离上仙缓舒一口气站起身,河伯立刻跟着起身低声问,“仙尊,您去找那妖物?”

    “嗯,我方才开天眼,观东北方二十余里有狼妖的巢穴,鬼气森森怨气极盛,这个村的人畜应该是被那只狼妖猎食怠尽。”

    “老奴随仙尊一起去吧!”

    凤离看一眼睡得正香的团子,“你在这里看好团子,我取了那狼妖的内丹再采些山菇来,你明早煮一锅补汤给团子喝。”

    “是,仙尊。”河伯待凤离上仙消失了身影,坐下来认真思量用什么草籽煮妖丹味道会好些,又打开乾坤袋子找找他以前抄的药膳方子。

    凤离默念咒语,瞬间恢复仙身移位到狼妖所在的山头,今晚正好是月圆之夜,是狼群呼朋引伴狂欢的时候,硕大的黄色圆月之下,公狼仰头纵情嚎叫的声音不绝于耳。

    他并不想大开杀戒,隐了身越过狼群冲进妖气最重的一个洞穴。

    这里山势陡峭灌木枝桠横生,狼妖藏身在山阴处的一个岩石洞穴里,奇异的是,狼妖的洞口长着一棵年岁不小的木蔷薇花树,长长的爬藤缀着无数花蕾围在洞口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凤离从枝杈间飞身而入。

    “雪大哥,你说那个少年吃了我送去的蜜果,是不是对我有意啊?既是有意,他为什么不开口问我的名字?”

    “你说说嘛,山下的那些少年男女们都是怎么搭话交友的呀?我偷看过草原男女对歌,暗地里学了好久,今日里也唱与那少年听,为何他不与我对唱?“

    洞里倒是开阔整洁,如同凡人居住的石室一样,壁上镶着几块硕大的夜光石,闪耀着绿幽幽的亮光。当中布着石桌木椅,此时说话的是一男一女。

    那男妖身形高大,白发黑肤,扮做山下猎人装束。女子粉衣绿裳,正是中午在山道上出现的那个长相美艳的蔷薇花妖。

    凤离上仙暗道:怪不得洞口的那株老蔷薇花那么眼熟呢,原来是这女妖的本体。

    “我只知道山下的男女是怎么死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

    男妖气鼓鼓地瞪着蔷薇精,”本王待你不好么?几百年守着你,一枝一叶都没让人伤着过,一个过路的小白脸没吭声就把你的魂勾去了!“

    “大哥,你别生气呀。小妹实在是中意那俊美少年,本想着勾他过来厮混上几日,没趣了便把他送回到山下,哪知他全然不解风情,吃了我送的蜜果,一句话都不跟我讲......凡人一世不过几十年光景,怎及我们兄妹几百年几千年相守的情份?大哥就容小妹任性一回吧。”

    “我好心提醒他们,山里的村子不能住人,他们偏偏住进去了,可见那少年与我机缘未了。你帮我把那个俊俏少年悄悄拘来,别伤着他——”

    “别伤着他?小薇你应该怕他伤着我吧?!平常山民敢在那个死光了人、鬼气幢幢的荒村子里过夜?还有他身边的那个老头儿和女孩子的气息都怪异得很!今天中午我在暗地里探看许久,都看不清这三人的气场,恐怕他们就是传说中那种法力高深的道修!专门收妖丹炼长生不老药的!你还想把那少年掳来当情郎,是发花痴还是想作死呢你?!“

    “大哥,你多虑了!他们是若是得道仙修,身上岂无和我们相克的护身法器?午时我靠他们甚近,并不觉得有何不适,反而闻到那书生身上气息清新,甚是勾魂夺魄......”

    凤离上仙听到这里再忍不住,怒喝一声现出身形,“不知羞耻的妖畜!受死吧!”

    狼妖反应很快,拉着蔷薇妖奋力向后闪避,石桌被凤离上仙一掌劈中,立时碎成几块崩开!蔷薇花精看清凤离上仙的真实面目不由呆住,两眼痴痴地只顾着打量,表情不知是惊还是喜。

    “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欺到我的家中?!”狼妖看清凤离身周萦绕的纯正仙气,迫得他呼吸都不得顺畅,心知自己的劫数已到,一手把蔷薇花精拉到身后护住,一手从腰间拉起他的护身宝器——油亮乌黑的鬼爪钢索。

    “诛杀你这等为患乡民的妖畜,乃是替天行道,何来冤仇之说。“

    凤离不想在这个气息污浊的洞穴耗费时间,不等狼妖使出武器,一个缚魂术把狼妖定住,右手三指作势为剑,指向狼妖的胸口。

    “我犯了什么天道?你们仙家不是说众生平等吗?山下的村民杀死我几十个孩子,还把它们放血剥皮烈火烤食!我身为狼族之主,杀了那些猎人为我的孩子报仇有什么不对?!”

    狼妖四肢被缚,拼命挣扎也动弹不了分毫,他终于绝望又恐惧地大声嘶吼起来,“凭什么猎人射杀我们雪狼,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是天经地义,我们这些狼杀几个猎人就是十恶不赦、万劫不复?!”

    “这是什么狗屁的天道?什么人定下的鬼道怪理?!”

    “本尊只取你的内丹,不伤你性命,以后勿再下山作恶。“凤离默了一瞬,并不回答狼妖的质问,而是向前一步用气剑去划雪狼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