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都鬼事(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5本章字数:2042字

    草原的姑娘比山上的花妖还要热情,不只招待凤离三人吃了鲜美的烤羊,还送给团子一大包肉干和奶酥当零嘴,几个少女偷偷问团子,跟她一道的英俊男子有没有娶亲呀,什么时候再来她们的部族做客?

    团子拉来河伯帮师父挡住朵朵桃花,暗中像大人一样叹气:师父长得太俊也很麻烦呐。

    凤离带着河伯和团子穿过羌戍草原,经过长着少量驼绒藜、合头草和紫花针茅的红沙荒漠,向人口较多的中原大国快乐行进。

    此时,天虞山青丘仙界,常年氤氲的暖香雾气四处弥漫,长了青苔的山门石阶,远远望过去像是浮在云端里的天梯。

    瞿如宫外林木高大花香浓郁,狐少君林楚阑早课完成,正百无聊赖地透过琉璃窗,看着尖耳长尾的小兽们在枝叶间穿梭笑闹,抢夺新成熟的甜果子。

    侍女烈儿转过垂花门向楚阑的书房走来,一群彩色寻踪蝶散着幽蓝色的光彩,跟在她身后星星点点地乱撞。这位灵猫族少女进阶神速,现在已完全化成仙形,是一个肤色略黑面容精致、行事果敢泼辣的蓝衣少女。

    烈儿一进门,看到俊美如玉的少君懒懒地歪在裘座上,衣衫系得垮垮地,九条蓬松银亮的白尾摆了一地,尾尖儿还不时翘起来晃上一晃,烈儿不由得羞红了小脸。

    她走到书案前低头抚胸行礼,“禀少君,尊上已从九重天神宫返程归来……”

    “老头子回来了?!”楚阑眼前一亮,没等烈儿回过神,书房里已不见了他的身影。

    楚阑兴冲冲地掠过宫墙,直接窜向正殿。今日里父君去九重天求神帝降一道旨令,允他们林家派人到下界探望历劫的尧光公主。

    自打那次林蒙仙君的生辰宴之后,尧光公主就有些不对劲儿,连着几天魂不守舍的。独自一人出了几趟青丘,也不给父亲和弟弟说去了哪里。

    一次晚课修炼,不知怎地,林尧光居然行忿了气脉,废去五百年修为!幸得楚阑发现得及时,叫来父君一齐救醒尧光。

    林蒙仙君再三问女儿所思所求,一向要强的尧光公主只是闭目流泪,还说想去凡界历劫一世,或许能解除自己的心魔。林蒙仙君拗不过女儿,暗地里去找了九重天司命神官,求神官为将要投生到凡界的女儿排个富贵些的命道。

    话说仙界一天,人间一年。

    楚阑算着姐姐下凡界有二十天,或许已嫁人生子也说不定……他想亲眼去看看姐姐过得如何,到底熬的是哪种劫难。林蒙仙君被楚阑磨得过不了,也着实挂念长女,就咬咬牙厚着脸皮再去神宫求龙帝降旨。

    龙帝被林家这父女俩弄得哭笑不得,念在林蒙一大把年岁,又曾在神魔大战中出过力的份上,允了他的请求。但是只许少君林楚阑一人从降仙台下凡界探望历劫的林尧光,且不得有任何违逆天道的行为。

    林蒙仙君连声应着,领了神令就忙忙地驾起绵花云返回青丘。

    楚阑听见只许他一人出仙界,心情更是大好,“听见啦,父君您都重复三遍了!不得对尚为凡人的姐姐透露她的仙族身份,不得用仙术改变姐姐在凡界的运道,更不能帮她出手伤人!我记住啦!”

    “哦哦,我说三遍了吗……呃,还有,你去看了尧光,当天就得赶回来啊,若超了时日,天兵们会下界把你捉回来的,到时候我们爷俩又挨雷刑又丢面子,晓得不?”

    “晓得、晓得!”一日的时间,在凡界就是一年,一年的光景还不够他好好玩一场的?

    司命神官说给姐姐排了凡界最尊命的命格,这一世她会是中原大国的皇后。做为皇帝的小舅子……楚阑想了想,他要好好见识一番人界的万丈红尘、浮世华梦。

    大齐京都,城西靠着护城河的一片白墙青瓦坊居,是凤离上仙和河伯、团子新择下的住地。

    凤离上仙三人自北地而来,在中原各地走走停停。每到风景好、妖气重的地方就住上一年半载,算起来他们下凡界已有二十载,共超度了五只恶鬼、诛了三只为患乡民的妖兽。

    京都刚下过一场小雨,河边新生的嫩柳枝叶绿得像抹了一层蜡油,慢悠悠拂在桥上的白石栏上格外雅致。河水里有一群群的小鱼儿游来游去,吐出的气泡跟着浮萍一荡一荡地波动,春末的风柔柔暖暖,令人心静神安,恰如一幅名家笔下的精致工笔水墨画。

    凤离戴了斗笠坐在河岸边垂钓,这位上仙难得地有些心浮气燥:他明明感觉到城东的妖气就出自这条护城河,可是连日里在此处蹲守,黑气时淡时重,就是不现妖物踪影,似乎在挑畔他这位猎妖者的耐性。

    河伯重返人界,嗅到他熟悉的人间烟火气,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决定好好规划在人间的这段旅程,一时一刻的光阴都不能浪费。

    天一亮,他就上街找最美味的小吃给仙尊和团子小姐品尝,甚么蟹黄包、龙须面、青团子、莲蓉栗子糕、鹅油松瓤酥、炸鲜花、肉松饼、芝麻球、果仁薯饼、千层酥、煎藕饼、绿豆糕……至少一个月里早点不会带重样的,凤离仙尊偶尔会尝一口,团子却是每样点心都顶顶喜欢。

    饭后,河伯按照凡界书局最新出版的菜谱,去菜市场挑选应季的新鲜食材,亲手做午时正餐以及团子小姐要喝的补汤。

    餐后到做晚课这段时间,他要整理从酒楼和菜市场听来的各种八卦新闻,做为下一部话本的素材——尽管他写的几本宫斗、宅斗虐心言情大作的读者只有团子小姐一个,但是这丝毫不减少他的创作热情。

    “哒哒哒。”团子踏着京都少女们常穿的木屐,在雨后微湿的青石板路上跑来跑去。她左手拿一支冰糖葫芦,右手拿一支七彩纸风车,身上穿着凤离为她选的粉紫绣银纹的纱裙,两只丫髻上各插一朵雏菊形珠花,天生的两缕红发缀在耳后像是花簪垂下的长流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