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都鬼事(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05:15本章字数:2121字

    团子跑累了坐到凤离师父身边看了一会钓鱼,觉得无聊至极就拿起河伯新写的话本看了起来。

    “第一回,农妇辛苦种田、卖豆腐,供养秀才夫君在镇上书院读书,秀才进京赶考高中状元。第二回,状元郎荣耀归乡,不幸撞见妻子与隔壁老王通奸……第三回,状元郎请族长开宗祠,休贱妻并将其关入猪笼沉塘;第四回,长公主看中才貌双全的状元郎,状元郎迎娶长公主,光耀门楣……”

    好老的套路,团子撇撇嘴把话本大纲还给河伯。

    “伯伯,下一回你会写状元郎的原配妻子变成厉鬼,来找害死她的男人报仇吧?”

    河伯惊奇地瞪圆眼,“对哇~你也觉着最近长公主府闹鬼的事,就是附马爷原配做的?菜市场的大姐大妈们也都这般猜测,但只是私下里低声叨叨来着,你是听谁说的?隔壁王老二家的?绣品店张婶子?”

    “嘎!”团子立时来了兴致,“我还以为这故事是您老人家杜撰的呢,原来确有其事啊,您说说长公主府里怎生闹鬼?快说快说嘛!”

    河伯小心地看看凤离上仙的背影,压低了嗓音道,”呃,昨天我去咱们巷子口的早市上买豆浆和小笼包,碰见两个脸色苍白白的老嬷嬷,脖子上都挂着辟邪的朱砂袋子,腰上还系了和衣服不搭色调的红绦子。她们在街头老李的香火店里买了许多供物,用大马车拉了走。“

    “我一眼就看出这两个女人身上沾了秽气。果不其然,那马车一走,几个买早点的街坊大妈就咬着耳朵说,那是长公主府的马车,当年附马爷做下天地不容的亏心事,现在被鬼妻找上门啦!”

    “公主府里已经死了两个小丫头一个小厮,全身干巴巴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净了血,现在一大家子都不敢再住公主府,前天搬到东城这边的别院来,还请了十个道士在两边府第做法驱鬼祟呢,我观那两个嬷嬷印堂发黑雾,八成是那冤死鬼也跟着他们进别院了……“

    “咳。“凤离上仙收起鱼杆打断河伯,”不要听信坊间这些乌七八糟的传言。“

    河伯挠挠稀疏的白发,“是,仙——公子。“

    团子好故事听到一半,急得抓耳挠腮,见河伯不肯再讲下去,决定找机会去那个闹鬼的长公主府瞧一瞧。

    入夜,凤离打开团子的房门,见她已做完晚课,躺在榻上手心相对,脚心相对睡得正香。凤离拿起一条薄毯给团子盖在身上,悄悄走出去。

    “我去东山找找那只妖物的巢穴,也许要过几天才回来,你留在此处守着团子,别告知团子此事,就说我——嗯,出门访友去了。”凤离见河伯就候在厅里,转身吩咐他。

    “是,仙尊。此地的众多道修都对付不了那只妖物,您可要小心些。”

    凤离挑眉,“本尊此生还未遇上真正的对手哪,倒是希望这只蛇妖修为高一些,团子前两次吃的妖丹都没大用处。”

    他一只脚迈出门,又回身交待河伯,“你好生研究那几本药膳方子,待我把蛇丹取回来,你做一道团子尝不出土腥味的补汤。”

    河伯喏喏地应着,想着最近听到的那几个被吸了血的人命案,若都是那蛇妖做下的,被仙尊取了心丹也不算冤得慌。

    团子一早醒来走出房,见河伯正在厅里摆碗筷,桌上有亮晶晶的藕粉水馒头、红黄相间的双色芙蓉酥、透着虾肉馅的翡翠烧麦、热腾腾的香芋饼和薯粒红豆羹。

    “都是我爱吃的,谢谢河伯伯!我师父还没起身吗?”

    “仙尊去东山访友啦,要过几天才回来。仙尊临出门时让我转告你,老老实实在家里修习内功心法和剑术,不可以四处乱跑。”

    “哦。”团子有些沮丧,为何到了凡界也是这样,但凡出门见朋友,师父从不肯带着她。

    “那伯伯出门买菜的时候,我总可以跟着吧?”

    这个应该可以有。把团子自个放在这个小院里,还不如带在身边放心,河伯笑咪咪地捏捏团子的小髻,“好啊,吃完早饭我们去城中心大街上逛逛,若有中意的小玩意、零嘴儿、漂亮裙裳、钗环什么的,伯伯都买给你。”

    团子又高兴起来,把桌上的早膳吃了多半。

    狐少君林楚阑从父君手里接过神令,进九重天降仙台落入凡界。从红头云的隙里遥遥望见华夏国的宫殿顶端,楚阑向送他下凡的神差道了谢,拨开云层向皇宫方向飞去。

    他并不想显什么神迹惊到凡界百姓,半空里就隐了身形穿进后宫,凭着直觉找到林尧光所在的宫院。

    华夏国正值和平年代,国库充实百姓富足,皇城里的宫殿修建得极尽奢华,宫墙翻卷如云,瓦檐层层叠叠,亭台楼阁精致瑰丽。

    后宫朱门上缀着金钉,门禁深深,廊墙的洞窗雕了彩漆花鸟,屋顶的瓦当上有铜制的龙凤祥云,连汉白玉石阶上都刻着水波游龙。

    楚阑在暗处观察了片刻,确定坐在荷塘边无聊地看宫女喂鱼的金冠华服女子,就是投生凡胎的林尧光。他右手一拂,整个宫院里除了林尧光之外的人,都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定住了,连眼珠都不再动弹。

    “你是什么人?”皇后娘娘田真真惊讶地站起来,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白衣少年,这少年的长相和神态无由得令她熟悉亲切,所以她并没有很惊慌。

    楚阑想起之前父君对他的千叮万嘱,“呃,我是你族弟小楚,从小就被父亲送到道门修行,所以你不认得......现在我出师了,回家探亲时听说长房大姐姐做了皇后,所以进宫来看看你。”

    “你是道修啊,几房的儿郎?排行第几?”

    田氏是国中大族,为保田氏百年大运,族中少年的确有送入道门修行的。田真真见识了楚阑方才凭空出现、又定住宫女的法术,倒是信了他的话。

    ”咳,娘说我一生下来就被送出府了,因为我爹令人排了我的八字,与他的命格极为不合,所以我的名字至今未入族谱。“

    ”这样啊,你找本宫是为了入家谱的吧。“

    田真真坐到石凳上,找回了当皇后的优越感,“这事儿好办,本宫派个少监随你回府,传我懿旨,叔父们莫敢不从。”